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九十章:细思极恐 感谢逍遥大佬万赏!

第三百九十章:细思极恐 感谢逍遥大佬万赏!


  周恒笑了,“如若贤王想要真心拉拢,不会如此大张旗鼓,即送了礼,又让所有人知晓,他只是让所有人觉得世子和我亲近于他。
  既然得了这样的认知,为何不收礼物,再说皇上明察秋毫,怎么能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今后别说是贤王,就是太子送礼,我们也照单全收。”
  张辅龄盯着周恒看了半晌,最后叹息一声。
  或许周恒的说辞是对的,达到目的就好,既能安抚贤王,又能让皇帝放心,这算是权宜之计。
  “算了不多想了,我只希望不要祸及家人,小女就交给你了,我先行一步,这个刘仞杰稍后我回去查,你们都不要着手。”
  周恒躬身施礼,一直以来,这也是他所不解的地方,一个御医,哪怕是医正,想要做这些,一定是受人指使。
  可终究是为什么,谁也不知道缘由,庞霄多年之前就着手调查却也没有收获,或许张辅龄能查到一二也说不准。
  “周恒恭送张大人。”
  张辅龄起身离开,并未让周恒送他,毕竟来这里已经够招摇了,如若送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人觉得他们的关系过近。
  周恒坐下,提笔写了一个方子,手术修补是不可能的,只能药物调节张紫萱此刻的状况,而适用只有外公当年的一个方子。
  刚放下笔,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朱筠墨风风火火走了进来,将门关严实这才走到周恒近前。
  “急着叫我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周恒吹了吹药方,将纸折叠好放在信封里面,递给朱筠墨。
  “两件事儿,一个是张大人的女儿需要一种药,那些百年老参都在北山,这个需要世子跑一趟,毕竟这里我脱离不开。
  至于第二件事儿,不知你是否听说,贤王的母妃昨日被晋封为皇贵妃,六公主被封为永乐公主,择日举行册封大典。”
  朱筠墨怔了怔,微微摇摇头,一屁股坐下,脸上少了刚才的紧张感。
  “我还以为啥事儿,张大人就这么一个女儿,这北山我去就行,至于宫中的事儿,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不过皇贵妃似乎从未有过,这可是形同副后,难道是要抬举贤王?不过你咋知道的?”
  周恒摇摇头,凑近朱筠墨一些说道:
  “今天早晨贤王派人去了我家,送了一些贵重的礼物,并且将此事宣扬的满城皆知。”
  朱筠墨喝了一杯茶,赶紧放下茶盏,上下看看周恒。
  这送礼周恒一贯只进不出,之前贤王就送礼了,也都是贵重的药材,甚至是市面上见不到的,还给两个孩子送了新奇的玩具,让人细思极恐。
  他们都知晓贤王心思阴沉是个笑面虎,周恒绝对不会在这上有什么问题,至于全城皆知,那就是说贤王自己做的。
  想到这个,朱筠墨瞪大眼睛看向周恒。
  “你觉得是贤王做的,这样能得到什么好处?”
  周恒眯起眼,瞥了一眼朱筠墨面前的信封。
  “虽然我们不知道是谁出手伤的张紫萱,但如此报复手段确实像太子那边的行为,毕竟之前朱孝昶的案子,是张大人断的,陈文池被贬也是因为此事,如若张辅龄大人受创,他们最为开心。
  我想皇帝也是这样想的,至于贤王故意散播送礼的事儿,就是让所有人知道,你更亲近于他,不说支持与否,至少不是太子阵营的人。”
  朱筠墨摊开双手,“送礼又不是给我,怎么将我扯进来?”
  周恒眨眨眼,看着有些犯二的朱筠墨。
  “送我不就是送给世子了,这回春堂也好北山也好,还能分出个你我?”
  朱筠墨抿紧唇,“送的什么?”
  周恒咳了一声,这会儿已经不能藏私。
  “一盒上好的珍珠,还有一盒金锭,多少我不知道,因为苏五小姐突然出现,我只能说让她代为保管,毕竟她手上拿着一把这个。”
  周恒伸食指和拇指,比划了八的形状随后,嘴巴做出砰的一个动作,朱筠墨一怔,随即警觉起来。
  “她拆箱了?这东西落在她手上,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周恒一脸的心疼,微微颔首。
  “骂名猜忌都我们担着,好处却归了苏五小姐,我们还要安抚她,哎真的是不划算的买卖。”
  朱筠墨摆摆手,“金子无所谓,给她就是了,我是说这个枪,她没说别的?”
  周恒凑到朱筠墨耳边,“我跟她说了,让你带着她去北山找个地方试试,不过这枪只能送她一把,绝对不可外泄,如若泄露出去,谁都跑不了。”
  朱筠墨赶紧将信封装起来,认真地看向周恒。
  “虽然这丫头嘴巴毒不饶人,可心地不坏,毕竟她是在大同长大的,有情意在,我正好去北山,那就约着她一起,找个没人的地方让她试一试。”
  周恒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世子还是要带着可靠的随从,北山的剧院月底就正式上演,这些还是要抓紧完成。”
  朱筠墨站起身。
  “行了,你别操心了,还有七八天的时间,我听薛老大说,想找人保护那个演反派的家伙,正好一起带过去人,我让朱三福另外找了一些身强体壮的人,稍微训练一下,在那里维持秩序,这剧院正是上演,我想一定会火爆的。”
  说完,朱筠墨没耽搁,赶紧走了。
  ......
  宁王府蔚竹堂。
  一阵砸东西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随后一声嘶吼。
  “滚,都给我滚出去,不用你们假惺惺地伺候,一个个都在嘲笑我是吧?”
  随着吼声,一众小厮快步从房间内连滚带爬的跑出来,有两个惊慌失措的没瞧见门前站着许多人,直接撞在一个妇人的身上。
  看清这些人,那几个小厮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瞬间跪了一地。
  “夫人赎罪,夫人饶命,小的不是有心的。”
  闻氏身侧的妇人,抬手给说话的小子一个巴掌,将面前的人踢开,未等接下来的动作,闻氏已经垂眸说话。
  “好了,这院子里的人都发卖了吧,一个个伺候的不周到,也不用留下,找人牙子贱卖就行。”
  一众小厮跪地求饶,不过片刻,涌上来一群人,将这些小厮都带走了。
  那妇人扶着闻氏,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
  “小姐,这小少爷要是知道了,会不会......”
  闻氏脸上全是决绝的表情,脸颊比之前瘦了一大圈,眼角细碎的皱纹已经显现。
  “管不了这么多,他现在如若颓废下去,只能让京城的人笑话,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没死他就不可以垮掉,荣妈扶我进去。”
  闻氏摆摆手,让后面的人都外面等着,手搭在这位荣妈的手上,缓步朝蔚竹堂走去。
  一进门,面前飞过来一个东西,荣妈似乎习以为常,赶紧伸手抱住,看了一眼手中的彩绘梅瓶松了口气,将梅瓶放在桌子上。
  朱孝昶此时正举着另一个梅瓶,看到进来的闻氏,瞬间停住了动作,盯着闻氏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还是倔强的没有放下梅瓶。
  荣妈赶紧走过去,想要接过来梅瓶。
  “小少爷快将瓶子给奴婢,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坐下来,跟你母亲好好谈一下!”
  朱孝昶一闪身,差点儿将荣妈推倒,手中还是倔强地抱着瓶子。
  “不要告诉我需要怎么做,我自是知晓,我不是木偶,不需要你们帮我做所有的决定,如若不是你们打了冬梅,会有今天的局面?我如今在京城,就是一只老鼠,名声已经臭了,还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