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四百零二章:我要刘院判

第四百零二章:我要刘院判


  一阵吩咐,有人赶紧给周恒准备了注射器,黄德胜已经将伤者的衣衫剪开,消毒后铺上孔巾,抬手顺着肋骨按压了一遍,他的眉头更加紧锁。
  “师尊,此人左侧的肋骨断了六根,有些骨擦音明显,有两根能感觉到已经完全粉碎,看着这个样子,已经刺穿了肺部。”
  周恒点点头,此刻想要救治此人,就要尽快止血,北山研究所新研制的止血药倒是可以使用,不过必须进行胸外手术,缝合受损的肺部,而头部暂时不能开颅,只能进行药物控制。
  毕竟这里的条件不允许,没有各种监控设备,如若贸贸然进行开颅,和盲切没差别,好的结果是植物人或是痴傻,不好的结果连手术台都有可能下不来。
  这样的结果,不是你努力就可以做到的,所以必须等家人过来才能决定施救方案,那红衣小子还如此蛮横。
  周恒深吸一口气,“现在尽力维持生命体征,开路保持加压输液保证体液,我找血气胸的位置,尽力保证他的呼吸顺畅。”
  随着周恒的话,很多人都跟着动了起来,小六子已经开始找血管,黄德胜顺着肋骨的方向,开始寻找骨折点。
  周恒死死盯着患者的胸廓,看到出血的第七肋骨位置,微微眯起眼,这里虽然在出血,也亏着有这样的外方口,不然出血全部流入肺部,那这人都坚持不到医馆,路上恐怕就挂了。
  见黄德胜要止血,周恒赶紧伸手抓住他。
  “不能局部止血,如若现在止血更危险,止血药用上,等待家属过来,你去准备好手术告知书,并且下一个病危通知书。”
  听周恒如此一说,那个一身红衣的李啸弦不干了,甩开给他处置手上伤口的大夫,腾一下站起身窜到周恒身侧,一把扯住周恒的手臂。
  “这不行,你现在就要救治。”
  周恒抬眼看向他。
  “病患此刻情况危急,我们救治有两种方向,这个需要家属拿主意,毕竟两种选择的后果截然不同,我们需要家属的授权,你不是家属无法做主,请耐心等待一下。”
  李啸弦嘎巴嘎巴嘴,想要接着争辩,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确实没有立场,抿紧唇看了一眼门口,似乎在辨别伤者的家人是否来了,这才回身看向周恒。
  没等他说话,周恒先问道:
  “你别着急,跟我说说你们这是从哪儿回来,他是怎么受伤的,从受伤到我们这里一共走了多久,想的越仔细越好。”
  李啸弦一顿,随即看向另一个他们一起的小公子。
  “这不是开春了,我们去西郊马场打野味,不知是什么东西窜出来,伤了徐瑾焕的猎狗,一瞬间这些猎狗都乱了,疯了似得乱窜。
  徐瑾焕的马也在这两个时候被误伤了,马匹受惊,跟狗群一起疯跑起来,我紧跟着他,发现不对赶紧追过去,随后我的马冲下山的时候绊了一下,我直接摔下马,后面他们也没好到哪去。
  不过徐瑾焕更是被马带着跑出去更远,整个人被抛出去摔在一块石头上,也不知道是否被什么东西咬伤了,还是怎样,我们赶紧拦了一辆车子送他来回春堂,总共走了小半个时辰。”
  周恒点点头,受惊摔伤,这些怎么听着如此耳熟,侧头看了一下李啸弦。
  “那马死了?”
  “死了。”
  “狗呢?”
  李啸弦很像急眼,不过看着周恒认真的样子,似乎这些也非常重要,顿时没了章程,赶紧说道:
  “光顾着救人了,没注意狗如何,不过我留下小厮了,如若有活着的他们会照顾。”
  周恒点点头,就在这个时候,急诊的大门被打开,一群人瞬间冲进来,其中一个还被放在太师椅上抬进来的,看着他腿的形态,周恒赶紧避开目光,看向此人的脸。
  来的人里面,这个椅子上的老者似乎年纪最大,看着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古人能活到这个年纪绝对是高寿,看着面容与伤者有几分相似,不用说这是伤者此人的孙子之类的人了。
  果然,那位老者不断拍击着太师椅的扶手,情绪激动地嚷着。
  “快将我抬过去,大夫呢人怎么样,我孙子如何?”
  周恒拦住他们冲上来的动作,毕竟抢救室内空间比较狭小,如若这些人都进去,那里面已经会不过身来。
  “您是伤者的什么人,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救治方案。”
  老头有些激动,白色的胡子都不断的颤抖着,听了周恒的话眼睛瞪圆了喊着说道:
  “我就是他爷爷,你们怎么不救人,还要商议,有什么商议的,耽搁了病情你们负担得起吗?我孙子是我们徐家这一辈唯一的男丁,你到底什么意思?”
  周恒抬起手,这样的时候你无法跟患者家属讲道理,不过自己的意思要尽快表达。
  “我现在说一下病患的情况,病患是头部外伤胸部外伤,颅内有出血,肋骨断了七根左右,刺穿了肺部,造成肺部血气胸呼吸困难,我们已经给病患补液支持,并且进行胸部的负压处置,肺部情况得以缓解。
  想要等家属来,是要征求你们如何选择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我们现在有两个方案,第一个保守治疗,就是开胸处理骨折部位,将碎骨取出,修补破裂的肺部,不过头部外伤先观察看预后效果。
  第二种方案,就是开胸的同时,进行开颅手术,找到出血部位,取出血块进行直观的止血,不过这个手术的危险性极大,有可能活不到手术结束。
  当然不选择开颅,病患有可能也永远醒不来,颅内出血面积大压迫脑组织和神经,这人就会好像永远睡着了似得,不说不笑不醒来。”
  白胡子的老头,身上抖动的非常厉害,旁边有人要进行劝解,他伸手将那人扒拉开,死死盯着周恒。
  “你说,脑子受伤出血,要把脑子打开?”
  周恒微微颔首,“是的,你看病患撞击部位在额头,虽然外面看是一个点,但是脑子里面好像一块豆腐,稍微进行晃动,对侧也会形成冲击伤,有时候这个冲击伤比撞击造成的损伤更严重。
  他被撞击的部位在额头发际线边缘,这里大脑对应的部位管理的是人的运动区还有书写的区域,这个部位要是长时间压迫对人的损伤是不可逆的,即便有一天他醒来了,有可能心智成了一个孩童,不能走动,不能书写说话。”
  老头懵了,瞪圆了眼睛盯着周恒,他的手指抖动的厉害,朝身侧摆手。
  “这里是庸医,去太医院找御医,我要找御医给我孙子看病,快去拿着我的帖子去。”
  一个中年男子擦了一把眼泪,赶紧跪倒在老头面前。
  “爹,陛下早在去年就下旨,御医八成都在回春堂学习,这位周院判就掌管太医院,您去找来人,也不过是他的弟子,我们就信了大夫的话吧,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不想我儿子死!”
  那人说到动情的地方,直接扑通一下跪倒,如此一跪,周围的一群人全都跪在地上。
  徐老头怒了,用力拍打着扶手。
  “赶紧去找人,去找刘院判,别想着蒙我,之前他还过来给我看过腿,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