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七十二章:贤王的暗示

第三百七十二章:贤王的暗示


  禹王妃将孩子放下,此刻她也有些尴尬,毕竟当着太后的面,如此样子失了颜面。
  “多谢周院判救命,刚刚这方法叫什么,看似简单着实有效,可否教我一下?”
  周恒点点头,“这叫海姆立克急救法,名字不大好记,不过确实十分有效,对噎到窒息的病患可以争取九成生机。”
  随后周恒简单讲解了一下,几个女眷都凑近些认真听这,毕竟家中都有孩子,这噎到也是常见的症状,这方法简直是立竿见影。
  太后此刻也没了吃东西的欲望,见他们讲解完了,抬抬手腕。
  “行了,宫里的人学会了,今天回去都互相教一下,这方法哀家看了都明白了要点,也没什么好追问的,既然大家吃的差不多了,那就回宫吧。”
  禹王赶紧走到太后身前,一脸歉意地跪倒磕头。
  “都是孙臣没照顾好孩子,惊扰了皇祖母的雅兴,等这北山的花都开了,孙臣再载着您来一次,白姑娘不是说了,他们还在准备下一步剧。”
  一说这个太后笑了,“还是老五贴心,知道你们的孝心了,不过下次哀家偷偷来,反正有哀家的专门包厢,不带你们。”
  一说这个,众人顿时都跟着笑了,朱筠墨脸颊抖了抖,这要是太后天天过来,他们该如何赚银子?
  那岂不是要天天清场?
  吓得他赶紧摆手,“这可不行,皇伯伯会追着打我,孙臣害怕,不过等新剧排演好,孙臣会接您过来看的。”
  太后抬手戳了一下朱筠墨的额头,“你脑袋里想什么,别当我不知晓,你们今天来过了,如若觉得新剧好,也帮着墨儿撑撑门面。”
  一瞬间众人赶紧应承,纷纷说着一定的话。
  太后回身看到白卿云,一把拉住白卿云的手,轻轻拍了拍。
  “哀家等着你的新剧,这《桃花扇》真的好看,之前哀家听戏从未如此感受,今日算是开眼了,对了你们下一部剧是什么名字可想好了?”
  白卿云摇摇头,“民女也只是知道周公子准备了剧本,不过至今还没看到,捂得严实呢。”
  太后瞥了一眼周恒,“你动作快些,别像《桃花扇》似的,光话本子就让哀家等了足足三个月。”
  周恒一脸的无辜,哭丧着脸看向太后。
  “臣冤枉啊,这不是为了好看,自然速度快不了,不过下一步剧,一定比桃花扇还好看,至于名字这个倒是想好了。”
  一说这个,那些女眷都竖起耳朵,之前或许没觉得今天来能如何,但这新剧着实让她们念念不忘。
  “你这还卖关子,快跟哀家说叫什么啊?”
  周恒此刻真的是比窦娥还冤,眨麽眨么眼睛赶紧答道:
  “新剧叫《西游记》,这里面就是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的故事,不过关于演出,会分段演绎,因为剧本非常长,里面设置的一些场面,需要改装舞台,让人在台上飞舞,所以太后别急,这个都需要时间。”
  太后微微张大嘴巴,周恒的描述让她无法想想,不过只是听着就觉得精妙绝伦。
  “飞......你是说人飞在天上?”
  周恒想了想,似乎太后理解的有误,赶紧解释道:
  “不是飞在天上,就是舞台上,当然要看我们设计的设施是否能行,如若布景可以,或许会再整个剧院内飞,当然这都是设想,还要一步步来,所以太后别急。”
  太后叹息一声,这胃口已经被周恒吊了起来。
  “成,那哀家不催了,不过你不要拖拉,至少先让哀家看到话本,能先睹为快,走回宫!”
  周恒称是,一众人赶紧上车,贤王走到周恒近前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
  “过两日,本王找你要五粮液不要推脱。”
  周恒一怔,抬眼的时候,贤王已经带着人上车了,后面跟着的几家也都上了车辇,禁军开路,快速朝着官道走去。
  见车马没了影子,朱筠墨走到周恒旁边,撞了周恒一下,担忧地问道:
  “贤王走的时候说了什么,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
  周恒抬眼,见周围人很多微微摇头,拽着朱筠墨回了正屋,打发人出去,这才坐下说道:
  “贤王说,过两日本王找你要五粮液,不要推脱。”
  朱筠墨一怔,“五粮液是啥?”
  周恒一阵无语,朱筠墨自从回来,对北山的生意是一点儿都不关心,竟然连新赠的一个品类都不知晓,不过五粮液虽然酿造好了,可并未投放市场。
  “这是北山酿造作坊新提纯的一种酒,名字是你外祖父卫国公取的,可这酒并未上市,他是如何知晓的?”
  朱筠墨一听愣了愣,随即微微蹙眉。
  “难道是卫国公说出去的?”
  周恒想了想,微微摇头。
  “卫国公不涉党争,与太子和贤王少有来往,自然是不会说。”
  朱筠墨看向周恒,摊开双手。
  “北山是我们自己管着,这五粮液连我都不知道,他是从什么途径知道的,难道是买通了什么人?还是说,卫国公府有他的眼线?”
  周恒摇摇头,“我们先别自乱阵脚,贤王说这个话,我觉得就是要引起我们的注意,让我们先警觉起来,今日皇太孙在这里被太后训诫,算是借着我们的手帮了贤王一次。
  另外过年的时候,他送去我府上一些礼物,里面一箱子是珍贵药材,另一箱子全都是孩子的玩具,也都符合冬儿和盛儿的年纪,难道他还能派人去我府上不成?”
  朱筠墨点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父王说过,让我不要涉及党争,不过我发现只要在京城,想要明哲保身太过艰难,毕竟像张辅龄这样的中立派人太少了,我真的想知道他是通过什么途径知晓这些的。”
  周恒眯起眼,他记得庞霄就训练了一些人,在京中打探消息,不过看来这京中,贤王玩儿的更加高明,不知不觉中,摸清你所有的路数。
  想到之前送去大同的东西,周恒更加担忧起来。
  “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现在最为担心的是之前送去大同的东西,贤王是否知道,如若他知道这个,我们可就真的受制于人了。”
  朱筠墨腾地一下站起来,“你是说枪?”
  周恒抬手,在唇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此刻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否安全。
  朱筠墨点点头,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凑到周恒近前。
  “我之前是不是没跟你说过,那东西我带回来的护卫人手一把?”
  周恒一哆嗦,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来,赶紧抓住朱筠墨的手腕。
  “世子,霄伯不在,京城里面鱼龙混杂,不用说别的就太子和贤王咱谁都得罪不起,这时候你带着回来不是找事儿吗?”
  朱筠墨砸吧砸吧嘴,一脸的无辜。
  “霄伯执意让我带着的,再说从大同到京城,这一路你知道能遇到什么事儿,我们就碰到两帮劫匪,当时就是开了两枪将人吓跑了,这才安全回来的。”
  周恒沉默了,确实手上有枪,别说是遇到劫匪,就是遇到一队人马也无需担忧,既然东西都拿回来了,也不能说别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安置。
  “要不世子将所有的枪都收缴了,我们统一藏匿在一处,这样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