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八十五章:古墓珍珠

第三百八十五章:古墓珍珠


  方纪忠赶紧凑近皇帝。
  “陈庆大人祖籍就是白岩村,不过据说这个村子最早不叫这个名字,它叫郭家庄,似乎是郭姓的人一夜之间死光了,所以才有人提议改名字。”
  “那为何叫白岩村?”
  方纪忠摇摇头,“这个就不清楚了,老奴曾经找人打听过,现在白岩村以及那周边都是陈家在打理,现在算起来,也有快三十年了。”
  皇帝点点头,上下看看方纪忠。
  “方伴伴,朕的几个孩子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你觉得谁可堪当大任?”
  方纪忠苦笑着跪倒,摊开双手说道:
  “陛下都为难,老奴更是看不懂,不过这几个皇子,都是您的骨肉,老奴就是个肤浅的凡胎俗子,就觉得陛下能万万岁,这些皇子也都能好好孝顺着,如此一来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你起来,朕就这么一问,你自幼跟着朕,这份情谊朕知晓。只是太子似乎太顺风顺水了,竟然当朕不知道,在眼皮底下搞这些阴谋诡计,着实可恨。
  皇后更是如此,虽然看着什么都不管,整天吃斋念佛,让娴妃她们管理后宫,实则什么事儿没有她的影子?朕不过是看在曹太师去世不久,她心绪难平,所以才多有忍让,真的当朕死了不成?”
  方纪忠大气儿都不敢喘,只是低着头没说话。
  皇帝站起身,来回走了几步,看看方纪忠吩咐道:
  “着人去查一下,这白岩村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另外娴妃的位分也着实该进一进了,通知内务府,准备册封娴妃为皇贵妃,六公主为永乐公主,宣旨六宫,择日行册封大典。”
  方纪忠跪地称是,赶紧转身出了东暖阁,外面初春的冷风一吹,他才感觉到后背的凉意,几个小太监赶紧凑上来等候差遣。
  “干爷,可是要吩咐小的做什么?”
  方纪忠点点头,“你们四个在这里守着陛下,如若没有什么要务,不要影响陛下批折子,你们四个跟咱家去内务府走一趟。”
  .......
  翌日,周恒刚起身,薛老大就推门进来了。
  他可不会像屈子平那样有礼貌,推门进来将热水放下,抱着一摞衣服放在周恒面前。
  周恒上下看看,一脸的疑惑。
  “不年不节的,穿这样的锦衣做什么?”
  薛老大这才不情愿地说道:“屈子平让我抓紧叫你起,说是贤王府里来人了,就是上次过来送礼的那个小子,叫什么魏。”
  周恒一怔,回想了一下。
  “长史魏思文?”
  薛老大一拍手,“对就是这个名字,屈子平将这些东西交给我,并让我问问你见不见?”
  周恒点点头,“你去请人进来吧,见一下不妨事。”
  薛老大赶紧出去了,周恒换上衣衫,洗漱完毕,赶紧朝着前院儿正厅走去。
  屈子平正在上茶,看到周恒赶紧见礼。
  坐着的那位魏思文,也赶紧起身,笑着朝周恒拱手施礼。
  “魏思文见过周院判。”
  周恒还礼,二人落座。
  “上次过年,魏长史过来正巧不在,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了。”
  “周院判客气,魏某一直仰慕周院判的医术,今日得见,没想到周院判如此年轻,让魏某汗颜。”
  周恒端起茶盏微微喝了一口,这才看向魏思文。
  “不知魏长史今日前来,可是贤王有何吩咐?”
  魏思文赶紧摆手,“贤王得了一个物件儿,觉得分外有趣,让魏某过来跑堂腿,赠与周院判。”
  说着拍拍手,随后院子中进来了两个人,抬着一个硕大的箱子放在厅中。
  魏思文起身,将箱子打开,里面是一个个锦盒。
  周恒微微眯起眼,没有动只是看向魏思文。
  “不知这是......”
  魏思文赶紧抱起一个锦盒,缓缓将其打开,里面整齐摆着六枚珍珠,米白色的珍珠各个都有鹌鹑蛋大小,浑圆没有杂色,带着淡淡的光芒,一看就是上好的珍珠。
  “据说是贤王的外祖修建堤坝的时候,无意间挖开了一个古墓,不知是否是那个皇帝的墓葬,还在古墓旁发现这个藏宝坑,并将东西送回京城,陛下之留下其中的金器,别的都送陈庆大人了。
  陈庆大人久居陕西,没让人运送回去,让人将东西送到贤王这里,贤王觉得这东西阴气过重,不过周院判善于制药,就让魏某送来,能用了就是造福百姓了。”
  周恒合上锦盒的盖子,看着魏思文笑了笑。
  送礼能有这样的口才,真的该给他鼓掌,显然昨天张辅龄入宫后,贤王得了什么好处,这算是过来表达好感的,伸手不打笑脸人,送东西没有退回去的道理。
  “那就多谢贤王的一片仁爱之心了,魏长史请坐,不知贤王和娴妃娘娘近几日可好?”
  魏思文赶紧抱拳说道:“昨日陛下已经宣告六宫,不日将给娴妃娘娘举办皇贵妃册封大典,同时还晋封六公主为永乐公主,贤王着实高兴,让魏某给周院判报个信儿,届时贤王府会设宴,请周院判务必参加,稍后魏某还要去一趟世子府,将此事禀明。”
  周恒瞥了一眼那个硕大的箱子,为了能让自己收下,贤王还真是费尽心思。
  看来皇帝这个册封是冲着太子去的,虽然是娴妃和六公主收益,可最大的受益人还是贤王。
  况且之前在北山,皇长孙还有那么一出,近来太子府可是祸事连连。
  损失了一个陈文池,闻尚书虽然没有受到牵连,却被迫抱病,皇长孙被太后嫌弃,今儿又来了这么一个消息,贤王当然要高兴。
  周恒笑了笑,“京中进来不算太平,周某还要去回春堂看望张小姐的病情,就劳烦魏长史替周某转达谢意。”
  魏思文赶紧躬身施礼,站起身走到周恒身侧,一脸的恭敬,仿佛站在他眼前的周恒,是个尚书之类的官员一般。
  “周院判言重了,魏某先行告辞,不打扰周院判的辛劳,咱们后会有期!”
  说着魏思文准备走,周恒赶紧起身叫了屈子平送客。
  薛老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厅堂,站在周恒的身后,看着地上的箱子,微微蹙眉。
  “这些东西,又是贤王送来的?”
  周恒点点头,坐下端起茶接着喝了几口,薛老大掀开箱子看了看,一脸的嫌弃。
  “那人说,这是古墓里面挖出来的,你咋就不嫌弃,这多晦气啊,我看还是别要了!”
  说着薛老大就要搬箱子,周恒吓了一跳,赶紧出声阻止。
  “你是不是傻?古墓出来的珍珠有这样成箱的,大小还如此均匀,再说你看看光泽,如若是古墓中得到的,至少不会如此光泽。”
  薛老大一听,赶紧将盒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的珍珠,果然光泽柔和,表面光滑,拿起来嗅了嗅,似乎隐隐的有股咸腥味儿。
  “有些咸腥味儿,这咋回事儿?”
  周恒走过来,瞥了一眼,将这个箱子拿起来,递给薛老大。
  随即,发现这个下面还有一个锦盒,周恒手指一顿,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贤王对送礼这事儿,绝对是研究的透透的。
  下面这个锦盒似乎比上面的还要大,周恒弯腰想要搬出来,不过这锦盒一抱,愣是没动,薛老大此刻看过来。
  “那盒珍珠也收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