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五十一章:秘密进京

第三百五十一章:秘密进京

    两日后,朱筠墨带着队伍启程,当然还有王三顺准备的银票,美滋滋上路了。
  
      宁王站在城门楼上远眺,能看到朱筠墨的车队渐渐远去,直到瞧不见了,这才叹息一声。
  
      “老了,看到墨儿意气风发的样子,让本王很欣慰,你将墨儿教的很好。”
  
      庞霄赶紧垂下头。
  
      “其实,世子本性如此,并非老奴教过什么,如若说世子的成长,恐怕这半年多的成长,比之前十几年都要多,世子也变得开朗起来,做事更有章法,说出来的话都听着那么有道理。”
  
      宁王瞥了一眼庞霄,这话里面的意思,他听明白了,他是说这半年多,是因为认识周恒后,朱筠墨才有了如此变化。
  
      “这个周恒,你派人仔细打听了?”
  
      “是,老奴在梅园的时候,就派人查过这个周恒,确实如他所说,之前烧了粮食,又因病有些痴傻,他祖父也确实是一个大夫,只是周围的人只是知道他祖父姓周,可并不知晓他的准确名字。
  
      至于医术如何,为何搬到灵山村,我认为是带着周恒不方便,所以找个没人的地方静养,倒是也说得通。
  
      尤其到了京城,我听侍卫禀报,御医孙茂才的父亲孙世文,曾经认识周恒的祖父,还受过他祖父的恩惠,说他们祖孙二人长相极像。”
  
      宁王一顿,“也就是说,这个周恒身份算是明了了?”
  
      庞霄点点头,“至少没查出来什么问题,不过周恒的父母是个迷,还有他因何得了失魂症,这都成了无法查询的东西。
  
      他自己也偶尔会说,脑子里面有很多想不明白的记忆,这些医术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知识,就是这些记忆在作祟,不过通过老奴的观察,这人还是可信的。”
  
      宁王微微点头。
  
      “能让你认可的人不多,行了既然他们合得来,那就先这样吧,不过这枪的威力可真的超乎本王想象,如此利器要严加仿佛,守卫也要重视起来。”
  
      庞霄赶紧称是,宁王再度看了一眼远处,朱筠墨早已没了影,叹息一声摆摆手。
  
      “行了,我们也走吧,去牢里看看,我想知道那刘副将是否与京城的人有瓜葛。”
  
      ......
  
      京城北郊。
  
      随着一阵烟尘,官道上出现了一个队伍,前后有几十人骑马,中间有一架宽阔的马车,疾驰而行。
  
      车窗位置帘子被掀开,一张略显疲惫的脸露了出来。
  
      “这不是到北山了?”
  
      一个侍卫赶紧凑过来,抬手示意马车和马队都降下来速度,朝着车厢一抱拳。
  
      “回世子,前方就是北山,我们是否停留?”
  
      朱筠墨抬眼看看天色,此时天色还早,想了想挥挥手。
  
      “去看一眼,随后我们进城。”
  
      一声令下,所有人调转方向,在前面的岔路口,直接朝着北山的方向拐了下来,一进庄子就引得很多人朝这里看,不过见到马车上挂着的宁字铁牌子,一个个都笑呵呵地围过来。
  
      “是世子来了!”
  
      “小的给世子请安!”
  
      一瞬间,周围围了很多人,朱筠墨直接跳下车,跟众人不断打招呼。
  
      因为车子停在后建的院子门前,他顺势朝里面瞥了一眼,看到院子里的景象,瞬间朱筠墨定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不过离开一个多月,这剧目都排练上了?
  
      随即拨开人群,朝着里面走进去,一些围观的人,见到世子也都让开位置。
  
      台上,白卿云正在给薛凡和苏清泉他们说戏,说到一些关键的时候,伸手抓着苏清泉的衣领示范着动作。
  
      似乎台上的人也感受到院子里的变化,薛凡伸手拽了拽白卿云。
  
      “白姑娘世子来了。”
  
      白卿云一怔,赶紧回头,见到下面站着的朱筠墨她直接愣住了,随即赶紧从台上下来,走到朱筠墨身前附身见礼。
  
      “世子你回来了。”
  
      朱筠墨点点头笑着摆手,示意白卿云起身。
  
      “赶紧起来吧,我们刚回来,路过北山想了一下,还是过来瞧一眼,别说你们这搞得有声有色,真的看出来点儿不一样了。”
  
      白卿云站起身,看向朱筠墨的样子,有些欲言又止。
  
      朱筠墨一看,有些愣了,回身看看周围,瞬间一摆手。
  
      “你们在外面等着,白姑娘这边请,我有事问你。”
  
      说着二人进入主屋,一听要问事儿,一个个都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一进门,白卿云赶紧施礼,毕竟这院儿里面人多,这样将朱筠墨叫过来,确实有些施礼,不过情况紧急,她不得不快点儿说。
  
      “世子即刻就回京吧,不过不要带着这么多人,悄悄回去,直接去见周公子,你不在这些日子宁王府出事儿了......”
  
      白卿云尽量用简短的语言说清楚整件事儿,朱孝昶如何被牵连,那个冬梅此刻如何,还有顺天府的七日之约就在明日。
  
      朱筠墨听闻,瞬间瞪大了眼睛,如此跌宕起伏的情节,戏里面都不敢这么写,太过惊世骇俗了。
  
      朱筠墨腾一下站起身,来回走了几圈,突然停住看向白卿云。
  
      “朱孝昶才十二岁,竟然通晓男女之事,这有可能吗?满京城也没听说,谁家的公子这样过啊!”
  
      白卿云脸颊有些发红,这事儿她怎么能知道,不过既然是周恒所说,此时自然不假。
  
      “周公子既然如此说,定是不假。”
  
      朱筠墨顿了顿,赶紧朝门口走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停留了,现在就回去。”
  
      白卿云知道朱筠墨着急了,赶紧微微欠身。
  
      “世子确实该回去看看,不过我建议还是悄悄回去,也不要直接回世子府,毕竟京中不知晓世子返京,而这个案子如若您不在岂不是更与您没关系?”
  
      朱筠墨意外地看向白卿云,没想到她想的如此透彻,确实如若自己不在京城,这个案子自然是没有关联。
  
      如若今日贸然出现,怕是有心人有别的联系,如若让一个板上钉钉的案子,将注意力转到世家的争斗上,这案子岂不是就失去意义了。
  
      “你说得对,我现在就走,至于侍卫先留在北山,你帮我安置一下。”
  
      说完转身出了正屋,白卿云也跟着出来,朱筠墨赶紧上了马车,朝外面吩咐道:
  
      “你们今日暂且留在北山休整,让白姑娘安排,庞七跟我驾车回京。”
  
      一声吩咐,所有人都赶紧施礼称是,马车也渐渐驶离。
  
      半个时辰后,马车进入京城,没有去世子府,而是来到回春堂后门的巷子,庞七跳下车敲门,等了一会儿旺财将门打开。
  
      看到一身劲装的庞七,旺财愣了愣,显然此人他并不认识。
  
      “不知这位小哥找谁?”
  
      还未等庞七回答,朱筠墨已经跳下车,旺财一见刚要施礼被朱筠墨挡住。
  
      “赶紧将马车停进院落,周恒在回春堂吗?”
  
      旺财见到朱筠墨如此紧急的样子,赶紧将后门全部打开,庞七将马车赶进来。
  
      “老板午间过来吃饭了,这会儿应该在三楼,要不小的帮您上去找找?”
  
      朱筠墨摆摆手,“庞七就跟旺财在后院吧,你暂时不要露面,让旺财给你找一件回春堂的衣衫换上,不要暴露我上去看看。”
  
      庞七赶紧施礼,旺财看着朱筠墨快步上楼,这才看向庞七。
  
      “这是咋了?难道世子回来的路上出了什么事儿?”
  
      庞六摇摇头,“主子的事儿,咱不知道,你快些给我找衣衫换上。”
  
      旺财一脸的不好意思,“衣衫有,不过你别嫌弃,我的都带着油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