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俺们村里有妖怪 > 第168章 雪中屋,屋中火

第168章 雪中屋,屋中火

    敢情顶风冒雪地跑到山里头来,就是来狼口夺食了。
  
      这帮妖怪,身怀大能力,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还真鸡儿有本事啊!
  
      不过,宋书书还是暗地里松了口气。
  
      梅花鹿啊,国家级保护动物,保护级别跟大熊猫差不多了。
  
      法律能管得了人,管得了妖怪,却管不了虎狼这些野兽,有本事从它们嘴里抢食,无论咋算,都跟犯法搭不上边吧!
  
      宋书书瞅着那几头狼踌躇不前的模样,应该不敢靠前,胆子也壮了起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接触狼这种猛兽了,秋天的时候,外头来几个人想打松塔,结果被狼群围到树上下不来。
  
      宋书书骑书狂奔,以二蠢做主力,惊退狼群救了人,也把甘西村推上了群狼环伺小山村的宝座上。
  
      甘西村这片地界,更没人来了,钱是好东西,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郎惊空拔出杀猪刀,先卸了一条鹿腿,然后就要走,宋书书赶紧道:“就拿一条腿够谁吃的啊!”
  
      郎惊空很认真地道:“不能都拿走,都拿走了它们吃啥,它们没了吃的去了别的地方,以后咱还抢谁的,鹿这玩意跑得贼快,动用妖力都未必能追得上!”
  
      宋书书竖了一根大姆指,说得有道理,也懒出了新境界!
  
      不过就这么拎条腿回去也太可惜了,鹿身上全身都是宝,全身上下都是药材啊,其中最显著的功效就是活血!
  
      医书上认为,鹿性子灵活,恬静气稳,头能触臀,正是血气活跃的表现。
  
      当然,猫也能做出这样的动作来,但是气血都被它的活跃给抵消掉了,远不如鹿那么丰沛。
  
      不过再想一想,甘西村这一村妖怪,除了自己也没谁需要活血化淤的。
  
      但是在美食上,鹿心、鹿肝都是难得的美味,特别是鹿身上那几根大筋,这绝对是好东西,比肉好吃不知多少倍,放到餐厅里,那也是一道有钱吃不着的名贵好菜。
  
      在宋书书的指挥下,取了心肝还有几根大筋,再退回来的时候,狼群再一次扑了上去,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只鹿吃得干干净净,生怕再被他们抢去一些。
  
      宋书书眼瞅着天擦黑了,赶紧去叫牛青,是不是该回去了。
  
      结果,牛青摇了摇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得多点收获才行,要不然冬天该挨饿了!”
  
      “挨饿?不能啊,保险理赔的钱,还有买来的粮食啥的,不都已经发下去了吗?”宋书书说道。
  
      紧跟着心里一沉,该不会是被乌天贵给贪了吧!
  
      牛青一拍脑袋,“对,我把这事给忘了,不过都这个点了,再往回走也不赶趟了,还是别走夜道了,找个地方住一宿吧!”
  
      宋书书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头的林海雪原,已经西下快落山的太阳,像是一个被冷空气冻住的大冰球,丁点热量都没有。
  
      就这样的天气,连个帐蓬都没带,还要在野外过夜,你们这帮妖怪屁事没事,老子还是一个修炼不到俩月的普通人啊,会死人的好不好!
  
      牛青根本就没给宋书书解释的机会,往前走了一段,找到了一个背风处。
  
      风夹着雪,在这个背风处,沉积的积雪,如同一座小型雪山,不下十多米高,长达数十米。
  
      牛青摆摆手让他们都退后,然后双腿一弓,妖力在身前凝结着,一头就撞向雪山,直接就顶了进去。
  
      只见这小型雪山不停地晃动着,布满了一条条的裂纹还有隆起,好像随时都会倒塌一样。
  
      片刻之后,牛青走了出来,招了招手让他们进去。
  
      借着洞口的些许光亮,看到里面的情景,宋书书差点把舌头咬断。
  
      好家伙,整个雪棱山内部都快要被压空了,形成一个长宽六七米的大空洞,如同一个几十平米的房屋似的,就连地面的积雪,都被牛青压得瓷实,比瓷砖还光滑平整。
  
      虽说积雪挡住了最致命的寒风,可是这雪屋子里头,温度也在零下呀,睡一宿怕是还会丢了半条命。
  
      片刻之后,虎啸林从外头拽来一根倒伏的枯木,放到怀里用力一拧,嘎嘎吧吧地就扭成了小碎条。
  
      粗木往积雪地面上一铺,上头再架上小木头,直接就点起火来。
  
      宋书书看着头顶上的积雪屋顶,还真怕这火把雪屋子给烧化烧塌了。
  
      胡莉搓着手道:“是不是该做饭啦,咱们应该带只鸡来,像上几回似的,在野外支着锅,炖上……嗯,吃鸡不好!这个鹿肉烤一烤就能好吃!”
  
      胡莉瞄了一眼旁边一身风衣,神情淡然的凤哥一眼,赶紧把话题扯开,这就叫做贼三年,不打自招。
  
      宋书书看着筐里的一条鹿腿,还有心肝有些为难了。
  
      就算鹿家两口子不吃这东西,还有虎啸林、郎惊空、胡莉和书杰少妇呢,谁都不会少吃喽,更何况,牛青老头长这么壮,肯定也是个吃茬子。
  
      一条大腿,真心不够吃。
  
      正当宋书书琢磨着,是不是让他们出去再逮个兔子啥的一块炖一炖的时候,就听轰隆一声,雪屋子里也是一晃,然后就看到老大的枝枝衩衩,无比狰狞横生如板一般的巨角从洞口探了进来,不停地左摇右晃。
  
      宋书书吓得一蹦,这是路大树显形了啊,全村只有他才有这么大的枝杈巨角吧!
  
      耳中听到几声咆啸声,然后枝枝杈杈的大角直接就被拽了出去,外头传来噼里扑楞的翻滚声。
  
      宋书书一扭头,就看到旁边护着老婆的路大树,不由得松了口气,不是路大树发怒显形就好。
  
      既然不是路大树显形,那么这北方能有这么大枝杈巨角的生物可不多,就算雄性梅花鹿都没这么凶悍。
  
      那么就只能是北方最大的野生食草动物,犴。
  
      犴是驼鹿的一种,跟驯鹿,也就是四不象是近亲,俩物种十分相似,区别就是犴的体形更加庞大,跟牛差不多了。
  
      宋书书出去看看,倒底是啥原因,让这头犴想要闯到他们的临时居所里,刚刚一出洞口,就像是挨了一枪似的踉跄而回,拽着虎啸林道:“虎哥,虎爷快出去看看,你家亲戚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