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第一先知 > 7、经典格言

  看到任逍遥胸有成竹的,在黑板上一个词一个词写出来,教室里落针可闻。
  谁也不知道,这个平日里吊车尾的家伙,为啥忽然会爆发,恐怖如斯!
  胡修身眼睛也是越来越亮。
  这个学生表现出来的学识,第二次超出他的预料。
  他原本以为,这几个词,绝对会把任逍遥难倒。
  “老师,我写完了。”
  收笔,任逍遥站在讲台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满座皆惊!
  这种感觉,真的是……爽!
  “老师,还有别的考核吗?请尽管考我,我无所畏惧!”
  任逍遥大言不惭。
  还有谁?
  还有谁!
  才华,就像是茫茫沙海中的明珠,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既然无法掩饰,不如就酣畅淋漓的爆发出来。
  高调,才是王道!
  不知为何,看到任逍遥这幅模样,胡修身忽然有种爆揍他一顿的冲动。
  深吸口气。
  强忍嗔念。
  他心中默念着自己的座右铭——吾日三省吾身。
  逐渐平和下来,胡修身又道:“任逍遥,背诵,辞海典,第213页。”
  啊?
  任逍遥瞬间呆在原地。
  背……背诵?
  这哪背得下来?
  自己并非过目不忘的天才,只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啊。
  “胡老师,死记硬背,不是好的教育方式,我觉得还是融会贯通比较重要。”
  赔着笑脸,任逍遥小声给自己找补着。
  同学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让你狂!
  “混账!”
  胡修身也是总算抓到把柄,戒尺再上,毫不留情的敲着。
  “谁跟你说的死记硬背不好?”
  “你去问问那些观想有成的智者,哪个不是将自己的观想法,终日背诵?”
  “背书,就是磨刀!一日不背,自己知道,一周不背,战友知道,一月不背,敌人知道!”
  收了三分劲儿,胡修身连续敲了好几下,任逍遥脑袋略痛,心中也是泛起涟漪。
  熟练度?
  “老师,修行力量的强大,和熟练度也有关?”
  心念及此,任逍遥当即就问了出来。
  嗯?
  胡修身微微一楞,没想到,从自己随口说的话里,这学生竟能想到这个层次。
  熟练度,算是脑力运用的高层次技巧,其中的奥秘,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远远不是他这个阶段的学生可以接触到的。
  “好高骛远!”
  “等你脑域开发程度突破10,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吧。”
  对这学生的悟性感到满意,胡修身却依旧板着脸,一副训诫的姿态。
  因材施教。
  对自卑的学生,他以鼓励为主。
  向任逍遥这种张扬的性子,还是要多加磨砺。
  ……
  一节课的时间,在任逍遥装逼的过程中,很快就过去了。
  下课前,胡修身取出一部测试仪。
  其它学生便是如往常般,挨个上去,测试脑域开发程度。
  每一节课的知识传授,交流沟通,都能促进脑域开发程度的提升,提升幅度,则是因个人因素不同而决定。
  这节课,对不同人来说,收获各自不同。
  有人是多学到了几个成语的释义,有人是记住生僻字的字形,也有人因为那句“天空之城也是井”而有所触动……
  但不管是哪方面的收获,都能促进脑神经形成新的连通回路,提升脑域开发程度。
  随着一个又一个同学上去,相继检测,脑域开发程度都是或多或少有了一点点的提高。
  大部分都是0.01,也有一小部分,有0.02的提升。
  让任逍遥吃惊的,是陈昂。
  陈昂的提升幅度,达到了0.05!
  冠绝全班!
  嗯?
  这变化,也是引起胡修身的注意。
  “陈昂同学,你是有什么新的感悟吗?为何本节课的提升,如此迅猛?”
  陈昂挠挠脑袋,指甲刮着光头的声音,略显清脆。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任逍遥一眼。
  “老师,其实不只是这节课的提升,主要是课前,任逍遥和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触颇深。”
  “他说,相信相信的力量,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听到这八个字,胡修身愣了一下,脑海中悄然的浮现出无数画面,脑力在激荡,在联想。
  他想到很多东西。
  那位初心便是“剑”的剑者,用了三十年时间磨剑,矢志不移,最终一朝悟道,成为天空之城第一剑神,一剑斩杀一位异族王侯!
  那位立志要“博览天下书”的图书管理员,以惊人毅力,在书房中苦熬六十年,终成一代贤人!
  那个以“绘画证道”的画家,被无数人当成傻子,却不为任何外物所动,五十年潜心画画,将清澈湖泊染成一片墨池,终成一代画圣,开宗立派。
  ……
  初心。
  始终。
  胡修身陷入某种静悟。
  经典格言的意义正在于此。
  像是一粒火种,点燃诸般念头,使得精神世界生出万千感受。
  胡修身在原地足足站了好几分钟,直到尖锐的下课铃响起,才将他惊醒。
  默然片刻,他下意识将自己的手掌,放到了检测仪上。
  23.1!
  看到这数字,胡修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早晨出门前,还是22.5!
  他在22这个级别,已经足足停留了将近两个月!
  却没想到,一瞬之间,提升了足足0.6!
  对于自己这个级别的求道者来说,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
  “好!”
  “太好了!”
  连说了三个好字,胡修身看向任逍遥,招手。
  “你过来!”
  “这句话,你在哪里看到的?”
  他无比激动的问。
  如此意味深刻,洗尽铅华的话,绝对不是任逍遥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够写出来的。
  看着胡修身的失态,任逍遥想了想,轻声开口。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任逍遥实在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八个字,原本出自《华严经》,却还不是《华严经》的原文,而是后代高僧大德的解读。
  可这个时代,哪有什么华严经?
  他问渊源,任逍遥当真无法回答,只能附庸风雅,如此春秋笔法混过去。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听到这句话,胡修身又是一楞,细细品味片刻,看着这个学生,眼神生辉。
  这学生,是个宝藏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