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三十七章:大堂生变

第三百三十七章:大堂生变

韩大勇也吓了一跳,没想到玉佩直接落在地上,赶紧丢开小刀,将玉佩拿起来擦干净上面的灰尘。
  
  见没有损坏,这才常出一口气,将玉佩捧着高高举起。
  
  “冬梅说,这是御赐之物,是当今皇上赐给朱孝昶的,这世间仅此一件,朱孝昶从他母亲那里,将此物拿来,偷偷送给冬梅以表真心。”
  
  师爷看了一眼顺天府尹,御赐之物这四个字一般不会有人冒用,尤其是寻常百姓,赶紧将玉佩接过来送到府尹手中。
  
  顺天府尹远远看到玉佩,心中就是一颤。
  
  接过来后,赶紧高高举起仔细查看,如此成色的寿山石市面上几乎见不到,下方刻着朱孝昶的名字孝昶两个字,雕工了得。
  
  恍惚记得,当时朱孝昶和朱筠墨的世子人选在即,皇帝将这寿山石的玉佩送给闻氏,这才让闻氏一族以为,皇帝属意朱孝昶为世子人选。
  
  当时他在大宴上还仔细瞧过,确实是这块玉佩没有错。
  
  看到这里,顺天府尹已经知晓,这案子虽然骇人听闻,可韩大勇去却没有说假话,看来冬梅姑娘确实是朱孝昶看中之人。
  
  而杖责和打杀,不过是闻氏想要掩盖朱孝昶的丑行。
  
  要知道今年可是三年一度的科举之年,那神童朱孝昶的呼声相当之高。
  
  今日如若将朱孝昶带到大堂审理此案,无论案件如何论处,朱孝昶的名声臭了,科举资格也不复存在。
  
  顺天府尹微微眯起眼,沉思了片刻,这才看向下方跪着的韩大勇。
  
  “韩大勇你先起来,韩冬梅为本案原告,可她身体原因无法到场,那就等她修养七日,可以行走后,本案再审。来人,将所有证物暂留顺天府,退堂!”
  
  随着顺天府尹一句高喝,他起身就朝后堂走去,两班衙役不断戳动水火棍,呼喊退堂,韩大勇不断磕头。
  
  “求青天大老爷做主,今日继续审理,我可以抬着妹妹来大堂的,求青天大老爷做主!”
  
  眼看着韩大勇额头上已经流血,不过他的动作没有停,几个衙役上前举着水火棍将韩大勇架出大堂,屈子平跟在后面也走了出来。
  
  韩大勇的呼喊声,让很多人动容,一个穷苦人家的哥哥,能这样不畏强权,来到顺天府请愿告状,需要多大的勇气,几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已经在擦拭眼角。
  
  屈子平伸手拽了拽韩大勇,不过他长的很敦实,又铁了心在这里诉求,怎能轻易被屈子平拽起来。
  
  屈子平赶紧朝周边围观的人拱手作揖。
  
  “劳烦各位,帮我将这位大哥扶起来,他是救妹心切啊。”
  
  一声呼喊,很多人都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一边劝导,一边拉扯算是将韩大勇拖了起来,那些衙役也没有多做为难,众人出了顺天府。
  
  周恒没做停留,直接跟薛老大跳上车赶回回春堂。
  
  回到办公室,周恒就朝着窗外看去,不多时韩大勇他们果然朝着回春堂走来。
  
  刚才在衙门围观的人,这会儿看着有增无减,都跟着一起来到回春堂门前,薛老大凑过来抻头看看。
  
  “要不我下去轰人?”
  
  周恒摇摇头。
  
  “既然想看,就过来看吧,今天也算是给回春堂做了一个广告,转了那么多医馆,就咱们回春堂接诊了,还是尚有一息的状态,今后如若他们有家人突发急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春堂。”
  
  薛老大点点头,抬眼看看周恒叹息一声。
  
  “这案子,能将朱孝昶抓起来问罪吗?”
  
  周恒摇摇头,“很难,我想闻家会想尽办法来堵住韩大勇的嘴,威逼利诱什么肮脏手段都会用上。”
  
  薛老大一怔,赶紧抬头。
  
  “那这韩老大还有冬梅姑娘,岂不是很危险?”
  
  周恒瞥了薛老大一眼,这货看着大大咧咧其实还是很善良的。
  
  “放心,冬梅姑娘在回春堂是不会有事儿的,至于韩大勇我想朱三福会将人安排妥当,我现在担心的是七天后的审理。”
  
  薛老大凑近一些,眯起眼睛。
  
  “你是说,怕这七天之内,朱孝昶和闻氏会想到对策?”
  
  周恒笑了,“今日顺天府尹能及时将案子错后审理,这就是闻家的能力,之后闻氏一定会推卸责任,说冬梅姑娘偷盗了玉佩,他们抓到后实行家法,不过没想到冬梅姑娘没受得住,这才将尸首丢到乱葬岗。”
  
  薛老大急了,“之前不是查了,这顺天府从去年底到现在,压根没有一个府过去报备过有奴仆犯错的?”
  
  周恒嗤笑了一声,看向窗外。
  
  “这个就更简单了,昨日刚发生的事儿,事出匆忙,并未及时过来报备,什么家中有人病重之类的话,全都可以搪塞过去。”
  
  薛老大想了想,一拍大腿脸上显得非常颓废。
  
  “那这事儿,岂不是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冬梅姑娘还落得一个偷盗的罪名?”
  
  周恒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抿紧唇摇摇头。
  
  “如若只是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世子被这对母子欺辱多年,我就是要让京城的人知晓,这闻氏的歹毒,朱孝昶神童的外衣之下,是多么的不堪龌龊。”
  
  薛老大看着周恒,没再说话,等着他的下文,周恒坐下打开一个抽屉,里面是一管儿透明的药剂。
  
  “那木盒里面不是有死胎,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任凭朱孝昶如何抵赖也推脱不掉。”
  
  薛老大看向那药剂,就是透明的水,也看不出是什么。
  
  “啥意思,我没懂?”
  
  周恒想了想,这个时候搞血型配比是无法让人信服的,再者现在只做的试剂也不稳定,还需要进行提高。
  
  “听说过滴血认亲吧?”
  
  薛老大点点头,脸上带着疑惑。
  
  “这个听说过,不过你不是说,这个不科学?”
  
  周恒白他一眼,这个时候他记住科学俩字了,当时考试的时候,说什么都没记住这个词儿。
  
  “对,我是这么说过,可是普通百姓还有顺天府尹能明白什么是科学吗?他们听过我们回春堂的课程?还是都学过医术?”
  
  薛老大摇摇头,叹息一声,一般这样的争辩自己就没对过,刚才跟他争执个啥?
  
  周恒见薛老大不问了,上下看看他。
  
  “你怎么了?”
  
  薛老大一脸的无奈,赶紧翘翘嘴角。
  
  “有些走神儿了,这个自然都没有,那要用什么方法服众?”
  
  周恒一拍手,“这句算你问到点子上了,这药剂是让血液块溶解的药物,我们就来个滴血认亲,这个都认可吧,虽然孩子死了,可死胎体内是有血的,我们只要将朱孝昶和死胎体内的血来进行滴血认亲即可。”
  
  薛老大瞪圆了眼睛,这个论断可是惊到他了。
  
  要知道那死胎已经是昨天的了,即便现在天气还很凉,可是要放置几天,确实有些太难了。
  
  “顺天府尹不是说七天后再审,这死胎七天后不得风干了?”
  
  周恒笑了,“没事,当时给他胎盘和死胎都进行了处理,表面涂有药物,别说如今的常温放置七天,半个月也没问题。”
  
  薛老大点点头,“那就好,不过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周恒瞥了一眼窗外,此刻回春堂门前聚集的人似乎更多了,都距离远些围观着,似乎是想要看看这王府里面逃出来的女子,是否在回春堂。
  
  韩大勇擦拭了一下眼角,在回春堂门前给屈子平跪下磕头。
  
  “这位大夫,我是粗人也不会说什么,感谢你也感谢回春堂,你们救了我妹妹的性命,还帮着去作证。”
  
  屈子平摆摆手,“这位大哥您赶紧起来,这医者父母心,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欠下的诊费,你什么时候有钱再说,如若没钱也不用还了,这里有专门的女子照顾你妹妹,你上去着实不便,要不等她修养几天,再审的时候,你再来接她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