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七十章:禁足

第三百七十章:禁足


  皇太孙的脸上带着笑,非常善意的笑,不过结合之前的动作,还有脚下的饼子,太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太子,哀家瞧着你儿子在太学学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带回去好生教养吧,别在这里让哀家碍眼,禁足一月在家自省,如若还是想不明白错在何处,那就让哀家来亲自教。”
  太子赶紧从后面冲上来,一脸惶恐的样子,不过皇太孙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处,怔怔地看着太后。
  “老祖宗......”
  太子一拂袖,瞪了他一眼,这小子才住口,赶紧垂头跪下。
  “皇祖母教训的是,孙臣这就着人将他带回去,估计这几天身子不适还是有些发烧说胡话,来人将这他带下去。”
  “老祖宗......”
  随着几个人上前,要拉扯皇长孙,他顿时有些慌了,惊讶地看向父亲,见父亲并没有替自己说话的意思,赶紧跪下,抱住太后的腿痛哭起来。
  太后看了一眼,冷哼一声说道:
  “看来,你压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是吧?”
  皇长孙微微摇头,太后示意崔嬷嬷,将周边那些惶恐的妇人都扶起来,指着地上的饼子说道:
  “你口口声声说,哀家这样的吃食不能碰,抬手就将百姓的饼子掀翻,在你看来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可这是百姓的心意,他们送人的吃食,都是从自己口中节省下来的,你却毫不在意地踩在上面。
  爱民如子这几个字都不懂,你还学什么?哀家瞧着,太学你也不用去了,教你的师傅是哪几个,回去哀家要好好问问皇帝,怎么把皇太孙教成这个样子?还有太子,子不教父之过,你也给哀家好好想想,你们都回吧,不用陪哀家了。”
  说完让崔嬷嬷打赏了那个妇人,将一竹篓饼子接过来,这才随着朱筠墨一起朝主院儿走去。
  太子弓着身,目送太后一行人,见皇长孙跪在地上,不断抽泣,愤恨地一拂袖,朝身边的几个人压低声音吩咐道:
  “都愣着干嘛,将这个东西给我绑了,回府!”
  太子妃跟在后面,吓得已经花容失色,这会儿是不敢求情,赶紧朝皇太孙递眼色,他们这几个人快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周恒抬眼搜索了一下,看到薛老大又朝着后面太子的方向,瞥了一眼,薛老大微微颔首,随即缓缓推下去。
  众人进入院落,太后脸色还是有些不善,朱筠墨赶紧笑着凑到太后身前。
  “皇祖母快请上座,今儿天气还不错,我们坐在外面吃烧烤可好,随着烤随着吃,还有麻辣鱼锅,反正都是好吃的。”
  太后听闻,脸上的表情松了一些。
  “行了都坐下吧,哀家有些饿了!”
  如此一说,众人都赶紧落座,院子里面地方很宽敞,摆放了四张桌子,太子带着人一走,瞬间空了一些。
  周恒朝后面摆手,这些负责烧烤的人,赶紧将一个个烧烤台子搬到前面来,看到这样的炭火盆子,太后一脸的疑惑。
  “我们就这样吃?”
  朱筠墨来了精神,未等周恒说话,赶紧介绍道:
  “这里烤的东西什么都有,他们随着烤随着上,如此吃着才有趣,赶紧先将麻辣鱼锅端上来。”
  几个小厮鱼贯而入,端着四个鱼锅送到各个桌子。
  白卿云站在太后身侧,接过鱼锅,那小厮将小炭火盆放在桌子上,白卿云这才将鱼锅放好。
  崔嬷嬷已经给太后递上热帕子,太后擦着手,白卿云已经用筷子挑选了两块鱼肉,分别放在两个碟子上。
  崔嬷嬷想要上前尝试,被太后拦住了。
  “这不是宫内,没有那么多讲究,给哀家送过来就行。”
  崔嬷嬷没说话,赶紧将碟子送到太后面前,雪白的鱼肉被红油汤锅煮过后,散发这辛辣的味道,不过十分的诱人。
  太后夹起来一块送入口中,瞬间动作一顿,随即看向朱筠墨。
  朱筠墨赶紧笑着追问道:
  “皇祖母怎么样,味道如何?”
  太后忙不迭地点点头。
  “这鱼肉十分滑嫩,难道是上次你送来的银龙鱼?”
  朱筠墨用力点点头,“就是,这就是山上那处水潭所产的银龙鱼,平时要是红烧或者清蒸没有如此味道,只有做麻辣鱼锅,才别有一番滋味。”
  太后这才笑了,随即又吃了一块。
  “虽然辛辣,不过这味道确实特别,就像你说的,如此做才最能尝到银龙鱼的鲜嫩,你们也别拘束,来这里就是与民同乐,都尝尝这些吃食,味道还不错。”
  如此一说,贤王他们都跟着动了起来,禹王那桌的一个孩子,被辣到了不断呵着气,不过还是指着鱼肉瞪大眼睛夸赞。
  “鱼好吃,就是辣了点儿!”
  太后瞬间就笑了,赶紧吩咐朱筠墨。
  “墨儿,快给你那个侄子找些东西解解辣,虽然这味道鲜美,不过真的是够辣的。”
  朱筠墨还未动,白卿云已经回身,从一张桌子上取了事先煮好的山楂冰糖水,倒了一大杯快步给那孩子送去。
  许是辣的狠了,那孩子伸着舌头,不断扇动手掌,脸上都通红的,白卿云将水递给他,并朝着贤王说道:
  “王爷,这是山楂冰糖水,早晨煮好晾凉的,最解辣。”
  贤王赶紧笑着接过来,递给那个孩子,抱着被子咕咚咚喝了几口,瞬间一摸嘴巴,笑了起来。
  “不辣了,这茶真好喝,父王孩儿能再喝一盏吗?”
  贤王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周恒还有太后对待白卿云的态度在那,他也不好说什么指使的话,赶紧笑着朝白卿云说道:
  “不知这里可还有,这孩子竟然还想喝。”
  白卿云微微颔首,“王爷稍等,我让人即刻送过来一壶。”
  贤王目光没有离开白卿云,脸上极为温柔地笑着,微微颔首说道:
  “那就有劳白姑娘了!”
  白卿云快步走到太后身侧的那张桌子前,周恒一直看着这里,见白卿云去找山楂水的琉璃壶,微微咳了一声。
  白卿云抬眸看向周恒,脸上带着疑惑,周恒一挑眉。
  “卿云,给我拿一盏茶,喉咙实在不舒服。”
  太后听到声音,赶紧回身看向周恒故意板起脸。
  “你小子去指使那些小厮,白姑娘忙碌了一个多时辰,你们不能让她歇息一下?”
  白卿云脸上有些挂不住,正端着茶走到周恒近前,周恒朝着太后笑笑,赶紧低声对着白卿云说道:
  “让丫头们伺候,你正好借机站到太后近前,跟贤王保持距离,他是个笑面虎,我瞧着他似乎算计着什么,还是离远点儿安全。”
  白卿云一怔,眨眨眼稳了稳心神,此刻白卿云真的有些慌乱,不过见周恒朝自己用力点点头,一瞬间所有的担忧都散去了。
  这个眼神让她的心如此安宁,这是白卿云没想到的,周恒戳了她一下,白卿云赶紧低头收起心思,此刻她心跳的不行,不是因为贤王的举动,而是眼前的周恒让她的心一颤。
  白卿云扶着额头微微一晃,周恒赶紧顺势扶着她,崔嬷嬷那里早就看到了,太后赶紧回过头来。
  “白姑娘赶紧坐下休息,让周恒给你瞧瞧,哀家就说你是累到了,现在开始哪儿都不许动,老老实实休息,哀家到要看看谁敢指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