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喂公子吃剑 > 第四十一章 胭脂香

第四十一章 胭脂香


  今天的武修场格外安静,周围围观的众人都说不出话来,只有瞪着大眼的执事上台继续宣布:“丹修张艳与其兄剑修张威败!剑修陈鲤第七场连胜!有请下一位挑战者。”
  “连雷王谷的张艳和张威兄妹俩都败了,真是不可思议。”
  “听说张艳可是雷王谷的重点培养对象。”
  “啧啧啧,这叫陈鲤的剑修麻烦大了。”
  众人有赞叹有冷眼,但都不可否认陈鲤的强大。
  一天之内连胜七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眼下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实在恐怖。
  虽然只有四门修为,但从五层到八层人家打了个便,不仅毫发无损而且看他轻松的样子明显还有余力,关键人家是名剑修啊!到现在都没出过剑。
  众人默不作声,连那借灵石小老头都失去笑意,怀里抱着陈鲤抵押给他的剑有些发抖。
  陈鲤站在台上眼睛兴奋的寻找下个目标,七场对决其中五名都是剑修,这让他好好吃了一顿剑气,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可以开五门。
  而且陈鲤深知养猪大法,一边与人对战一边指出对方剑法中存在的缺点,并且主动帮忙改正。除了最后一位上台的张威其他基本上都对陈鲤报以感激之情,这两天应该还会来继续挑战陈鲤。
  打败是不可能了,与陈鲤对战过就知道虽然他只有四门,但真实实力深不可测,但花上一块灵石就能让个剑法大师指出缺点,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划算的了。
  要不是陈鲤榨干了他们的灵气剑气,剑修恨不得立马就接着挑战。
  几场下来,竟然为陈鲤赢得个剑修善人的名号,让陈鲤哈哈大笑了好一阵。
  至于其他类型的修士就没那么好运了,毕竟除了剑气别种灵气陈鲤也吸收不了,也就没有浪费时间。
  第三位上台的是名八门鬼修,一开始就掏出一面骷髅状的小旗在擂台上转来转去,没两下就把擂台整得是乌烟瘴气,陈鲤最讨厌这种浓烟滚滚的玩意,一个瞬步直接在黑雾中把对方踹下台去。
  第六位就是那个名叫张艳的丹修姑娘,她看见台上这名四门小剑修如此厉害,以为他只是有刚好克制剑修的功法而已,自己这个修士中最奇特的丹修应该能稳稳拿下对方。
  交完灵石张艳也登上台去,陈鲤一见不是剑修顿时没了兴趣,懒洋洋的对她摆摆手:“你还是自己下去吧,本公子不想浪费时间,赶紧换两个剑修上来让我操练操练。”
  本身脾气就火爆的张艳立马祭出修炼的金丹发出雷王谷秘技闪过古怪光芒,她要给这个自大的家伙上一课。
  结果陈鲤像对战那名鬼修一样,极快的冲到张艳面前手指点住对方金丹,发出一丝指剑剑意让金丹定在半空无法动弹。
  同时另一只手对准张艳的屁股狠狠一拍,把她拍出场外,嘴里还在叨叨着比青城差远了的话语。
  啪叽。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敢大喘气,这厮太猛了简直不要命。
  “登徒子!”
  被拍飞的张艳尖叫着打破宁静,自己在雷王谷里都是被收恩宠的存在,在这落阳坊市更是无人不知,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她。
  “妹妹!小子你找死!”
  看到被羞辱的妹妹,张威直接炸毛跳进擂台上凶狠的盯着陈鲤快步就要冲上去。
  “张师兄,不能坏了规矩啊。”执事看着两眼冒火的张威连忙阻拦。
  张威则一将推开他瞪了他一眼:“你敢拦我?”
  执事只好讪讪而笑让开身位,得,反正落阳坊市是你们三大派创立的,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用你侮人的狗爪自扇三十巴掌,不然今天让你爬着回去!”张威此时怒火中烧,用剑指着陈鲤低吼道。
  八门剑修,这是今天第一个开了八门的,陈鲤看着对方像是看着一块肥肉,馋的要命。
  他当着张威面把拍张艳屁股的左手放在鼻子前使劲闻了闻。
  “嗯~用的是落阳胭脂吧,还挺香。”
  这小子够狠!台下众人吸了口凉气。
  无需多言,张威八门境界全开一鼓作气将灵气提升到顶点,对这个当众羞辱他妹妹的人已经动了将其打成残废的狠心。
  剑影掠过但都被陈鲤两根手指挡下,而且期间陈鲤不断用刺耳的言语挑衅对方,还时不时抛个媚眼给台下的张艳,气的张艳也想跳上台去把这个登徒子大卸八块。
  但身为雷王谷的修士,不能在外丢了面子,只能在台下咬牙怒视。
  一打一接,两人再次重复着今天上演了无数次的戏码,张威每次攻击都会被轻松挡住然后抽掉灵气,并且陈鲤总会合时宜的出言嘲讽。
  就这样,陈鲤狠狠压榨了张威一个时辰,把他榨干到连手都抬不起来趴在擂台上大口喘气,张艳也大惊失色连忙把哥哥架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武修场。
  回到开头一幕,执事看着远走的张威兄妹宣布了陈鲤的连胜后,莫名心里出了口气,随后接着高声喊到:“可有修士再来应战?”
  连喊三声后无人应答,陈鲤只好悻悻下台,来到小老头身边。
  “诺,老哥还你的,按照约定两块灵石。”陈鲤递给小老头两块灵石笑着说道。
  小老头哪儿还敢要,赶紧摆手并将陈鲤的流浪者还给他:“陈小兄弟厉害啊,这灵石就当我给的彩头,今天真让我涨了见识。”
  陈鲤接过流浪者对小老头说道:“既然是彩头我就收着,给老哥说一声别买什么寒飞宇就买我,保证让老哥赚个盆满钵满。”
  说罢扛着流浪者悠哉悠哉的离开武修场。
  “也不知青城喜不喜欢落阳胭脂的味道,真的挺好闻…”
  当晚小老头冲进落阳坊市的赌坊,用那个精通人情世故的小眼神扫视,犹豫半天后一咬牙一跺脚把自己所有的家当都压在剑修善人这个名字上。
  “买定离手,剑修陈鲤连胜十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