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第一先知 > 11、大圣观

  《天空之城简史》
  任逍遥拿起这本书,只是薄薄的几张纸。
  了解任何一个地方的文化,史书无疑都是最方便的途径。
  能在一堆破烂中找到这本书,也算是幸运了。
  第一页。
  旧历,9638年。
  第一次天崩,异族入侵,五湖四海沦陷,史称:第二次洪荒。
  (注:为何是第二次?第一次又是什么年代?)
  这里的注解,是看过这本书的后人,写的读书笔记。
  ……
  第二页。
  旧历,10086年。
  人族仅存的九座城池相继告破,亿万人族,汇聚于华城。
  苦战十三年后,华城崩,大溃逃开始。
  人类集中最后的力量,发动火种计划。
  ……
  第三页。
  旧历10404年。
  人类踏上修行之路。
  先知齐岳,天赋过人,六岁读《西游记》有感,观想齐天大圣孙悟空十年,终成正果,创立第一门观想法——大圣观。
  十六岁,齐岳斩龙。
  二十岁,一人一棒,灭异族一城。
  三十岁,与异族签订第一次休战协定,重建人族之城。
  此为第一座天空之城。
  ……
  第四页。
  天历30年。
  先知齐岳陨落。
  ……
  再后面……
  再后面就没有了。
  任逍遥正看得如痴如醉,神思逸飞,忽然断在这里,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还带这么玩呢?
  若是小说,太监也就算了。
  一本史书也太监?
  喂,这就很过分了吧?
  默然片刻,他将这本书重头又看了一遍,第一次看情节,第二次看细节。
  大圣观。
  任逍遥感到震撼。
  这算是什么?
  一个人,凭借无比坚定的信念,观想齐天大圣的形象,然后他就真的能变成齐天大圣?
  是偶然?巧合?信念?还是命运?
  也不知道大圣观这个流派,现在还在不在?
  那么,其它的观想?
  比如说……白骨观?
  难道创始人是一具骷髅?
  从图书馆出来,天色已经快黑了,任逍遥朝教师办公室跑去,想要好好问问这个问题。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教师办公室里,竟然没什么人。
  只有两个女的。
  一个是自己的同学,隔壁桌,苏梦妮。
  另外一个,则是刚才给自己图书馆权限的女老师,苏瑾瑜。
  “苏老师好。”
  任逍遥叫了一声,忍不住开口吐槽:“老师,为什么咱们学校的图书馆,就几十本书?书都去哪儿了?”
  苏老师还没回话,旁边的苏梦妮开口抢答。
  “任逍遥,你脑子坏了?”
  “本来就这么点书好不好?”
  “妈,你给他图书馆的权限了?”
  听到她的话,任逍遥呆了呆,一是因为她的回答,二是因为她的称呼。
  妈?
  苏瑾瑜看着两个学生,轻轻笑着。
  “你俩是一个班的吧?任逍遥,你说说,怎么得罪我的宝贝女儿了?”
  任逍遥:???
  苏梦妮脸色一下就红了,正想求任逍遥不要说出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呀……”
  “我哪得罪她了?”
  “她上白骨观的课,自己吓得尿裤子了。”
  苏瑾瑜脸上表情瞬间呆滞。
  办公室里的气氛,也显得无比尴尬起来。
  “苏老师啊,我有点事儿问你,我想问一下,你知道哪些观想法的名字?还有创立的故事,给我讲讲呗?”
  任逍遥无视尴尬气氛,果断转移话题。
  苏瑾瑜恢复之前的云淡风轻。
  “怎么?”
  “你还真想自创观想法啊?”
  “呵……”任逍遥笑道:“不管能不能成,试试呗,不能因为害怕失败,就拒绝开始吧?”
  苏瑾瑜似笑非笑。
  “那,行,我给你讲观想法的历史渊源,你给我讲讲,我女儿是怎么尿裤子的?”
  听出她话里的责怪意味,任逍遥多精啊,立马轻轻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哪有哪有,谁尿裤子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噗!
  苏梦妮忍不住笑出声来。
  叫你欺负我!
  ……
  一百零八门观想法,分三个流派。
  第一个流派,神灵观想法。
  如大圣观、菩萨观、天龙观、佛陀观、鹏鸟观……
  基本上都是以古代神话中的神灵为原型,通过独特的修炼方式,观想出神灵一般的能力。
  这是最难的观想之法。
  基本上都创立于天空之城创立的初期,但同时也是威力最大的观想之法。
  一旦观成,毁天灭地。
  第二流派,则是自然观想法。
  天雷观,地火观,巨木观、洪水观……或者最为玄奥的五行观。
  以自然之力为源泉,通过观想,参悟,将自然之力融为己用。
  这门观想法,是目前的主流观想法,战斗力稳定、
  第三流派,则是意境观想法。
  天地万物,皆可成为观想的意境。
  如:
  白骨观,观想森森白骨之意境,生死间体会大恐怖,明心见性。
  玉女观,观想玉女,提升自身定力。
  晨钟观,观想一座晨钟,风吹雨打,不动如山。
  宝剑观,观想一把宝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
  等等等等。
  这个流派,是流传最广的,也是上手最容易的,而且很适合新手学习。
  即便脑域开发度没有到10,也可以观想。
  听苏瑾瑜讲完这些,任逍遥脑海中,勾勒出了观想的基本概念。
  看着这位女老师,任逍遥脑海中悄然冒出个念头。
  “老师,我能单独和您说几句话吗?”
  苏瑾瑜微微诧异,想了想,点头。
  “妮妮,你先出去吧。”
  “啊?哦。”
  苏梦妮好奇的看着任逍遥,真不知道,这个脑域开发程度都不到6的渣渣,怎么会让妈妈如此看重?
  难道……因为他长的帅?
  好吧。
  的确是有点小帅的。
  可……
  苏梦妮忽然想到个极其恐怖的可能性。
  “妈,我不要嫁给任逍遥!”
  走到门口,她猛然转身,心急如焚的大声喊道。
  苏瑾瑜:???
  任逍遥:???
  这姑娘咋了,疯了?
  听到女儿的喊声,苏瑾瑜忍不住笑出声来,强忍笑意,柔声道:“好了,你出去吧,不是你想的这样,妈妈保证。”
  苏梦妮脸色再次涨的一片通红,飞也似的逃出门外,砰的关上。
  明智的没有继续提这回事,任逍遥脸色严肃。
  “苏老师,我想问,您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他叫孔丘。”
  “孔丘?哪里人啊?没有。”
  “那你有没有看过一本书,叫《论语》?”
  “也没有。”
  任逍遥眼睛发亮。
  儒家,没有!
  他继续问道。
  “还有一个人,叫李耳?”
  “也没有啊。”
  “《道德经》呢?”
  “没。”
  苏瑾瑜感到奇怪,这都是什么名字?
  “你在哪里听说的这些?”
  她好奇反问。
  任逍遥没有回答,继续问着,“墨子您知道不?”
  苏瑾瑜还是摇头。
  问到这里,任逍遥简直要他妈的笑出声来了,儒、墨、道,都没有!
  这是要让自己成为三教之主的节奏啊!
  “苏老师,最后一个,最后一个问题,鲁班七号,你听说过吗?”
  “智障二百五,会无敌鲨嘴炮的那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