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八十一章:屋顶

第三百八十一章:屋顶


  周恒快速将布条塞入掌中,因为身后就跟着一个人上来。
  张辅龄见状,也没有问话,周恒伸手要打开窗,后面跟着上来的老板赶紧吆喝。
  “官爷,官爷,这个不能开啊,我这窗如若开了,这库房里面的染料就见了光,如此一来岂不是全废了,如若您要开窗小的先让人将东西挪开如何?”
  张辅龄看了一眼这个老板,后面的衙役已经冲上来,他一抬手制止了这些人的动作。
  周恒笑了笑,“没那么麻烦,找一块巨大的布来,将窗子遮挡,这样我从这里出去,也不会有光进来不是。”
  那老板一听赶紧乐得起身去找布,张辅龄看了周恒一眼,压低声音问道。
  “你是觉得那人在这里?”
  周恒点点头,朝着外面站着的薛老大比划了一下,薛老大赶紧进来,结果那个老板送来的布帘子,将窗口挂上,如此一来二楼光线暗了下去。
  “你跟我去看看,张大人让人将布行的人仔细盘查,都分开关押,每个人都要衙役单独看守,您尤其不能下楼,我去看一下再说。”
  此时周易安带着张万询一起走过来,显然楼下已经安排妥当。
  听到周恒的话,脸上带着不解,不过周恒既然能如此说,他们也瞬间警觉起来。
  周易安点点头,“大人在此等候一下,属下这就去吩咐,劳烦张大哥照应着。”
  张辅龄知晓周恒是担忧自己,不过因为他女儿的案子,已经将周恒牵扯的够多了,此刻还要以身试险,张辅龄有些不忍。
  “周恒你小心些。”
  周恒笑了,“还是听您这么叫舒服,张大人等一下,我看看就回来。”
  说完,钻进帘子后面,薛老大已经将窗子打开,周恒站在窗口。
  平台上被人仔细清理过,有些地方抹布擦拭的痕迹还在,可惜的是没有脚印,手撑着窗台一下子跳了出去。
  薛老大一看,赶紧跟着也跳过了,看着他身高马大,不过非常的灵巧,落地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周恒站到台子上,看了一眼下方的马车,果然这个位置距离马车的直线距离最近,随即看向窗边突出的那个铁环。
  生锈的铁环上似乎也挂着一丝布料,周恒凑近一些,摘下来一些布纤维,不过无法肉眼分辨。
  装起来东西,周恒仔细打量这处平台,如若路对面有人先将车夫掳走,随后让马疯跑,如此一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发狂的马车身上,还有人来注意马车上方吗?
  那么车夫人呢?
  这铁环是做什么用的?
  薛老大见周恒不说话,他有些着急了,因为下方的马车晃了晃,马匹跺跺脚朝前走了两步。
  “公子你倒是说话啊,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吧?”
  周恒没急着说话,不知是什么东西晃眼,周恒微微眯起眼,随后回头看向铁环。
  铁环上方距离屋檐有点儿距离,如若从这里连接绳索,并没有滑轮的作用,反倒显得麻烦。
  就在仰头的瞬间,周恒发现这里的屋檐并没有突出太多,这样的设计让周恒有些诧异,不过就在他仰头的时候,发现屋檐边缘似乎有一滴液体似落非落。
  他下意识地一伸手,周恒的掌心被砸落一滴血,紫黑色的血。
  血滴砸落后,飞溅的小血滴如同毛刺般放射到周围,周恒眼睛瞪得老大,赶紧看向身侧的薛老大,朝他大吼道。
  “快上去,车夫可能在屋顶!”
  薛老大一听,纵身一窜,嗖一下跳起来老高,一把抓住屋外裸露的横梁,随后抓住屋檐,三两下跟狸猫一样,窜到楼顶上。
  周恒的声音有些大,张辅龄没按捺住,从窗口探出来问道:
  “找到人了?”
  未等周恒回答,薛老大已经拎着一个人的腰带,从屋顶直接跳了下来,落在平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周恒吓了一跳,赶紧抱住窗口,这玩意下方可没有承重梁,这要是砸下去,那就是死。
  周恒见平台没事,这才赶紧站起身,看向薛老大手中提着的人。
  那人肩甲的位置,刺入了一根T字型铁钩,后面带着一段绳索,能看到断端有切削的痕迹,这铁钩设计的相当绝妙,看来是有机关,刺入后直接弹开无论怎么拉扯都会死死卡住。
  “好巧妙的心思,放下人我看看还有气吗?”
  周恒伸手试了一下,那车夫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周恒看了看那铁钩,在中间的位置按了一下,铁钩的机关被打开,瞬间两边伸出的横梁收了回去。
  周恒微微松了一口气,“薛大哥赶紧将人送去回春堂,让黄仲生带人手术,将这铁钉倒着取出来,不要割断后面的绳索。”
  薛老大看看窗口,将那些绳子抓在掌中,直接从小平台上跳了下去,见到薛老大手中拎着的人,所有的衙役脸上都松了一口气。
  张辅龄看向周恒,“你是不是已经想明白凶手的行凶过程了?”
  周恒点点头,“我想这事儿,至少是两个人通力合作完成的,一个人就站在这平台上隐匿身影,等马车过来,先射杀车夫,快速将人提起来,拉倒房顶,另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将袖箭射入马匹的身体内,马一发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马车上,所以这里没人看到车夫去哪儿了。
  因为他们看向车夫的时候,车上已经没人,再者这里是拐弯,对面的人无法看到这个过程,所以就出现调查无果的情况。
  至于凶手,布行的这个凶手,能有时间打扫平台上的血迹,还仔细关好窗,我想他一定是这个布行的人。”
  周恒说着伸出手,掌心就是那块碎裂的灰色布料,还有几根纤维。
  “刚刚在铁环上发现这些纤维,我还没想好明白是什么东西,现在想想已经知晓了。”
  “什么?”
  周恒在身上摸了摸,终于找到一个放大镜,递给张辅龄,张辅龄赶紧仔细看看。
  “这是灰蓝色的布。”
  周恒颔首,“对,我上楼的时候记得扫了一眼,这布行的男女都带着头巾,而且都是灰蓝色的头巾,至于窗口刮的那块布,也是同一颜色。
  我觉得这个凶手就在布行,而且是武功了得,臂力惊人的那种,毕竟将车夫从马车上拎起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人拽到二楼屋顶,这不是普通人能做的。”
  张辅龄点点头,此时张万询已经将头伸出来,他在这个位置听得真切,听了周恒的分析,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人,我去看看吧,这武功厉害的人,不一定身体多么强壮,我从面相上还能看出来一二。”
  张辅龄点点头,“你下去看之前,让所有人将这个布行给我围成铁桶,一只鸟都不能放出去,按照周恒的分析,对面的人暂时无从调查,至少布行这个人我们要抓住。”
  张万询赶紧称是,随即站起身,朝着路上的衙役吼了一嗓子。
  “都给我过来集合。”
  说着纵身跳了下去,周恒抖了抖身子,一个个都这么彪悍吗?
  要知道这平台距离地面再不高也有三米,以他的韧带能力来说,还是不要尝试了,可这会儿也不能带着张辅龄进去,毕竟那老板还有很多小厮就站在二楼楼梯口。
  “张大人,我们还是等一下,你我都不是强悍之人,如若落入他人之手,岂不是授人以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