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四百五十一章:秃了

第四百五十一章:秃了


  薛老大摇摇头,“这些日子皇帝让公子给一些老将军和侯爷诊治旧疾,忙的很这不是需要新研制的新药,让我来取。”
  周恒恍悟,想起来之前周恒说过,想要进入军方供药的计划,瞬间明白了他这些做法的意图。
  “原来如此,那朱三福呢?他那里进展如何?”
  薛老大一怔,“这个不清楚。”
  朱筠墨顿住了,这是啥回答,难道周恒就没跟进这件事儿?
  还是说朱三福进展不力?
  不成这里不能呆了,要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算了问你也说不明白,你取了药吗?”
  “新药已经拿到了。”
  说着薛老大举起一个药箱,抬手轻轻拍拍,朱筠墨伸手接过去。
  “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我跟着你回去吧,走咱们回京城,我做你的马车,这样也没人知晓我回京。”
  薛老大自然没什么话说,几人快步上车,直接返回京城。
  来到回春堂,马车直接驶进后院,朱筠墨倒是鸡贼,并没有急着下车,让薛老大去叫周恒,他老老实实坐在马车的车厢里面等候。
  不多时周恒来到后院,跳上马车。
  薛老大已经将经过讲了,周恒好气又好笑,显然这位世子爷在北山呆够了。
  不过这几天又是淑贵妃生孩子,又是给这些老将军和侯爷看诊,真的忘记问朱三福事情进展如何了。
  见到周恒上车,朱筠墨脸上露出笑容。
  “咋样,这边进展如何?”
  周恒摇摇头,“这几天太忙了,没来得及问,不过别担心,我已经让薛大哥去找朱管家了,一会儿就知道结果。”
  朱筠墨一脸的遗憾,不过他也听薛老大说起,京城最近的事儿,也难怪周恒忙碌。
  “既然这样只能等一等了,对了世子府我是不能回去的,今晚去你府上。”
  周恒知道这时候要是不点头,他非得急不可。
  “北山最近怎样?”
  朱筠墨扬起下巴,手指不断敲打着膝盖,脸上藏不住的喜悦。
  “这些天场场爆满,之前垂钓园的收入最低,现在每日的进项不少于二百两,有时候甚至更多,农家乐更是火爆。”
  周恒很惊讶,朱筠墨更加得意,不用周恒问他已经主动将这些经过说了,当然还有大闹天宫的排练进度。
  周恒点点头,“别的倒是不担心,就是安全问题要放在第一位,这是头等大事,这些人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来我们北山的,尽量避免危险,姚铁匠这点做得不错,当然关键是世子督促的好。”
  周恒的夸赞,朱筠墨非常受用,不过想到这些老将军们,他微微蹙眉。
  “你那名单是谁给的,里面都是武将吗?可有武将的家眷?”
  周恒一顿,一时间没明白朱筠墨的意思。
  “这个没有,世子想到了什么?”
  朱筠墨砸吧砸吧嘴,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
  “不知道这名单上是否有卫国公,如若有我瞧着他身体挺好,将这名额给我外祖母怎样?”
  周恒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稍微沉吟一下,将手中的名单递给朱筠墨,上面都是年迈的武将,没有家眷的名字,显然这都是皇帝亲自圈出来的。
  周恒歉意地说道:
  “名单上有没有,你外祖母我都尽力诊治的,只是现在蛇毒提取物还是太少,所以只有止血方面的药剂出来,活血通络的还没有研制好,这个出来定会先给国公夫人应用的,毕竟要先试验一下,有效才能用不是?”
  朱筠墨点点头,他知道但凡周恒能答应,他一定会竭尽所能,虽然外祖父还是有些别扭,不过希望外祖母能够身体好些,坐着轮椅出入,虽然比之前好太多,可如若能自己行动不是更好?
  “行,我明白了,对了这样的药你打算找谁试药,即便是试验用药,恐怕也非常昂贵吧?”
  周恒叹息一声,“这个还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好是普通人,然后有中风史,最好血栓阻塞的位置不是太严重,就是能走,但是姿态怪异这种。”
  朱筠墨想了想,一巴掌拍在周恒身上。
  “这样的人不少啊,你名单上末尾那位曹江曹将军就和祖母一样,口眼有些歪斜,腿走起路不断画圈,当时是他儿子战死,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醒了就成了这样。”
  周恒眨眨眼,这个名字没有太深的印象。
  赶紧打开表格,发现最后一页上赫然写着曹江的名字,这一页就这么一个,估计之前没翻到。
  周恒看了一下他的介绍,这个更是含糊,里面只是说了因为盛怒晕厥三日,醒来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后来治疗了一年多,现在只是可以说几个简单的字。
  周恒微微蹙眉,这介绍太过简单了,就这么几个字,显然是不想多说,不过这人没来,要么是跟这些老将军关系不见得好,要么恐怕就是不知道这个事儿了。
  周恒看了一眼周恒,“需要看一眼才知道此人是否适合,世子既然无事,那就装扮一下跟着我过去看看如何?”
  朱筠墨一怔,“装扮?”
  “别担心就是换一身回春堂的衣衫,戴上帽子口罩,谁认识你是谁啊!”
  朱筠墨想想觉得有趣,赶紧点头。
  “那成等薛老大回来咱们就走。”
  半个时辰后,薛老大回来了。
  一上车脸上带着兴奋,不用问就知道这事儿办的还算顺利,抓起水壶灌了几口,急匆匆说道。
  “这次朱管家安排的非常严谨,连串串香的人都没用,所以我们一点儿消息都没得到,朱管家让说书那个表弟,当夜编写了说辞,第二天开始直接表演出来。
  这会儿满京城都知道,徐家独孙一娶两门清贵,闻氏保媒挣得关门弟子,一时间徐家和闻氏都没再露面,公子没觉得这徐瑾焕这些日子也没再闹腾,估计也是因为这个。”
  周恒眨眨眼,确实如此,这几天徐瑾焕虽然还在住院,但是一没打人,二没惹事儿,加上这些天忙得团团转,真的忘记他还在住院。
  “别说,我还真忘记了,他的状态可以回去养着了,伤口愈合的不错,只是颅顶的头发不是一时半刻能长出来的,这样在回春堂毫无意义。”
  朱筠墨瞪圆了眼睛,“没头发了?那要怎么娶亲,难道同和尚一样?”
  周恒摆摆手,“只有手术部位剃头了,头顶碗口大小一块,剩下的头发还保留着。”
  朱筠墨瞬间爆笑起来,抬手指着周恒说道:
  “你这个太坏了,剩一些还不如不剩怪不得他不出院,这是怕丢脸啊,对了这个应该让朱三福的表弟写进本子里面,说书的时候讲出来,这可更容易流传了。”
  周恒白他一眼,“这事儿不能说,说了就知道是回春堂流散出去的消息,毕竟那徐瑾焕压根没出院,再说只要带着幞头,谁知道里面少了头顶的头发啊!”
  朱筠墨点点头,有些懊恼,这事儿真不能将回春堂扯进去,现在都虎视眈眈看着呢,还想拿下军需,什么事儿都没这个重要。
  “哎呀不说憋得慌,对了可以让那两家的姑娘知晓啊!人都秃了还不让人知道,多难为人家姑娘,如若头发不出来可咋办?”
  周恒瞥了一眼朱筠墨,似乎北山呆了几天,这货更坏了,不搞事情心难受。
  “要不世子留在回春堂,我们先去看诊,你好好想想这事儿怎么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