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第一先知 > 6、《辞海典》

6、《辞海典》


  “任逍遥,你在发什么呆?”
  啪!
  任逍遥忽然觉得脑袋一痛。
  是被胡老师用戒尺狠狠敲了一下。
  “你的进度到哪里了?”
  他问。
  “我……”
  任逍遥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硬着头皮,翻开后面的书页,一边默念,一边熟悉。
  《辞海典》的编纂方式,还是依据拼音和部首索引。
  一页一页看过去,任逍遥发现,这里面的确是缺失了很多字,甚至是成页成页的丢失。
  他一目十行的翻阅。
  见到自己认识的字眼和词条,便是迅速略过,继续往后翻。
  不出任逍遥所料,以自己的知识水平,这本书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字和词条,自己都是认识的。
  于是翻书如飞。
  整本典籍,也就不到两百页,失去了那种包罗万象的深奥之意。
  不过,却也加入了一些新的词条,以及,对一些词语进行了全新的阐述。
  比如:
  【天空之城】
  【先知】
  【贤者】
  【祭司】
  【智人】
  【智障】
  天空之城是人类的栖息地,文明最后的堡垒。
  至于先知,贤者,祭司,智人,智障……则是从上到下,代表着脑域开发程度的五个级别。
  脑域开发程度低于10,智障。
  10—20,智人。
  20—30,祭司。
  30—50,贤者。
  超过50,便可称之为……先知。
  这是……力量体系?
  任逍遥好奇想着。
  遗憾的是,在辞海典中对于这几个词语的阐述,只有上述寥寥几个字,没有更多信息。
  比如什么功法传承啊,每个级别的战斗力啊,修行方法啊,都没有写出来。
  倒也正常。
  这种东西是修行机密,即便写出来,对于还没破十的渣渣来说,也没任何用处。
  没用多长时间,任逍遥便翻完了整本辞海典,莫名有种看小学课本的居高临下之感。
  这些东西,自己全部都知道。
  都是自己曾学过的。
  “任逍遥!”
  “你在干什么?”
  胡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变得严厉许多。
  他不知道这个学生在干什么,胡乱翻书,速度很快。
  没有记录。
  没有默念。
  没有思索。
  也没有疑惑询问。
  学习态度可以说是极其的敷衍。
  “老师,我……学完了。”
  任逍遥自信开口。
  一时间,整个教室都是朝这边看来,沉默,无语,旋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开什么鬼玩笑?
  就你任逍遥这个脑域开发程度只有5.21的渣渣,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啪!
  胡修身一记戒尺,便是再次落在任逍遥脑门上。
  “学海无涯,你怎么敢说自己学完了?老夫都不敢说!”
  任逍遥笑笑。
  “胡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的意思是,书山有路,一本书是一座山,这座山,我爬完了。”
  听到这个回答,胡修身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感觉这个不成器的学生,与平时有了一些不同。
  书山有路。
  这个比喻,倒是颇为的新奇,也很贴切,让人眼前一亮。
  “你真把辞海典读完了?”
  犹豫一下,他开口问。
  “嗯。”
  任逍遥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考考你?”
  “好的。”
  任逍遥笑得灿烂。
  终于,到自己最喜欢的装逼环节了,以自己的知识储备,在这样的课堂上,还不是为所欲为?
  还能借此获得一波胡老师的重视和好感度。
  说不定他能拿出更多的典籍给自己看。
  要不,问问他能不能给个进图书馆的名额?
  “释义,哗众取宠……”
  胡修身手持戒尺,眼睛微眯的出题,以题为尺,心存训诫之意。
  任逍遥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站起身来,认真道:“以浮夸的言行迎合别人,骗取世人的好感,夸奖或拥护。”
  顿了顿,又道:“老师,我真不是哗宠取宠。”
  胡修身脸色稍缓,瞪了他一眼。
  “继续释义,井底之蛙。”
  “井底的青蛙,只能看到井口那么大的一块天,比如见识短浅。”
  这个成语,对于任逍遥自然没什么难度,说着,心有所感,不由感叹道:“胡老师,有时候我觉得,这天空之城,也是一口井。”
  胡修身眼角微微一颤。
  倒是没想到,这个学生的思维,能深刻到这个程度,当真是出乎他的预料。
  其它学生听到任逍遥的比喻,不少人眼中也是流露出沉思之色。
  是啊。
  天空之城是人类的堡垒,却也是禁锢,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出去过,不知天地之广阔。
  和井底里的青蛙,又有什么分别呢?
  一时间,倒是也有人对任逍遥的印象,产生了些许的改观。
  陈昂瞪大眼睛。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伙伴吗?
  为何忽然间就脱胎换骨了?
  文绉绉的,思想好像也深刻许多,不像以前,满嘴屎尿屁。
  “继续,释义,筚路蓝缕。”
  胡修身看着自己的学生们,若有所思。
  任逍遥道:“架着简陋的柴车,穿着破烂的衣服,去开辟山林道路,形容创业的艰苦,奋斗的不易,激励后来者。”
  整个教室再次沉默下来。
  脑海中都浮现出这个词所蕴含的画面,也正是人类历史的真实写照。
  何其不易?
  任逍遥攥起拳头,声音蓦然高了几分。
  “筚路蓝缕!”
  “披荆斩棘!”
  “栉风沐雨!”
  “开天辟地!”
  他出口成章,选择的都是辞海典中本就有的成语,声音中带着几分昂扬之意。
  胡修身眼睛陡然一亮。
  这个学生,当真给他带来不小的惊喜。
  这不仅仅是举一反三。
  关键是词语选择精准,意向连接恰当,更是彰显出内心的昂扬斗志,少年意气。
  “啪!”
  如此想着,胡修身的戒尺,却是又落在任逍遥头顶。
  “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吓我一跳!”
  “上黑板去!”
  “听写!”
  他板着脸训诫。
  任逍遥忽然觉得这老师有点可爱,哎,可能自己刚才稍微有那么一点飘了。
  起身上了讲台,站在黑板前。
  “茕茕孑立,沆瀣一气,踽踽独行,醍醐灌顶……”
  “狖轭鼯轩,龙行龘龘,其靁虺虺,腌臢孑孓……”
  胡修身一个词一个词念着,尽数选择了一些生僻字,极尽苛刻刁难,倒要看看这学生的上限在哪里。
  任逍遥:???
  听完前四个词,任逍遥都懵了,身体都颤抖。
  老师,你……你确定你是土著?
  还好,听到后面几个词,不像歌里唱的,没了BGM,这才舒了口气。
  当即一笔一划,在黑板上写下这些可能这辈子都用不到的生僻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