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四百三十章:一只脚

第四百三十章:一只脚


  皇帝腾地一下站起来,双目圆睁,仿佛要喷火一般,瞪着小太监怒吼道:
  “生?淑贵妃不是刚刚八个月,怎么就要生了?”
  那个小太监见皇帝发火,瞬间吓得浑身战栗。
  方纪中此时已经冲到近前,盯着他快速说道:
  “仔细你的皮,赶紧说怎么回事儿,耽搁了就是耽搁淑贵妃的命,你能担待得起?”
  那小太监赶紧匍匐在地上,脸色惨白深吸一口气快速说道:
  “刚刚长春宫的人过来禀报,说是淑贵妃娘娘晨起就有些不适,胸闷腰痛,掌事姑姑嬷嬷想要请御医过去诊治一下,淑贵妃说就是想要透透气,就这样传了轿辇。
  到了御花园,贵妃娘娘脸色好了许多,喂了一会儿鱼,准备回宫的时候,碰上十六公主带人放风筝,可是当时风向突变,那风筝突然就落下,直接砸在淑贵妃等人的身上。
  淑贵妃受惊滑道,当即腹痛难忍,长春宫的人将淑贵妃赶紧送回长春宫,这边又请御医过去诊治的,小的正巧路上遇到,就被打发过来报信。”
  周恒瞪大眼睛,这位淑贵妃虽然年纪小,那可是无子就被封为贵妃,显而易见这是多大的殊荣,家世背景和皇帝的喜爱,都有很重的分量。
  当初他们回京的宴会上,淑贵妃亮相,那时候不过四个多月的身孕,算算现在可不是八个月的身孕了。
  也不知今日太医院是谁值守,惊吓之后的问题太多,不生还好,如若出生九成难产。
  皇帝一挥袖子,方纪中赶紧扶着皇帝走下来。
  “你起来说,太医院谁去了?”
  “回禀陛下,今日当值的是彭玉山彭御医。”
  皇帝眯起眼,“小十六放个风筝,怎么就砸了那么多人?”
  周恒一挑眉,刚刚自己还真没注意。
  确实啊,一个小风筝能砸了淑贵妃还有她带着的众人,这简直有些牵强,难道是故意碰瓷?
  小太监吓了一跳,赶紧伏在地上。
  “陛下明鉴,那风筝是一头蜈蚣的形状,有十几丈长,上面都是竹子编制的骨骼,非常沉重,这个是奴婢亲眼所见,贵妃娘娘身边的很多人都受伤了,管事姑姑头都被砸破了。”
  方纪中一怔,赶紧凑近皇帝,扶着皇帝低声说道:
  “陛下别急,老奴这就派人去御花园,将这些人控制起来,十六公主也先找个地方安置,等候陛下问询,老奴先陪着您去长春宫看看吧?”
  皇帝赶紧点头,显然他现在有些慌乱了,抓着方纪中的手就要往出走,周恒这个时候赶紧抱拳。
  “陛下,要不臣也跟着过去看看吧?”
  皇帝赶紧摆手,显然刚才都忘记这一茬了。
  “快,周爱卿跟着朕一同过去,传轿辇......算了,不用传走着去快点儿。”
  周恒微微垂眸眯起眼,快步跟上皇帝的步伐,几个人大步流星朝着后宫走去。
  皇帝薄情,能如此担忧淑贵妃,一个是老来得子,再者这个淑贵妃在皇帝的心中,绝对有着不同凡响的地位。
  很快几人来到长春宫,这里距离皇帝的养心殿并不远,刚走进院子,就听到淑贵妃的呼喊声。
  皇帝眉头紧锁,更加快脚步。
  一进来,周围人看到皇帝全都跪倒在地,一个身着粉色宫装的姑娘,赶紧擦拭了脸上的泪痕,战战兢兢地跪着转身,匍匐在地上。
  “父皇,儿臣不是故意的......”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皇帝已经一脚踹过来,那姑娘直接翻滚出去,半天都没有爬起来,周恒看得真切,这一脚相当狠,直接踹在那姑娘的胸口。
  如此态度,还有那姑娘口中的称呼,不用说周恒也猜到此人的身份。
  这一定就是十六公主,如若自己记忆不错,这位十六公主是皇后最小的女儿,这态度足以看得出,皇帝对皇后有多不待见。
  周恒赶紧垂下头,集中注意力跟着皇帝朝里面走去,那位十六公主,此刻已经爬起来,不过头发散乱,唇角还挂着血迹,脸上惨白惨白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晕倒般。
  周恒甩甩头,让自己尽量不要走神儿,快速跟着皇帝进入长春宫,到了门前正好见到彭玉山从里面听到动静出来。
  彭玉山抬眼看到皇帝,还有身后的周恒瞬间脸上带着期许的神色。
  “臣拜见陛下。”
  皇帝一摆手,“快跟朕说说,淑贵妃怎么样了?”
  彭玉山摇摇头,脸上全是担忧的神色。
  “淑贵妃动了胎气,出血甚多,保胎是做不到了,此刻要尽快生产,不过臣刚刚诊脉,结合医女的初诊,发现淑贵妃这一胎因未到时日,此刻还是臀位,如此生产母子容易俱损,要不还是请周院判看一下吧?”
  皇帝听到臀位两个字,瞬间脚下一软,他活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
  宫中的女子也偶有臀位生产的,不过没一个活下来,这就是催命符。
  尤其是还不足月,都说七活八不活,这八个月的胎儿,加上臀位,淑贵妃的命岂不是要不保?
  周恒一伸手,在后面扶住皇帝。
  这时候方纪中也走了过来,眼神中全是担忧的神色,周恒倒是极为淡定,见方纪中过来这才松手,朝着皇帝微微躬身说道:
  “陛下,让微臣看一下吧?”
  皇帝摆摆手,此刻已经说不出什么,不过看向周恒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期许,毕竟周恒那样不同,他能制药,能研究古往今来都没有的新药,这样的人他愿意诊治,至少说明淑贵妃有救。
  “去......快去看看淑贵妃,朕要你不惜一切代价就她......哪怕......哪怕皇嗣不保,朕也要你保住她的性命......”
  皇帝此言声音不大,只有周恒和旁边的方纪中能听见,这样的吩咐,让周恒还是有些意外,一个如此阴险多疑的皇帝,能有如此真性情的一面,着实让人咋舌。
  周恒没耽搁,赶紧迈步进入殿内。
  彭玉山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周恒也一同进去,毕竟此刻周恒就这样空手来的,想要治疗或者打下手至少自己能帮上一些。
  彭玉山凑近周恒,压低声音。
  “周院判,刚刚陛下面前我没敢说,这淑贵妃已经昏厥过去两次,气血逆行,尺脉转急,如切绳转珠,医女禀报是臀位,宫口开了有四指,此刻胎儿露出来一只脚在外。”
  周恒一怔,原本臀位生产就是禁忌中的禁忌,此刻竟然出来一只脚,显然这是单足位。
  如此胎位就好像一个做了一字马的人,抱着自己的一条腿蜷缩在子宫里面,而另一条腿此刻已经伸出子宫外。
  一般临床上如若这个体位生产,很多时候都是胎死腹中或者是引产的时候容易见到。
  真正顺产产妇,很少能见到胎儿有如此体位的情况,此刻如若不采取措施,那就是个死,一尸两命。
  从出事儿,到现在他们过来,最多不过两刻钟的时间。
  如此短的时间,宫口就开了四指,这要是在普通情况下,没有感觉到宫口开四指,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
  显然这位淑贵妃并不是单单因为冲撞和惊吓,之前已经有了早产的迹象,只是情况轻微,并不容易发现。
  周恒看向彭玉山,微微叹息一声,看来今天卷入此事当中是无法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