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五十九章:要进宫报备吗?

第三百五十九章:要进宫报备吗?


  基本上两颗秧子下面产出金土豆,就能装满一个筐子。
  很快冲过来一群人,丢下空筐子,将这些装满的送去过称。
  朱筠墨也跟着不淡定了,亲自跑过去过称。
  但凡谁挖到一个硕大的金土豆,周围的人都发出一阵惊呼,那边过称的也是不断报数。
  “三石了!”
  随着这声呼喊,这些庄子上围观的人都跟着瞪大了眼睛,这么大一个暖房,多说有两亩地,挖了才多少就有三石的产量,这简直要逆天啊。
  周恒没有动,看着这些人忙碌的身影,这份喜悦让他心里有些宽慰,土豆能种植成功,至少很多人不会挨饿了,这个时期也刚刚好,不耽误通州那里进行播种。
  随着时间的推移,过称那里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因为从三石已经长到十九石,这是什么概念,普通一亩地产三石粮食都算是上等良田。
  一个个似乎都怕记错了数字,都跟着过去数着。
  刘仁礼走到周恒身侧,虽然兴奋,不过更是带着担忧地看向周恒。
  “二弟,这金土豆真的不需要进宫报备吗?”
  周恒晃晃头,“等你那里秋季要产出的时候再进行报备吧,这算是实验,谁也不知道收成如何,再说这是暖房的产量,和大地的不能比,即便是北山庄子上种植了这些,也是暖房育苗的,不作数。”
  刘仁礼想了想觉得周恒说得在理,现在急匆匆去说了,反倒不好,还不如之后周恒他们进献一些金土豆和玉米,让皇帝知晓后,等到通州大批量产出再统一报备。
  “也好,不过需要找个合适的时机,让宫里也常常这些东西,如此一来也为我们日后报备有个铺垫。”
  周恒笑着点头,刘仁礼还不算傻。
  “我和大哥想的一样,之后太后会过来看《桃花扇》的首场演出,那个时候在这里吃一顿饭,我们就来个农家宴,我想效果更好。”
  未等刘仁礼说别的,这回朱筠墨抢着报数了。
  “二十五石!”
  随着这声呼喊,刘仁礼脚下一滑,差点儿摔倒,周恒一把扶住刘仁礼,他拍拍胸口,激动地转回身,朝着朱筠墨那里跑过去。
  周恒摇摇头,现在最淡定的刘仁礼也不淡定了,不过看着还有一些没收完,周恒走到地中间,拨开地上深处的土,很多鸡蛋或者鹌鹑蛋大小的土豆还是有剩余。
  起身朝身后的人摆摆手,“再来几个人,用耙子深一点儿再耙一边,这里面还有小的金土豆,这个不用送去过称,我们一会儿就做了吃。”
  瞬间不用招呼,十几个半大的孩子拿着耙子,开始死命刨着,引得很多大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这边起土豆的也进入尾声,最后一筐送过去,朱筠墨和刘仁礼再度数了一遍,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喊道:
  “三十三石!”
  庄子上很多人都笑着哭着,要知道他们的地上也种了这个,即便不如这里产量高,自己也能分一半,那是多少的数量啊,这一年岂不是要白捡银子?
  杨老伯第一个颤颤巍巍走到朱筠墨面前,朝着朱筠墨跪倒。
  “感谢世子和公子让我们这些老东西开眼了,这金土豆真的是金子做的,一亩地竟然产量如此高,有生之年能见到真的是没白活啊!”
  朱筠墨赶紧快步走过来,伸手将杨老伯扶起来,这庄子上的人能如此配合,杨老伯功不可没。
  “老伯快起来,说好了不随便跪的,别感慨你们的地这几天也可以收,我刚刚和周恒商议了,按照你们各家各户的产量,将所有收成的一半,我们折现给你们银钱。
  如此一来我们可以筹集更多的种子,然后这些收回来的,让来福统一育苗,然后再给你们将泡过药的种子发下去,咱们实地种一次,如何?”
  没想到杨老伯赶紧起身,朝着朱筠墨摆手,一脸的惶恐。
  “世子这使不得啊,无论产量多少,这个不用给我们银钱,我们没干啥,就是帮着移植了秧苗,这管理都是来福管事带人看着的,这钱受之有愧啊!”
  朱筠墨摆摆手,“两码事,这银钱一定要给,不过只给你们管理的费用,放心吧。”
  杨老伯似乎还要推辞,朱筠墨一挥手。
  “老伯不要多想,今日先带着大家去收获,剩下几个暖房,有玉米有金土豆,今日都要收获,大家都干起来吧。”
  朱筠墨如此一说,一个个摩拳擦掌,杨老伯赶紧将人员分了组,跟着来福的人,开始一个个暖房去收获。
  男人都被分配去收金土豆了,妇人们都背着箩筐,跟在来福身后,他们朝着第二个暖房走去,这个里面就是玉米,简单说了如何收获,一个个赶紧都钻到玉米地里面。
  后面半大的孩子跟了一群,男人们出了金土豆,他们就在后面捡剩余的小金土豆,一直忙碌到傍晚时分,这边的劳作才基本完成。
  玉米的收成比土豆还多,不过朱筠墨知道,这个有玉米芯,所以让人过了毛重,这个需要晾晒后,才能搓颗粒。
  朱筠墨擦着汗,抬眼找了一圈儿,他已经一下午没瞧见周恒,心里想着,周恒一贯干不了这样出力气的活儿,一定是去哪儿偷懒了。
  见阿昌从身边经过,抬手叫住他。
  “阿昌,看到你师傅了吗?”
  阿昌抓抓头,看向不远处,那里已经点了火堆,时不时飘起一阵白烟,使劲儿嗅嗅能闻到一些炭火的味道。
  “世子您看,师傅带人在哪儿做吃食呢,说是新下来的金土豆和玉米最鲜嫩,烤着吃最好了。”
  朱筠墨瞬间黑了脸,这东西要送去通州做种子,如若都吃了,那什么做种子,将手掌的汗巾啪的一下丢开,快步朝着周恒的方向走去。
  来到近前,看着他们弄得东西一脸懵,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恒搞了一些一劈两半的铁桶,横着放在一个架子上,里面装了木炭,烧的通红。
  上面放着一个铁丝编箅子,箅子上摆着一串一串的金土豆,不过这个金土豆都是鸽子蛋大小的,旁边的这些箅子上,有的是玉米,有的是羊肉。
  朱筠墨快步走到周恒身边,他手上抓着几个串儿,上面仔细辨认了一下,竟然是馒头片,周恒抓着盐巴和各种调味料,不断朝着馒头片上洒去,似乎表面有油,那些调料全都沾到上面,闻着朱筠墨都忍不住流口水。
  “这是什么吃食?”
  周恒白他一眼,“世子刚才是不是觉得我偷懒去了?”
  朱筠墨赶紧摇头,脑袋晃悠的好似拨浪鼓,将眼睛瞪大了两分,声音都洪亮起来。
  “谁说的?我就知道,你是最心疼我的,看着我们劳作累了,这是变着法给我们弄吃食,你快说,这是什么吃食,怎么闻着如此香,我瞧着似乎就是馒头片啊?”
  此时周恒手上的动作没停,直接将竹签上烤好的一串馒头片递给朱筠墨。
  “自己尝尝就知道了。”
  说着周恒也拿起来一串,身侧的来福都不用让,抓起箅子上的一串馒头片,张口就咬下去。
  随着酥脆的声音传来,朱筠墨赶紧朝着自己手中的馒头片下口,一口下去,烧烤独有的味道,瞬间窜入朱筠墨的口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