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五十五章:熬鹰

第三百五十五章:熬鹰


  这句话让朱孝昶顿住,如果说不知,这简直是弥天大谎,在太学读书,这样的浅显道理,三岁孩童都知晓,岂能撒谎。
  可如若说知道,岂不是将前面的话,自己否定了?
  一时间朱孝昶不知该如何作答,张辅龄已经没有耐心去等待,抬手拍拍桌子,没用惊堂木,算是给足了他世家公子的面子。
  “朱孝昶本官问你话,为何迟迟不答,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闻氏焦急地攥紧手帕,想要上前,不过被一根水火棍拦住去路。
  朱孝昶此刻抬起头,突然好想想到什么,朝着张辅龄一拜随即说道:
  “大人明鉴,男女同房自是会让女子有孕,不过孝昶还未满十四,并非成年男子,所以自然不知会让冬梅有孕。”
  周恒都想给朱孝昶鼓掌,这个回答真的是太完美了,一面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不是装假,但是未成年,这个是否能让人怀孕谁知道,又不是学医的。
  张辅龄淡然地点点头,丝毫没有收到干扰,只是抬手举起一块玉佩展示给众人。
  “那玉佩你又作何解释?”
  朱孝昶非常淡定,摇摇头说道:
  “我不知这个玉佩怎么到了冬梅的身上,满京城的人都知晓,这是我第一次宫宴作诗的时候,皇上赏赐的,最后请工匠在上面雕刻了我的名号,这玉佩仅此一块,如若想要栽赃陷害,我无从辩解。”
  朱筠墨一怔,一把抓住周恒。
  “他什么意思,怎么不辩解反倒承认玉佩是自己的,还是独一无二的玉佩?”
  周恒微微叹息一声,“这才是高明之处,明显的以退为进,玉佩就是我的,还是独一份的,遇到有心人,就可以证明玉佩的出处,至于怎么没的,为何到了冬梅的手上,完全可以重新立案再审。”
  朱筠墨抽吸了一声,看看朱孝昶抖了抖身子。
  “这小子这么阴险毒辣吗,那冬梅岂不是要败了?”
  周恒摇摇头,“世子仔细看着,结局如何还真说不准?”
  朱筠墨虽然着急,也知道现在说啥都没用,还是要耐心看着。
  庞七见二人再度站好,赶紧清清嗓子,仔细盯着大堂那边。
  张辅龄笑了笑,缓缓说道:“你的意思是,玉佩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然后就出现在冬梅的身上?”
  朱孝昶点点头,“是,原本玉佩还在我的书房存放,之后不知何时没了,听闻有人拿着它来顺天府告状,我这才在书房寻找,但是并未找到,至于什么时候没的,被和人偷盗就不得而知了。”
  张辅龄点点头,笑了起来,这是周恒第一次见到张辅龄笑,尤其是在大堂之上,这笑容让人汗毛根瞬间炸起来。
  “哦?就是说,朱孝昶你的这个玉佩就随意放在书房,而并未贴身佩戴,也未曾供奉在祠堂,是也不是?”
  闻氏似乎想到什么,想要伸手拦住朱孝昶,不过朱孝昶已经拱手答道:
  “是,就放在书房的抽屉里面,来往进出的下人都能触及。”
  张辅龄抓起惊堂木,啪一声用力砸在案牍之上,冷冷地看向朱孝昶。
  “我大梁国有律法规定,御赐之物如同天子亲临,你既不妥善保管,遗失之后还如此不知悔过,朱孝昶你可知,这是杀头之罪。”
  一句话让朱孝昶脸上的表情瞬间崩了,扑通一下跪倒,这回闻氏也学乖了,赶紧跪下,她身上穿着诰命服,一下子挡在朱孝昶的面前。
  “大人,都是我的错,那玉佩是我怂恿冬梅拿的,当时真的是为了安抚她,我们家子嗣凋零,我也守寡多年,真的希望这院子里面有个孩子,所以这事儿并未阻拦。
  不过没想到冬梅这孩子恃宠而骄,竟然有了想要让孝昶娶她的心思,可孝昶才十二岁啊,如若这个时候未娶妻先纳妾,这不是让满京城的人都看了笑话,我见此才让人杖责冬梅的。
  我们谁都不知道她有孕在身,如若知晓即便是丢人我也认了,那是我的孙儿啊,不论嫡庶都是我们宁王府的血脉。
  杖责二十还没打完,冬梅就没了气息,我当时也慌了,匆匆让人将尸首丢入乱葬岗,如若我真的是要毁尸灭迹,岂会如此草草了事,至少找个没人的山头将人埋了,然后到顺天府补一个偷盗的文书,岂不是天下无事了?”
  冬梅在一盘已经哭得不行,朝着张辅龄喊道:
  “不是这样的,我被打的时候已经说过,我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可是听闻这个,并未得到饶恕,反倒每一杖似乎都想要了我的命。”
  张辅龄朝着冬梅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插言,韩大勇赶紧将韩冬梅拦住。
  周恒呼出一口浊气,这一番话,闻氏说的声泪俱下,外面原本对他们母子指指点点的人,顿时也安静了许多。
  周恒知道,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厉害的主儿。
  她这是怕张辅龄对朱孝昶遗失御赐之物的责罚,所以才将所有的事儿都揽到身上,至于后面的说辞,虽然是无理搅三分,也是非常唬人的。
  朱筠墨显然有些着急,抓着窗棂,的手指骨节都有些泛白。
  张辅龄看看闻氏,示意将她扶起来。
  “现在解释这些已经毫无意义,第一冬梅确实是朱孝昶的同房丫头,她所怀子嗣也是朱孝昶的,第二无论你是否知晓冬梅有孕,她被责打假死过去你们抛尸乱葬岗,这两条是无法推脱的。”
  朱孝昶朝着张辅龄施礼,“大人,冬梅在蔚竹堂中,并未说过她有孕一事,这孩子是谁的,并无法定论。”
  张辅龄看向朱孝昶和闻氏,见二人都抬头看向他,似乎非常有底气。
  “是啊,孩子未能出生,你们觉得无法辨别,不过别忘了,那两个死胎,虽然一个遗失在乱葬岗,而另一个却还在,来人将物证盛上来。”
  周易安抱着一个木盒走了上来,将木盒打来,捧着举到朱孝昶的面前,朱孝昶朝后退了一步,只是瞥了一眼脸色已经有些惨白。
  闻氏倒是脸上没什么波澜,朱孝昶一拂袖,冷哼了一声。
  “难道大人是想用这么一块肉,来断定他是我的孩子?”
  张辅龄摇摇头,“当然不是,本官断案从来都是证据第一,这死胎还有胎盘是冬梅所生产,我请来了太医院的御医,让他们来进行诊治。
  看看冬梅是否在数日前小产过,另外问问他们是否有方法可以证明,这孩子是否是你的,来人请太医院御医上前。”
  随着吩咐,彭玉山和陈振亚二人已经拎着药箱走到近前,朝着张辅龄施礼后,二人走到韩冬梅的面前。
  分别查过脉后,二人都点点头,这才看向那木盒子,彭玉山将药箱打开,取出手套口罩,逐一戴好,将木盒里面的东西举了起来,一个如女子拳头大小的黑褐色东西,出现在他的掌心。
  反反复复看了几次,彭玉山将死胎放下,这才朝着张辅龄说道:
  “回禀大人,这冬梅姑娘是刚刚小产之症,又受了极度的寒凉,身子大损,恐怕此生再难有子嗣了。”
  这句话让外面围观的人,都吸了一口凉气,毕竟老百姓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弱者被欺负,一个个原本对闻氏和朱孝昶有些理解的心思顿时没了。
  张辅龄微微欠身,追问道:
  “彭御医,是否有什么方法,可以验出这死胎是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