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七十九章:师叔我来吧 除夕快乐!

第三百七十九章:师叔我来吧 除夕快乐!


  周恒朝周易安伸手,“刀!”
  周易安赶紧将手术刀递给周恒,人也凑到近前,抓起两个巨大的拉钩,想要过来帮忙。
  周恒摇摇头,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顺着薛老大拳击的位置一字垂直切开,逐层分离,皮下能清晰地看到,气管已经破裂,后面的动脉倒是没破,只是颈椎错位,这伤极为重,应该是立即毙命的。
  “这一拳,直接折断颈椎和气管,颈部的动脉没有破裂,可是马的嘴巴里面有血迹,双眼充血,它死之前应该受伤了。”
  周恒没有疑问,而是非常肯定地说着,周易安脸上更加疑惑,咬着唇看向身后那几人。
  “都别在这里杵着,赶紧再检查一遍,我们一定有什么地方疏漏了。”
  周恒抬手,制止了周易安的动作。
  “别急让我看一下,既然你们检查了身体,那就是说这伤不在表皮。”
  周恒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看向马的四蹄,马匹的蹄子修剪的很整齐,不过没有马掌,掌心也没有破损或者刺入的东西。
  除了左前蹄的伤口,并没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见周恒盯着伤处,周易安走过来。
  “我们去现场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看到这个伤口,以为有人恶意绊了马蹄,所以才造成损伤的,可后来检查发现,这是在马车冲出石头街的时候,踢在牌坊的石柱上造成的,石柱上有血迹,马车的车厢上也有擦痕,这些都能对上。”
  周恒站起身,没有急着解剖,眯起眼睛看向周易安。
  “如此说来,这马车至少是在石头街牌坊发狂,而后一路狂奔,直到苏府门前的,那从石头街牌坊到张府这段就是排查的重点了?”
  周易安点点头,“张大人所说的那个位置,就是这一段街道,不过这里非常的复杂,一段路上商铺林立,有些在侧面,还有铺面甚至是一层二层都是两家铺面。”
  周恒没有接着他的话问,而是转到马匹的后面,蹲下看了一眼周易安身后的几个人。
  “过来一个,将马尾掀开。”
  一个小子啥话没说,赶紧走到近前,跪在地上将马尾抓起来。
  周恒此刻看向下方,这是一匹公马,下方的生殖系统并未受伤,不过目光落到月工门的时候,周恒眼皮一抖,赶紧凑到近前。
  朝着周易安挥手,“快,马灯多打两盏送过来,调节到最亮。”
  周易安瞬间从地上跳起来,和薛老大一起各拿一盏马灯,快步跑到周恒身后,将马灯举到马匹的旁边。
  如此一来,将一切照的十分光亮,周恒拔开月工门,一丝血迹沾染在他的手套上,伸手一试探,血更甚。
  周恒挪了一个位置,朝周围的几人挥手。
  “别在一旁杵着,都过来,两个人站在对面,一人拎左前蹄,一人拎着左后蹄,我现在开始尸检。”
  说着,周恒的动作极快,一刀顺着马匹的腹部,直接割开,因为力道足,也没有刻意控制深度,瞬间腹部和腹膜全部被割开。
  周恒大喝一声,“你们两个用力拉住,让马仰卧,来来两个人在右边,一样动作控制马匹,能做到吗?”
  四个人称是,赶紧都上前,别说配合的动作还不错,周恒没再理会,朝着薛老大瞥了一眼。
  “准备大盆,这些内脏要取出。”
  薛老大赶紧抓来两只盆子,周恒一边检查,一边将没有问题的部分分离出来,丢入盆中,检查到直肠位置的时候,周恒的手顿住。
  不用他说,周易安也发现,在直肠上部,有一个孔洞,那里血液粪便混合着堆积在一起。
  周恒仿佛没有看到那些恶心的东西,赶紧小心分离出来,顺着这处伤口再度向前寻找,肠道和胃部都找到破损的孔,周恒用手指试探了一下,破损的孔直径不大,拇指都无法通过,只有小拇指才能穿过。
  不过胃部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出口,周恒眼睛一亮,看来这东西就停在胃部了,估计那血液也是因为胃部出血向上反流入口内的。
  周恒将马的胃部取出,周易安赶紧上前,帮着周恒将这胃放在台子上,薛老大将周恒从地上拽起来。
  周恒指了指一瓶酒精,薛老大倒是明白了,赶紧抓起来给周恒冲洗。
  随后,周易安有些急切地问道:
  “师叔,你觉得有什么东西钻入马匹的身体,停在胃部?”
  周恒点点头,“这手法太巧夺天工了,此人是从马匹的后面射入的箭矢或者袖箭,因为直径小,没有什么箭羽,所以直接钻入马的胃部,这也能解释马的口中为何有血。”
  周易安瞬间兴奋的不行,赶紧抓起一把剪刀,走到周恒旁边。
  “师叔要不然我来吧!”
  周恒横着走出去两步,朝着周易安点点头。
  “好你来,不过用个盆在下面接着。”
  周易安一脸疑惑,薛老大倒是动作快,将一个大盆放在周易安脚下。
  随后站到周恒身侧,二人看向他,周易安眨眨眼,没想太多,拎着剪刀,松开一个夹住一端的止血钳。
  快速插入剪开,动作非常的快,就当要剪刀另一端的时候,瞬间哗的一下,胃内容物全都涌了出来。
  周易安完全没有准备,那些东西顺着围裙留下来,别说盆子起了效果,直接全部接住。
  与此同时,铁盆子里面发出哐当一声脆响。
  周恒蹲下,用大镊子夹住一个铁钉一样的东西,拎了起来。
  周易安转身要凑过来,周恒赶紧制止了他的动作。
  “将你的围裙脱掉,盆子让人拿出去,薛大哥给我水,稍微冲洗一下。”
  随着吩咐所有人动了起来,周易安将围裙摘下来,丢在一侧,那几个小子将门打开,毕竟这个味道是真的顶人,薛老大拎着水壶给周恒手上的东西冲洗了一下。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周恒手上,看着这东西好像一个铁棍,不过冲洗干净后,发现这东西前面是铁的十分锋利,后面是木质的,打磨的非常光滑,小拇指粗细,半尺长。
  周恒眯起眼,看来这就是袖箭,不过这袖箭非常特别,前面的尖头并没有好切削的锋利面,只是磨成针状,如此形态所追求的是力度和射程。
  如此发现让周恒微微顿住,周易安赶紧凑到眼前。
  “师叔,难道你发现什么问题?”
  周恒将东西递给他,周易安端详了一下。
  “这似乎也是袖箭,只是形态有些不一样,如此没有箭头不知是何用意?”
  周恒眯起眼,“袖箭一般都是近距离攻击应用的兵器,为的就是出其不意,不过这个如同钉子一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保证射程远,还要准确性高,速度快阻力小,穿透性强。”
  周易安一脸的不解,“袖箭追求的就是近距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如若是远距离,用箭不是更好?”
  周恒摇摇头,“箭矢一般比较长,还有箭羽,至少是袖箭的三倍长度,如若大张旗鼓射箭,我想这周边人流密集商铺林立,有那么一两个人看到射箭的人也没什么稀奇,袖箭不同,隐秘性极高,悄无声息。”
  周易安一怔,抬眼看向周恒。
  “师叔你的意思是,这袖箭的主人是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