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四百零九章:打架吗?

第四百零九章:打架吗?


  瞬间朱筠墨怔住了,崔嬷嬷没再多说,转身走了。
  朱筠墨脑子里,将崔嬷嬷的话反反复复想了数遍,说的对啊,为什么这小子受伤,第一时间不是将他送回家叫御医,而是送到回春堂?
  听周恒说的意思,那几个送他来的人,似乎没有熟识的。
  至于这个刘院判,自是不必说了,医术如何不作评判,人品就不过关,母妃当年的惨死,总觉得和他脱不了干系。
  而徐家,这个就不好说了,看来回去后要好好调查一番。
  想到这里,朱筠墨赶紧出了慈宁宫,跳上车直接走了。
  出了宫门,薛老大将车子停下,挑起帘子将一块金属牌子还给朱筠墨,随即看向他。
  “世子,我们要去何处?”
  朱筠墨想了一下,微微眯起眼。
  “先送我去世子府,有些事儿要安排一下。”
  薛老大眨眨眼,看着朱筠墨难得硬气的目光,顿时来了一丝兴趣。
  “打架吗?”
  朱筠墨一瞪眼,“打什么架,你哪只眼看我像是要打架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要查几件事儿,总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是吧。”
  ......
  徐家。
  徐景怀垂手站着,老头徐缙绶抓着椅子扶手,用力拍了几下。
  “跪下,老三你可知错?”
  徐景怀规规矩矩跪在地上,脸上都是不服气,不过见到徐缙绶如此生气,瞬间也蔫儿了。
  “儿子知错了,不该在那医馆控制不住脾气......”
  徐缙绶一摆手,“再想,说的不是这个!”
  徐景怀眼睛扫了一眼旁边,几个兄弟都在身侧,都互相看着,一瞬间没明白老头的意思。
  恍惚间,其中一个脸上仿佛恍悟,垂头用袖子挡住脸,朝着徐景怀递眼色,比划了半天徐景怀这才明白,赶紧朝着徐缙绶磕头说道:
  “父亲是说,瑾焕出去骑马的事儿吧,此事我真的不知道,今日本是他休息之日,刚刚练习过十则策论,说是要出去踏青,我让小厮跟着去了,没想到他们惊然一起去狩猎......”
  徐缙绶一抬手,制止了徐景怀的话。
  “我徐缙绶一生桃李天下,学生遍布朝野,自认为没有愧对祖宗,更没有枉顾学识,有你们五个儿子,父慈子孝尽享天伦,可是不知为何第三代,竟然只有瑾焕一个男丁,剩下的不是女娃,就是生下来就早夭。
  至于瑾焕,更是完全不似你们几个,个性乖张,任意妄为,总是喜欢结交那些世家子,成日虽然跟着读书,可诗作和文章皆平平,这些我们都忍了。
  可这回,他偷偷跑出去,还又遭此横祸,你说你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难道这就是你作为一个父亲的回答?”
  徐景怀傻眼了,赶紧匍匐在地上。
  “父亲勿要动怒,千错万错都是景怀的错处,求父亲责罚!”
  徐缙绶一阵的无力感,扶着扶手身子靠后,叹息一声摆摆手。
  “别让老夫责罚,现在第一要务是救活瑾焕,经历此事,让老夫也想明白了,不能如此等着,之前挑选的女子,不是不分伯仲嘛?那就都娶回来,算是给瑾焕冲喜。”
  徐景怀一怔,抬眼惊讶地看向徐缙绶,之前那两个推荐的,都是朝中重臣的嫡女,身份样貌样样不差,如若都收进来,岂不是要一个是妻一个是妾?
  “父亲,这两家一位是侍读学士王钰舸的六女儿,另一位是少詹士何云章的次女,两位小姐都是通晓诗词歌赋,长相身份也都不俗,选一个成亲倒是没问题,可如若一下子两个都娶进门,这不是遭人非议?”
  徐缙绶一摆手,“你不要管,此事老夫已经命人过去问了,我徐家情况不同,经此一事,如若瑾焕能够逃过一劫,我也不想着别的,只希望能瑾焕能多生养几个,能让老夫也承欢膝下。”
  徐景怀赶紧回头看向几个兄弟,不过那几个没人过来帮着说话,毕竟知晓父亲最担心的是什么,这三十年中,家中一个个女孩呱呱坠地,带来的没有欢乐全都是耻辱。
  一时间,徐景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快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徐景怀赶紧给徐缙绶施礼。
  “老爷,宁王府的闻氏带着小公子朱孝昶求见。”
  徐缙绶抬手捋顺了一下胡须,看了一眼徐景怀。
  “你先起来吧,请他们母子进来。”
  徐景怀站起身,一脸的不解。
  “父亲,这宁王府与我们徐家素来没有瓜葛,今日闻氏来咱们家干嘛?”
  徐缙绶微微抬起头,虽然生气,但这个儿子还是最像自己的,微微眯起眼看向远处。
  “之前闻家老三倒是递过帖子,说是要带着朱孝昶过来拜师,已经来过两次,为父都没有见,没想到这次竟然第三次登门,诚意倒是十足。”
  “三请?这是作秀,还是真的仰慕父亲的才学?”
  徐景怀一脸的惊讶,侧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徐缙绶眉头紧蹙,看向徐景怀。
  “你怎么如此揣测人心,他父亲原世子朱筠澹,为父与其也有半师之谊,他舅公亦是如此,这孩子应该是个聪慧的,不然也不会成为太学魁首,只是最近时运不济。”
  徐景怀没再说话,因为眼睛余光已经看到管家引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闻氏穿着朴素,似乎是因为之前案子的事儿,整个人瘦了好多,看着一副弱风扶柳的柔弱样子,态度非常的诚恳,距离很远,就拽着朱孝昶跪在地上开始见礼。
  徐缙绶赶紧摆手,“快快起来,老夫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翁,早已不在朝野,你何必三番两次来我徐家?”
  闻氏抬眼看向徐缙绶,朝着管家伸手制止,随即认真地再度施礼,眸光微微垂下。
  “徐阁老不要如此谦逊,我知晓您曾经提点过孝昶的父亲,虽然没有拜入您的门下,但是诗词造诣之上,受您恩惠颇深,今日前来,有两个事儿想与徐阁老商议。
  其一是,我想让朱孝昶拜入徐阁老门下,他之前的事儿您估计也知晓一些,自从我嫁入宁王府,灾祸不断。
  我只是不想夫君留下的骨肉遭人白眼,我希望他能凭借自己的才学博得一片属于他的前程,即便有什么诅咒还是苦难,都留给我承担好了!”
  说到这里,闻氏眼角已经有些湿润,不过她只是微微仰起头,盯着徐缙绶的眼睛,目光清明,没有一丝退缩。
  徐缙绶倒是觉得意外,看了一眼闻氏身侧的朱孝昶。
  “你抬起头来,让老夫看看。”
  朱孝昶倒是乖巧,赶紧叩首,随即抬起头,闻氏长得大气,即便年过三十,看着也是眉目如画,朱孝昶非常像她,不过更加的俊朗英气一些。
  徐缙绶感慨地点点头,“想当年,世子朱筠澹参加诗会,老夫就在诗会上见到他的,没想到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你父亲当年比你此刻要年长一些,十七八岁的样子,岁月催人老啊,快起来孩子!”
  朱孝昶看了一眼闻氏,见闻氏并没有起身,更没有发话,朱孝昶也没有起来,只是脸上带着惶恐。
  徐缙绶看到更加的喜欢,如此有礼节的年轻人真的少之又少。
  “行了,你们娘俩都起来吧,跟老夫说说,今天来的第二件事儿是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