啃文书库 > 第一先知 > 46、一将功成万骨枯

46、一将功成万骨枯


  满怀希望而来,失望落魄而归。
  这就是任逍遥此刻的心情和处境。
  自从魂穿而来,一路顺风顺水,任逍遥总觉得自己就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一路砍瓜切菜,逢凶化吉。
  但现实告诉他,在这样的世界,生死,真的是寻常事。
  如古峰这种天才苗子,也是说死就死。
  每一个人,都在为了活下去而拼命,哪怕是盗猎者。
  深吸口气,任逍遥收敛了古峰零碎的尸首,小心翼翼收好,装入兽皮袋,然后看到那灰袍人的亡魂。
  不用多想,自然是收入金色宫殿。
  辨认一下方向,他迅速朝学校的位置跑去。
  晨光熹微。
  太阳从东方升起,给这片大地带来光明,一路走来,到处都是尸体,历经一夜早已冻的硬邦邦,看上去让人有种触目惊心之感。
  这时。
  任逍遥心头才恍然想起一个问题——怎么回去?
  出来的时候,是古峰带着自己,翻墙跑出来的,现在古峰成了亡魂,难道要走正门?
  对于脑域开发程度尚未突破十的学生,学校是严格禁止出学校的,主要是为了安全考虑。
  而现在……
  以及,一件更棘手的事情,摆在任逍遥面前。
  古峰的善后问题。
  他是学校的天才,脑域破十的天之骄子。
  他的大哥,是天空之城中的祭司古阳。
  这样的人,和自己一起出来打野,却意外身死。
  自己……难逃其责。
  想着这些,任逍遥一路前行,说不头疼是假的。
  路上再次碰到几个盗猎者,任逍遥小心翼翼隐藏在黑袍中,蜷缩在尸体堆中,等他们过去。
  意识再次沉入金色宫殿。
  此时此刻的金色宫殿之中。
  古峰的亡魂,看到那灰袍人的亡魂进来,两人正在四目相望,彼此含着敌意,却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茫然。
  死都死了?
  还要争个你死我活吗?
  古峰思索片刻,答案是——要!
  他修行的道,只求念头通达,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于是两条亡魂在金色宫殿中翻腾,撕咬在一起,没有了肉身,无法凝聚脑力,亡魂的战斗,实则和贴身肉搏无异。
  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比如互相吞噬,就看谁能吞噬过谁。
  任逍遥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默然片刻,抓住机会,意念操纵那三足大鼎,狠狠撞在灰袍人的神魂之上。
  瞬息间,他化为细碎光点,彻底的魂飞魄散,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而经历过这一场战斗,古峰精神似乎也张扬了许多,恢复了几分生前的神采。
  “你准备炼化我吗?”
  他生出一阵意念波动。
  他之前已经见识过任逍遥的修行手段,现在又看到这些,毫无疑问,任逍遥是靠吞噬别人的神魂来修行的。
  而现在……
  自己也位于他的脑海之中。
  古峰不得不想到这些。
  一个人的脑海,就是最重要的地方,只有自己独享,根本不会容许第二个人侵入,哪怕是“暂住”也不行。
  毕竟,卧榻之侧岂容它人酣睡?
  “你觉得呢?”
  任逍遥心情难以言喻。
  根据目前自己对这金色宫殿的了解,其实让古峰暂住这里,倒是也无所谓,可以长久的暂住下去。
  但难题在于,他要消耗自己的资源。
  金色宫殿将亡魂净化成纯净的精神力,自己可以吸收,里面的其它亡魂,也能吸收。
  如果古峰一直暂住在这里,这笔“房租”,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如果我是你,我会杀了我。”
  古峰极其刚毅的说道,毫无任何隐瞒。
  任逍遥沉默。
  “若我没猜错,这座金色宫殿,应该就是你压箱底的宝物,这是什么?魂器?看上去像是。”
  “我留在你的魂器之中,若不被你炼化,就唯有和你争夺精神力,才能苟延残喘下去,对你的修行进度影响,绝对不小。”
  “老子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在你的大本营中观想,说不定有天,还能彻底的鸠占鹊巢,夺了你的宝物,占了你的肉身……”
  古峰意念生出剧烈波动,传达的意思中带着几分调侃,也有几分亦真亦假的意味。
  任逍遥继续沉默。
  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任逍遥不是不清楚,此时此刻,如果彻底炼化古峰,会是个一劳永逸的选择。
  对于自己的心性,也是一种磨练。
  这磨练,无所谓对错,好坏,只是一种选择而已。
  选择善良。
  任由古峰继续存在下去。
  选择冷血。
  彻底炼化他。
  两条路,该如何选择?
  “任逍遥,你是个好人。”
  “我明白你的犹豫,事实上,如果易地而处,我也会如你一般的犹豫,但只会犹豫三秒钟。”
  “这个世界,好人是活不下去的!既然已经双手染血,那就不要在存半分仁慈之心!”
  “这个选择,我帮你做了!”
  “这个世界上,总有人用生命教会你成长,有人用他的命教我,如今,我用我的命,教你!”
  古峰斩钉截铁,忽然之间,亡魂迅速行动,一头撞在那三足大鼎之上,瞬息间,化为细碎的光点。
  “不要!”
  任逍遥惊叫。
  却已经来不及。
  无数细碎的光点,在白雾之中,被飞快的净化,转眼间,形成两个光球。
  一个纯净的精神力光球。
  另外一个记忆光球中,则是古峰的形象,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流转着无数画面,人生浓缩成一段影像,音容笑貌,宛若生前。
  这一瞬间,任逍遥怅然若失,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也想扬天长啸,但最终却沉默了下来。
  沉默。
  唯有沉默。
  古峰是这个世界上的土著,在他身上,任逍遥第一次看到,自己和这个世界土著的不同。
  他们是一群真正的战士,抑或者可以称之为……革命者。
  那种真正淡漠了生死的革命者。
  活着,就杀伐果断,一路莽到底。
  死了,就认命,就重来,不埋怨任何人,死的干干净净。
  深吸口气,任逍遥吞噬了他的精神力光球,却没有吞噬那枚记忆光球,而是将其小心翼翼的储存在大鼎后面的阶梯上。
  脑力波动,旋即幻化出一方墓碑。
  古峰之墓。
  呆呆看着这条一眼望不到顶,哪怕用意念都探测不到最顶端的天阶,任逍遥心中再次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
  “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轻声呢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