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七十三章:疯马

第三百七十三章:疯马


  朱筠墨脑袋摇晃的如同拨浪鼓,瞬间炸了。
  “不行,这怎么行,放在哪儿安全?世子府还是北山,或者是你的府中?哪儿都不安全。”
  周恒想了想,站起身,扯住朱筠墨的手臂,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反应,赶紧说道:
  “要是放在苏将军府上呢?”
  朱筠墨看向周恒,眼珠子不断转悠。
  “苏将军是个直肠子,告诉他就是告诉皇伯伯了,这也不行。”
  周恒有些无语,这货脑子不转弯儿。
  “谁说放在苏将军府,就一定要让苏将军知道了?”
  朱筠墨愣了,瞬间瞪圆了眼睛。
  “你的意思是放在苏晓晓那里?”
  周恒微微颔首,“对放在苏五小姐那里,我觉得是最安全不过的。”
  朱筠墨想了想,“她不会到太后那里乱讲吗?”
  “不会,不过这东西估计要送一把给她,就是不知道世子是否舍得?”
  朱筠墨虽然有些不舍,不过一把枪倒是无妨,按照周恒的说法其实他倒是不担心苏晓晓能做什么,只是免不了之后被要挟,再者这丫头武力值太强悍,可眼前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想着脑壳疼,朱筠墨摆摆手。
  “算了我也不想了,咱们抓紧回京,我将东西收拾好直接送到你府上,你愿意放哪儿就放哪儿,这东西再就不是我的。”
  周恒气得想骂娘,不过这事儿不能不管,毕竟是他张罗制作的,完全脱不了干系,不过擦屁股的活真不是好活。
  “行,那我们现在就走。”
  刚一出房门,就看到白卿云站在门前,二人互望一眼,朱筠墨直接摆摆手。
  “你交代一下,我去叫薛老大,咱们准备好出发。”
  半个时辰后,马车已经驶入京城,进城后车速减慢下来,直接朝着世子府驶去,到了门前,压根没停长驱直入,毕竟车上挂着回春堂的牌子,现在这个牌子相当好使。
  进入院子,朱筠墨这才跳下车,庞七赶紧快步走过来,朱筠墨简单吩咐几句,庞七一怔赶紧快步朝后院跑去准备。
  周恒抬眼环顾了一周,这里已经有些日子没来了,院子里面很多树已经发芽,比冬日的景致漂亮不少,看到这个沐王府瞬间想到川南,周恒看向朱筠墨。
  “世子,这些日子就可以挑选去福建的人员了,我们太需要橡胶树了,图我已经画出来,树的特征也详细写明白,按照这种树的习性,它就喜欢生长在比较热的地带,所以福建两广云南,这一代是重点地区。”
  朱筠墨点点头,他明白周恒的意思,现在最为安全的要数福建,两广经常受海贼侵扰,这里并不安全,而云南又战事不断。
  “好,侍卫我随时调集,这次回来我带回来不少人,就是算计了之后的南下事宜,不过这些人都好说,总要派一个得力的去吧?”
  周恒微微蹙眉,“我想让阿昌去,北山已经进入正轨,各个部门也有自己独立的负责人,即便是制药车间,也有张二狗管理,无论是清平县还是大同需要,足以保证供应。
  如此一来我希望阿昌能带队南下,毕竟这个是重中之重,如若有了橡胶,之后无论是手套,或是之前用的输液管,还有假肢,甚至一些你无法想想的东西,比如轮胎,都可以用这个来制作。”
  朱筠墨点点头,“你说得我懂,那这样一来,还真的要留几把枪,不然......”
  周恒抿紧唇,这个是他最不愿意的,不过南下危险重重,还真的需要考虑好安全问题。
  周恒抬眼,看向朱筠墨。
  “那就留五把,这是极限,让这些人准备好,既然想走那就别耽搁,明日开始准备各种吃食用具,后天出发。”
  正说着,庞七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人,抬着一个硕大的箱子,看着个头就知道里面有多少东西。
  周恒瞥了一眼朱筠墨,朱筠墨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抓抓头发。
  “其实也不多。”
  周恒回身,薛老大早就凑过来,招呼那二人,将东西装在车上。
  朱筠墨跟庞七交代了一声,庞七点点头,赶紧跳上车,不多时带着那二人下来。
  朱筠墨摆摆手,三人赶紧退下。
  “行了,那我们就不多留了,现在就去苏将军府,希望世子说话算话,留下五把南下,别的不要留。”
  朱筠墨用力点头,“我吩咐你听到了,这事儿不会骗你的,你去送吧,那丫头我不想见到,一会儿我让人去太子府打听一下,北山之行,只有他们提前回来的,如若有心人,必定好好利用此事,无论如何,我们不要卷进去。”
  周恒点点头,别说,这是正事儿。
  “行了不耽搁,我这就去。”
  周恒跳上车,薛老大倒是痛快,一扬鞭子马车快步走了起来。
  出了世子府,拐了几条街道,前面就是苏将军府。
  薛老大也不着急,缓缓走过去,不过就要驶到府门前的时候,一辆马车快速从对面冲了过来。
  事发非常突然,那马车摇摇晃晃看着似乎要散架了似得,车上没有车夫,马一边飞奔一边嘶吼,不用说马已经受惊,周恒在车上看不到。
  薛老大已经发现,这会儿想要避开已经无法躲避,他要是跑了,马车就会被撞到,那车上的周恒还有那一箱子东西,就要被撞,薛老大当时就没动。
  周围很多看热闹的人都发出惊呼,喊着躲开。
  周恒还在盘算之后找橡胶树的事儿,听到这乱糟糟的惊慌声音,赶紧挑开门帘朝外面看过去,正好看到那辆疯马的马车冲到眼前。
  顿时将周恒吓到了,他第一个动作并不是跳车跑,而是一屁股坐在那个木箱上,这些枪绝对不能露出来,如若露出来小命不保。
  就在这时,只见薛老大横着迈开一步,双膝弯曲,手臂较力。
  见到那疯马将前蹄抬起,要蹬踹薛老大的时候,薛老大的拳头砸出来了,一拳直接打在马脖子上。
  咚的一声闷响,那马头朝着旁边歪了一下,四肢僵硬直接被砸死,不过马匹朝前砸来的速度并没有减慢。
  薛老大一侧身,踮起脚一把抓住疯马的缰绳,还有裂开的车辕,用力朝后一拽。
  那疯马此刻已经力竭,被如此一扯,虽没有倒退却朝着回春堂马车的另一侧倒了过去。
  这辆残破的马车,也随着马匹的摔倒,渐渐倾斜。
  周恒一挑帘,看了过来,这会儿车上有东西,他不可能下去,薛老大也只是谨慎地拍拍那辆马车的车厢。
  “里面有人吗?”
  叫了一会儿,似乎没人应答,薛老大看看周边,这会儿他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办了。
  “这是谁家的车,你们晓得吗?”
  周围的人摇摇头,薛老大扯着那马也不敢撒手,苏将军府的门房早就跑出来人,帮着薛老大将那马车扶正。
  马已经死了,几人还是把绳索解开,随后薛老大刚要转身走,此时马车里面发出一声哼哼。
  薛老大一怔,眨眨眼仔细盯着马车的车厢,刚刚那疯马跑了这么远,没有车夫没有人发声,怎么现在车厢内有人哼哼,难道这里面有人?
  瞥了一眼周恒所在的马车,他抓起一个苏府的门房小厮。
  “你去看看,车上是不是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