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这个世界不玩梗 > 第十五章 计划失败

第十五章 计划失败


  “往哪跑?”林飒只感觉身后一阵危险的气息袭来,他一个急促的转身,躲掉了一颗奇怪的珠子。
  “哼,竟然能躲过去,不过接下来你就跑不掉了。”那黑陇帮帮众闭上了眼:“梗技:砸!瓦鲁多!”
  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除了施展人本身。
  “你不是普通帮众。”林飒动不了了,“你是谁?你是怎么发现的?”林飒想不明白。
  “你还记得之前那根木刺吗?”
  这话一开口,林飒就想到了什么:“难道…你对我下了毒?”
  “哈哈,可以这么理解,不过,那可不是普通的毒哟,这东西,搞不好会伤到你的魂的,到时候想修炼都修炼不了咯。刚开始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不过我看着你就不太对劲,吓了吓你,没想到你自己竟然就招了,真是没想到啊,哈哈哈哈。”黑陇帮帮众卸下了自己的伪装,他把梗气一释放,巨大的压迫感压在了林飒的身上,林飒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你就是帮主?”他咬着牙说道。
  “不,我可不是帮主,一会你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帮众笑了笑,“现在,给我乖乖的睡去吧。”他一掌打在了林飒的脖子上,林飒昏了过去。
  “该死,这家伙怎么回事?”落辰早就在林飒身上放了一些梗气,他在哪里落辰都一清二楚,顺便还可以感知林飒现在的状态,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林飒想要干什么了,只不过没想到林飒这么快就暴露了,落辰不禁有些后悔,就像林飒说的,万一他师父可以逃出去,那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落辰现在需要想个办法去救林飒。
  等等,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自己在林飒身上放了一些自己的梗气,所以他才可以知道林飒的位置,但是林飒现在被抓走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通过林飒现在的位置知道一些东西?如果他和冰心剑仙关在了一起,那自己不就知道了他们的位置吗。
  落辰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放了追踪梗气,要不然现在就没有办法了。
  他可以感应到,林飒现在正在下降。果然有地下室,落辰猜对了。
  不过,在此之前,得把那小子给应付了。
  他回到了大厅。
  “唉,这徒儿真不让人省心。”冰心剑仙此时正被关押在一间房间内,这间房间是用高级玄铁陨石打造而成,就连他的修为也无法强行打破,不过他的灵识却可以看到外面,他当然也知道林飒被抓了。
  本来,他是有办法出去的,可是林飒被抓,事情就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在五年以前,他的修为不止现在这样,甚至距离梗王只差半步,可惜就在他突破之时,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偷袭,这伙人直到现在也没找到,导致他走火入魔,修为反噬,幸好他拥有极寒冰心,强行灭了魔火,保住了命,但是修为却也不进反退,倒退到了梗灵境五重,否则就这小小的黑陇帮帮主,怎么可能打不过。
  “唉。”冰心剑仙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为了不让自己修为继续倒退,他给自己下了一道封印,在伤好之前只能动用梗灵境五重的实力,梗灵境五重以上的实力不是不能用,而是用了,伤就很难再好了。
  “Duang!”门口传来一声捶门声,随后门缓缓打开,郝钊文走了进来。
  冰心剑仙冷冷的看着郝钊文:“来干嘛?”
  郝钊文笑着看着冰心剑仙:“来看看你不行啊?”
  “滚蛋。”他嘴巴动了动。
  “别给脸不要脸啊,你徒儿现在已经到我手上了,还不快把极寒冰心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啊。”郝钊文脸色渐渐沉下来。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郝钊文,你给我听着,等我哪一天修为回来了,定然要你不得好死。”冰心剑仙淡淡的看着郝钊文。
  “好啊,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的徒儿呢,被我们下了针,也就是说,如果我想,你徒弟的未来,可就没咯,只有我才知道破解的方法,你只要给我极寒冰心,我定然把你放了,并且给你徒儿破解,你自己想想吧。”郝钊文转头走了出去。
  “给我站住!”冰心剑仙终于忍不住了,他的眼神中散露着凶光,“好你个郝钊文,竟然敢对我徒儿下手,给老子等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郝钊文回头,狠狠的打了冰心剑仙一拳:“嘿嘿,关了一会还有脾气了不成?如果你觉得你做得到的话,那就给我试试看吧。”他走了出去,不再回头。
  冰心剑仙快要气炸了,可是过了一会,他却慢慢平静了下来,与其这样浪费时间,还不如多动动脑筋想想逃脱的办法。
  “给我醒醒。”一盆水撒在了林飒的头上,林飒猛的惊醒,看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你们要干什么?”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那位男子。
  “你师父不肯交出极寒冰心啊,我该怎么办呢?真是苦恼啊,要不你来劝劝他。”那男子戏谑的看着林飒。
  “你是谁?”林飒警惕的问。
  “我可是你师父的好朋友啊,也是这个黑陇帮的帮主,郝钊文,你难道不应该好好的谢谢我吗?谢谢我没有直接把你杀掉。”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林飒。
  “抱歉,就算是死,我师父也肯定不会交出来的,不管你们怎么做,我都不会去劝我师父的。”林飒渐渐回复了平静。
  “可以啊,有骨气。”郝钊文拍了拍林飒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跟他说了一句话。
  “什么?”林飒无法理解。
  “哈哈,慢慢理解去吧。”郝钊文朝门外走去。
  林飒实在是听不懂。
  “你是否不一样,旧逆。”他反复思考这一句话,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了,林飒停止了思考,转而思索出去的方法。
  他现在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小房间内,不知道这里是哪,门就在那里开着,甚至没有人把守,但是林飒现在被绑在椅子上,动都动不了,他没有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
  “没办法咯。”林飒唉声叹气。
  门外有一道黑影闪过,林飒抬头,正好看到那道黑影的脸,他看了一眼,惊喜就要叫出声。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林飒偷偷道。
  “保密,保密,我先帮你解绑。”那黑影走进了房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