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第一先知 > 1、坟头蹦迪

  “老任,醒醒,醒醒,你没事吧?”
  一个略显焦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忽远忽近,飘飘渺渺。
  任逍遥睁开眼睛,见到眼前的一切,他觉得自己在做梦。
  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境。
  这是一间窗明几净的教室,如同自己刚刚结束的高三时那般。
  整整齐齐的单人课桌。
  朝气蓬勃的少年男女。
  阳光从玻璃透射进来,将空气中的粉笔尘柱,染成淡淡的金黄色。
  然而和高中课堂不同的是,这间教室黑板两侧所挂的字幅。
  原先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奋斗三年,誓争清北”,已然变成了另外的两副。
  左边——智慧和想象力,是人类的终极武力。
  右——为天空之城而读书。
  这是什么?
  任逍遥一阵茫然,捏了捏自己的脸,满是胶原蛋白的少年脸蛋,手感极佳,带来一阵清楚的疼痛。
  重生?
  不。
  不是重生,最起码这环境和布局,以及周围的人,都是完全陌生的存在。
  穿越?
  低头看了一眼桌面,漆黑不知什么材质的桌面上,贴着三个字——任逍遥。
  是我的名字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任逍遥一阵发懵。
  十九岁,自己刚高考结束那年,在毕业旅行时,不幸摔入山崖,伤了脊椎,从此就成了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余生都是床戏。
  躺在病床上,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不知春秋。
  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此时的腿,健壮有力的肌肉,没有半点萎缩干瘪的迹象,双手也可以完好无损的活动。
  我好了?
  任逍遥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忽觉眼前的黑白,尽数变成了彩色。
  这时他才看清楚自己旁边的人影。
  一个光头男生,浓眉大眼,尚显稚嫩的脸上,透露出关切。
  “老任,别睡了,下节课马上开始了。”
  “是新来的老师,教白骨观的,据说超级凶。”
  这是?
  任逍遥看着他,记忆中并没有关于这个光头的任何印象,依据此刻的环境判断,想来是和自己玩的不错的同学。
  我……
  默然片刻,从隔壁桌的女生手中,抢过一面镜子,任逍遥看着镜子里这张清秀俊美,但却无比陌生的脸,不由呆住。
  恍然,怅然。
  魂穿?
  夺舍?
  最坑爹的是,原主的记忆呢?
  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
  ……
  砰!
  教室门被重重推开。
  一个身材极其高大的女人飘进来,至少一米九以上的样子,五官类似于混血,鼻梁高挺,眼睛深蓝。
  最让任逍遥感到震撼的是,她没有脚。
  准确的来说,在她一双惊心动魄的大长腿下,没有脚踝、脚掌的肉体器官,而是一双类似于轮滑鞋般的移动工具,合金铸成,泛着冷光。
  目瞪口呆。
  心跳加速。
  任逍遥脑海中第一个念头是——风火轮?
  第二个念头则是《剪刀手爱德华》。
  这个女人的形象,类似于这部电影中的设定,血肉之躯+机械器官,原本的肉脚,变成了金属滑轮。
  似乎……有点凶残的样子。
  不疼吗?
  如此想着……
  哗啦啦!
  学生齐齐站起身来。
  “老师好!”
  清脆响亮的声音。
  “请坐。”
  轮滑脚女老师面容冷峻,声音如古井不波,随手拿起根粉笔,在黑板上龙飞凤舞。
  并非自我介绍,而是写下三个大大的字。
  “白骨观!”
  任逍遥敏锐发现,她写的是汉字,简体汉字。
  但,他心中有八成的感觉,这里似乎不是地球。
  “白骨观,是一百零八门基础观想法之一,旨在生死之间,体会大恐怖,可有效提升脑域开发程度。”
  “能坚持一个小时者,为优秀。”
  “不足者,都是垃圾。”
  轮滑脚女老师言辞间有种军人的锋锐肃杀之意,一群学生面面相觑。
  任逍遥心中也是不由泛起涟漪。
  白骨观?
  脑域开发程度?
  白骨观,任逍遥知道。
  这似乎是佛门中的一种修行方法。
  通过观想白骨,即骷髅相,来提升自身的定力,达到古井不波的心态。
  这不是小说中的东西吗?
  而脑域开发程度,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任逍遥也隐约能懂。
  脑域开发程度,就是脑域开发程度嘛……
  这是个科幻的概念,源头似乎是来自于爱因斯坦的大脑,据说这位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天才,脑域开发程度超过百分之十。
  普通人,也就百分之五左右。
  然而这两个词合在一起,任逍遥就懵了。
  通过白骨观,可以提升脑域开发程度。
  这是什么设定?
  没等他考虑太多,轮滑鞋女老师大手一挥,教室门窗瞬间关闭。
  黑板前方,出现一道强光。
  有阴森恐怖的音乐声响起。
  周围体感开始生出变化,气温急速下降。
  伴随一阵阴嗖嗖的冷风,在众多学生的尖叫声中,眼前景色悄然生出变化。
  不再是阳光明媚的教室,而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坟地。
  同学,老师,都不见,到处都是杂草,墓碑,以及裸露出来的各种森白或泛黄的骨骼。
  幻境?
  VR?
  任逍遥更加觉得,这个世界是有点东西的。
  小心翼翼查看着周围的景象,忽然间,他觉得屁股处一阵刺痛。
  低头看一眼。
  “啊!”
  惊恐尖叫,全身鸡皮疙瘩瞬间冒出。
  一只颤颤巍巍的白骨之手,悄然从地下钻出。
  已然完全钙质化的指甲,将近十厘米长,如同一把锋利的小刀般,狠狠扎向自己的屁股。
  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
  就要菊花绽放了。
  任逍遥感觉脑门冒出冷汗,伸手摸了一把屁股,已然见血了,指尖殷红,腥味十足。
  这幻境,如此逼真的吗?
  如此想着,任逍遥又是看到,第二只白骨流氓手,从地下钻出,五指缓慢合拢,抓向自己的脚腕。
  迅速躲开。
  跳远。
  这具身体的素质很好,弹跳力惊人,让任逍遥感到一种久违的爽快。
  哥再也不是个高位截瘫的病人了。
  有种仰天长笑的冲动,不管这是哪里,都比躺在床上强。
  幻境里。
  白骨观还在继续。
  似乎受到鲜血的刺激,越来越多的骨手,从地下钻了出来。
  任逍遥熟悉着这具新的身体,闪躲蹦跳。
  左左右右。
  上上下下。
  一二三次。
  再来一次。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坟头蹦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