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四百一十七章:我要的是诚意

第四百一十七章:我要的是诚意

    刘秀儿惊讶地看向周恒,她刚才光顾着震惊,并没有想这么多,此刻经周恒如此一分析,直接吓得她说不出话。
  
      邹毅柟更是直接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
  
      如若按照周恒的说法,这事儿传出去,别说是他,就是太医院别的御医都会受到影响。
  
      要知道太医院的御医,为什么子承父业后增加了这么多的人,都没有极度扩张,就是很多妃嫔或者大臣没有诊治得力,负责诊治的御医也受到牵连,可以说御医绝对是个高危职业。
  
      能像周恒这样,尽力反抗的,邹毅柟没看到过,他还拽着他们一起回到办公室,邹毅柟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
  
      看向周恒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周院判,不要因为我们跟徐阁老发生冲突,道不道歉都无所谓了。记得父亲说过三十多年前,太医院原来有个御医叫陈嗣诚,他被派去给车骑将军诊治外伤。
  
      估计治疗的时候弄疼了车骑将军,被他一剑砍在头上,他亏着动作快,稍微侧头的瞬间耳朵就没了,刀直接砍在锁骨上。
  
      之后人虽然没死,先皇知晓后也没有问责车骑将军,只是训斥了两句,那位御医陈嗣诚,总是被武将刁难,家中也不得安宁,最后服毒自尽了。”
  
      周恒吸了一口寒气,他知晓大夫的社会地位不高,可没想到御医也会如此,看来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行了,别感慨,今天的事儿,大不了我们不理会,再者世子已经进宫禀告过这里的情形,不要太担心。”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周恒带着警惕地问道:
  
      “谁?”
  
      “徐景凯打扰一下周院判。”
  
      听到这个名字,周恒才稍微放松一些,朝着走到门口的邹毅柟微微颔首,办公室的门打开,只有徐景凯一个人站在门前。
  
      他朝着周恒微微颔首,这才走进来,周恒没说话,看向徐景凯。
  
      “周院判,刚刚父亲多有冒犯,不过念在他担心瑾焕的身体,还望周院判多多海涵。”
  
      周恒没说话,刘秀儿赶紧站到周恒身侧,轻轻拽住他的衣袖。
  
      周恒笑着拍拍刘秀儿的手,他知道刘秀儿是担心自己,希望这事儿不要追究,可是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道歉的事儿你们想通了再过来,徐瑾焕我们还是会正常救治,交了费用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徐景凯让开门口的位置,身后跟着进来一个人,那人动作非常慢,似乎犹豫不决。
  
      周恒一看,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徐瑾焕的父亲徐景怀,正是打刘秀儿那人。
  
      此人进来,徐景凯赶紧介绍道:
  
      “我三哥说了,今日之事,是因他那日控制不住情绪而起,还是要他来道歉更合适。”
  
      周恒他们三人都没有说话,看向徐景怀,而徐景怀正了正帽子,站到刘秀儿面前,端端正正地三鞠躬。
  
      “徐某妄为了,那日确实因为刘大夫女子的身份,多有鄙夷,今日听五弟介绍,才知你们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徐某小人之心,徐某在这里郑重的给刘大夫道歉,请原谅徐某的无知狭隘,刘大夫对不起。”
  
      随着这句话,徐景怀倒是没有什么做作或者等着刘秀儿婉拒的意思,撩起衣袍直接跪下,作势要磕头赔罪。
  
      刘秀儿赶紧侧身看向周恒,周恒走过来,这个态度还是可以的,早这样不就完了。
  
      “您快快请起,我们要的不过是一句道歉而已,秀儿虽然是女子,但她的医术不输普通男子,一面在倾力救治你的儿子,回头就被病患家属打了,换做你心里是不是觉得凄凉委屈,我们需求的就是一份将心比心的理解,仅此而已。”
  
      周恒这句话让徐景怀和徐景凯汗颜,二人再度看向邹毅柟,躬身施礼。
  
      “还要给邹御医道歉,瑾焕这孩子被我们惯坏了,加上醒来真的有些懵,还请邹御医海涵多多包涵,您治疗所需的费用还有药物,我们徐家出。”
  
      邹御医摆摆手,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是第一次被患者家属如此对待,脸上带着不知所措。
  
      “没事,没事了!周院判已经帮我缝合了伤口,现在没那么疼。”
  
      人与人就是这样,一旦将最尴尬的事儿说出口,后面的内容似乎无需怎么困难,一切都容易许多。
  
      徐景怀叹息一声,“子不教父之过,都是我这个父亲管教不严,刚刚我听老五说了,我们家为什么男孩儿不能留下的原因,现在仔细想想确实如此,还要感谢周院判帮我们解惑。
  
      我父亲刚才也非常感慨,不知道是这样的原因,如若早些认识您,我们家早夭的那几个孩子岂不是能活下来了?”
  
      周恒微微颔首,“这个能发现也是机缘巧合,不过自今日起,徐瑾焕的饮食里面就不要出现谷物了,虽然口舌之欲被禁止,可对身体更好,之后你们家族如若有人生子,都延长母乳的喂养时间,然后添加蔬菜肉蛋,不要吃谷物,这样就不会出现早夭了。”
  
      徐景怀点点头,“父亲刚刚也是如此说的,正巧我五弟媳有孕了,之后生产还请周院判照付。”
  
      周恒笑了起来,抬眼看向刘秀儿。
  
      “这个你还真得要跟刘大夫约一下,妇产科刘大夫是回春堂最厉害的大夫,在清平县我们就开展刨宫产手术,在京城接生的难产孕妇超过五十名。”
  
      这俩人都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周恒的意思,人家说的是难产孕妇接生了近五十名,正常的就不算了,这回春堂才开了多久,小半年的时间,这个绝对厉害了。
  
      徐景怀赶紧施礼,“哎,真的是无法想想,刘大夫的医术竟然如此高深,还望刘大夫今后能帮着照拂一二。”
  
      刘秀儿倒是没有多想,朝着徐景怀抬抬手。
  
      “您不用这么客气,回春堂就是医馆,为的就是治病救人,如若您夫人已经够四个月了,就来回春堂一趟,我帮着她看一下,说一些注意事项,还有饮食的禁忌。”
  
      徐景凯脸上带着一丝尴尬,“那个刘大夫可以上门吗?要不我们派车请您去家里给我夫人瞧一瞧如何?”
  
      刘秀儿笑了,“你们不知晓,这里有各种设备、药物和诊床,来这里检查比在家里更为仔细,我们需要从体重到腰围胸围的发育,给与相应的指导,这个指导有饮食的、有运动的、有卫生方面的,这里能更加舒适,只要您夫人来过一次就知晓了。”
  
      听刘秀儿如此一说,那徐景凯有些动心了,因为这些虽然不知道是啥意思,不过听着似乎比在家里好了不是一点儿半点。
  
      “行,那我明日就带着夫人来检查,她已经快五个月了,天天被几个婆子看着躺在床上,说自己要闷死了,正好带着她出来散散心。”
  
      刘秀儿不失礼貌地笑笑,“想要养育聪明健康的孩子,饮食运动心情一个都不能少,别说成天躺在床上,您躺床上十日试试,两日都坚持不下来,这样哪是养胎,整个人都脾气暴躁心情抑郁,孩子怎么能养好?”
  
      徐景怀和徐景凯都正色地点点头,原本真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听了刘秀儿的话,似乎非常有道理,就是谁成天躺着能舒服,心里烦的恨不得骂人,这样孩子怎么能好。
  
      徐景凯赶紧施礼,这徐家的人里面,这个人算是最为明事理的一个。
  
      “受教了,不说不知道,看来想要孕育好胎儿也是一门学问,还是非常重要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