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四百二十九章:有杀气

第四百二十九章:有杀气


  方纪中笑了,凑近周恒,目光从周恒的脸上,落到他手上的纸袋。
  “咱家就是来传召周院判的,陛下说了请您进去,不过咱家给您提个醒,这陛下似乎看完折子有些疲累了。”
  周恒只是垂下眼眸,并没有多说话,他非常清楚,这些话只是给自己打一个预防针,皇帝累了所以让自己等得久,自然心情不好,万事小心,该说的不该说的过过脑子。
  “多谢方公公提醒!”
  方纪中躬身,“周院判客气了,请随咱家进来吧!”
  说完引着周恒进了养心殿,二人走到御书案前,皇帝还是抱着一本折子看着,周恒跪倒见礼。
  “太医院周恒叩见陛下!”
  皇帝抬眼看看地上的周恒,晃悠了一下脖子,方纪中赶紧过去,给皇帝揉捏起来,皇帝微微眯着眼睛。
  “你手上轻点儿,朕的脖子酸疼的厉害。”
  “是,陛下着实累了,颈酸眼花,还是休息一下吧!”
  皇帝摆摆手。
  “行了,周爱卿起来吧!”
  周恒这才站起身,抬眼看看皇帝,看来皇帝没有怎么生气,周恒这才说道:
  “要不臣给陛下针灸一下,总是低头,时间长了颈部的血液循环不好,容易脑供血不足,再者颈部的生理弯曲一直僵着,自然周围酸疼。”
  皇帝摆摆手,“彭玉山给朕针灸了,不过效果不大,还不如方伴伴揉捏一下舒服!”
  周恒看了一眼手中的纸袋,再度看向皇帝。
  “要不然让臣试试,这个每个人手法不同,同样一道菜,一个人做出来一个口味,有的好吃有的不好吃,试试总无妨的吧?”
  皇帝抬眼盯着周恒数秒,随即笑了一下。
  “行了,过来吧你给朕弄弄,朕瞧着你也没带银针,就徒手来吗?”
  周恒走到近前,方纪中赶紧给周恒让出位置,周恒将纸袋双手举到方纪中面前。
  “劳烦方公公帮着拿一下,这个一会儿要和陛下汇报,如若放在地上实在不敬。”
  不等方纪中同意,周恒转身一脸笑容地看向皇帝。
  “陛下放心,医者身上一定准备周全。”
  说着,伸手在袖子里面一摸,瞬间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是银制的,雕刻精美,按住边缘,啪一下盖子自动翻转开。
  那盒子里面盖子上装着的是棉花,而另一面直接是密密麻麻的银针,周围标记着号码。
  皇帝一看,瞬间嘴角上翘。
  “周爱卿的零碎儿真多,这身上跟百宝箱似得,你让朕开开眼,说说看你身上还有啥?”
  周恒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又伸手摸向另一面,又是一个不大的盒子,随后掀开袍子在腿上解下来一个带扣子的皮袋子,里面全是各种简单的手术器械。
  皇帝这回瞪大眼睛,刚才只是猜测,没想到周恒身上竟然真的有这么多东西,看到那手术刀,皇帝微微眯起眼睛。
  方纪中直接凑过来,指着手术刀呀了一声。
  “呀,周院判你身上怎么戴着凶器?”
  周恒就知道,这东西拿出来,一定有人会这么说,他朝着皇帝拱手施礼。
  “陛下明鉴,这都是臣吃饭的家伙,再者凡是找到臣的都是救命的营生,有时候路上遇到什么事儿,能见死不救吗?所以臣才让人打造了这些东西,医者仁心,这是祖父教臣为医之本,臣不敢忘却。”
  皇帝朝着方纪中摆摆手。
  “方伴伴别一惊一乍的,那刀都没有手指长,不过是治病的工具,你嚷嚷什么?”
  方纪中赶紧赔笑脸认罪,朝着脸颊轻轻拍了一下。
  “瞧老奴这个眼神,惊着陛下了,请陛下赎罪!”
  皇帝摆摆手,“行了,收起来吧给朕施针,还是揉捏抓紧弄弄,这脖子酸疼的难受。”
  周恒上前,快速消毒银针,颈部头顶,一呼一吸之间,二十几根银针已经刺入皇帝的体内,揉捻弹拨所有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游走在每个针尾。
  皇帝已经闭上眼,不多时鬓边已经见汗。
  方纪中瞪大了眼睛,他一直一来都觉得周恒只不过是擅长伤科还有制药,都是讨巧的营生,没想到这回只是几根银针,竟然让陛下有这么厉害的反映。
  不过瞧着皇帝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展,似乎唇角也微微上扬,这显然是非常舒服了,方纪中也没上前打扰。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周恒起针,随着酒精棉球擦拭了针刺的部位,周恒简单按摩几下,随后就退到一侧。
  皇帝还在意犹未尽地等着,发现身后没了动作,这才张开眼,看向周恒。
  “完了?”
  周恒微微颔首,脸上有些疑惑地问道:
  “陛下可是还不舒服?”
  皇帝这会儿似乎才仔细感觉了一下,站起身晃了晃脖子,来回还走了几步,惊讶地看向旁边的方纪中。
  “竟然不疼了,这个也太神奇了,之前朕也施针过,为何没有这般效果,周恒你是不是有所保留没有仔细传授啊?!”
  周恒心里飘过一万头草泥马,这狗皇帝还能不能要点脸?
  哦,治病还是错了,不过他还是显得有些惊慌地跪倒在地。
  “陛下明鉴,臣说过,臣传授技艺是真心传授,这如同做菜一样,即便得到菜谱,能将菜的味道表达的淋漓尽致之人,也寥寥无几,医学一途更是如此,而用药就不会如此。”
  皇帝眯起眼,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周恒竟然能反应到这个上面来。
  不过仔细想想确实如此,施针按摩这个不是精准教学,而用药不一样,都是成药,只要吃上无论医术是否好,效果瞬间达到,这也是周恒一直追求的吧!
  “朕现在才明白,你一直以来要推广制药的原因,你是希望规范各种病症用药的方式,这样一来即便医术有限,只要按照症状应用药物,对于救治病患来说,也是极大的提高。”
  周恒赶紧躬身施礼。
  “陛下圣明!臣的心思陛下都看穿了,其实臣想的很简单,就是希望穷人也看得起病,吃得起药,不至于找什么道士烧纸符咒治病。
  我大梁国的百姓寿命长了,身体康健,这就是生产力,更能够保家卫国,陛下可知,在穷乡僻壤,普通百姓的孩子,家中有七八个孩子能有一半活着到长大就不错了。
  如若这些人都成活,也都能劳作,并且能活到五六十岁,陛下怎会再担心陕甘宁的人烟稀少,没有百姓耕作?”
  皇帝怔住了,他没有想到周恒能从诊治用药上扯到人口的问题,不过仔细想想,周恒说得确实没错。
  一个大夫,能由制药想到如此深远,让皇帝着实有些惊讶。
  难得没有猜忌,目光炽热地看向周恒。
  “你说得对,能思虑的如此周全,可见你确实用心了,来吧将你准备的东西给朕看看。”
  周恒眨眨眼,这意思就是皇帝准备直接全担待了呗?
  想到这里,没有一刻停顿,抓紧将纸袋打开,里面的合同拿出来双手递到皇帝面前。
  皇帝接过来看了一遍,期间瞥了周恒两眼,脸上的笑容并未减淡,这两眼意味深长。
  周恒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皇帝这是啥意思?
  就在这时,皇帝咳了一声,周恒一哆嗦,怎么感觉有杀气?
  还未等周恒跪下认怂,一个小太监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方纪中赶紧冲过去,脸上都是担忧的训斥了一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小太监扑通一下跪倒,脸色惨白语无伦次地说道:
  “刚刚长春宫的人来报,淑贵妃娘娘腹痛难忍似乎......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