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三十二章:我帮不了你 恭喜粉丝豆丁喜提盟主!

第三百三十二章:我帮不了你 恭喜粉丝豆丁喜提盟主!


  周恒叹息一声,看向刘秀儿没有直接说话,张婶子拽着春桃的袖子。
  “春桃走,我们去准备些热水,一会儿给这位姑娘擦洗一番。”
  春桃看看张婶子又看向刘秀儿,见她点头,这才跟着张婶子一起退出去。
  刘秀儿走到周恒近前,“现在没人了,二哥快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世子今年才十七岁,那位朱孝昶不过比他小了五岁,今年过了年才十二岁。”
  刘秀儿一怔,瞬间瞪大眼睛看向床上那个姑娘。
  “十二岁?那么二哥觉得,这位姑娘怀的不是朱孝昶的孩子?”
  周恒摇摇头,“这玉佩,恐怕是朱孝昶贴身之物,一般人他也不会送。”
  “送,不会是偷盗吗?”
  周恒笑了,看向有些脑子不转弯的刘秀儿。
  “你要知道,这玉佩拿了毫无用处,如若是偷盗就要出手,如此稀有的物件,其实在市面上可以流通的,那下面刻着名字,如若去掉,整个玉佩都有所缺损,所以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说这是朱孝昶送给她的。”
  刘秀儿有些急了,不过有些话又说不出口,顿时脸都有些泛红。
  “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岂能......岂能......”
  周恒微微垂头,忍者脸上的笑意。
  “我见过朱孝昶,看起来只是比世子稍微矮了寸许,成熟稳重的劲儿冷眼一看瞧不出有多小,再者有些家中贫苦的,男子十二岁已经成家,所以也不为过,至于大户人家,也已经给少年安排了初尝云雨的贴身侍婢,这也是他们诋毁世子的地方。”
  刘秀儿再度看了一眼床上的姑娘,看起来她的年纪比自己还小,竟然被如此毒打,两个孩子也没了,看着极为可怜。
  “二哥,我就是看着这姑娘可怜,我们帮帮她好不好?”
  周恒看向秀儿,其实他想说,如若世子在,这是牵制他嫂嫂最好的方法,可如今......
  “一切等她醒来再说,既然是被当做死人丢入乱葬岗,说明宁王府那边认为她已经死了,掩盖踪迹,逃到江南隐姓埋名还是能活命的。”
  就在此时,病床传来一声呻吟。
  周恒和刘秀儿赶紧转身,朝着病床前冲过去。
  那姑娘晃动了一下脑袋,眼睑抖动了几下,缓缓张开,环顾了一周,转过头看到周恒和刘秀儿。
  瞬间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抬起双臂不断挥舞。
  “别打了,别打了!”
  刘秀儿手疾眼快,赶紧按住她打针的手按住,另一只手扯着自己的衣领给她看。
  “你手上打针呢,还想活命就别乱动,看清楚这里是回春堂,我们是这里的大夫。”
  别说,刘秀儿的一顿乱喊,还真的有效,那姑娘不再挣扎了,不过目光还是警惕地看向刘秀儿和周恒。
  “这里......这里是回春堂?”
  刘秀儿点点头,松开了她的手,指着自己的领口。
  “现在京城,应该都能知晓我们回春堂是个什么地方,这身衣衫还有领子上的标记,我想你多少也见过吧。”
  那姑娘颤巍巍地点点头,这番折腾已经让她有些冒冷汗,抓着被角不断喘息,似乎想到什么,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
  刘秀儿点点头,“你能活着已经算是奇迹了,你可知自己是在哪儿被救的?”
  那姑娘摇摇头,“隐隐约约似乎有人晃动我,不过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也张不开眼睛。”
  周恒一直盯着她看,开始并未说话,不过见她如此说伸手将刘秀儿拽开,淡淡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府上的?我们如何通知你的家人?”
  一连串的三个问题,让她一怔,赶紧挣扎着坐起来,不过仅仅是这样一个动作,她已经浑身乱颤,险些摔倒,不过周恒没有松开刘秀儿的手臂,不让她上前去扶着。
  那姑娘咬着唇,双手撑着床板看向周恒。
  “我叫冬梅,这是主子赐的名,本家似乎姓韩,当初年纪小被卖的,真的不知道家在哪。至于府上,求您不要通知,冬梅死里逃生,如若再回去还是免不了一死。”
  周恒盯着冬梅的眼睛,不带一丝情感。
  “我只是问你来自哪个府上,并没有说要将你送回去,再者大梁律法中规定,即便是卖身的奴仆也不得随意杀人性命。
  除非犯了大罪,并且到府衙报备,你醒来之前,顺天府的人已经来过,近一个月都没有人去报过有哪家仆人翻了大罪的,所以即便说出你是哪个府的,也没人敢杀你,大不了去顺天府击鼓鸣冤。”
  刘秀儿不知道,一贯好说话的周恒今天是怎么了,对这个韩冬梅咄咄逼人,没有一丝怜悯,不过既然他这么做一定是有缘故,刘秀儿忍者没有说话,站在周恒一侧。
  韩冬梅不断摇着头,“不,我不能说,大梁的律法是维护达官显贵的,与我们这些卖身为奴之人有什么关系,说到底我们连阿猫阿狗都不如,都是贱命。”
  说着眼泪流了下来,抽搭了一会儿抬眼看向周恒,一翻身匍匐在床上。
  “大夫求您怜悯,冬梅自幼被家人变卖,没想到......没想到原本以为找到依靠,却成了今天的这副田地,求您不要追问了。”
  周恒眯起眼,这个人到了这个境地都不愿说,要么是对宁王府有忌惮,要么是对有真情。
  “你可知自己有孕三个多月?”
  冬梅身子一晃,颤巍巍地点点头,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知道,之前只是以为冬日困乏,后来发现肚子有些鼓胀,晨起还有些干呕,该来的也没来,推迟了两个多月,这才觉着不对,我曾去西街的百草堂看过。”
  周恒点点头,看来这个冬梅是个有心计的,这是自己偷着出来看诊,并未宣扬。
  “那你可知你怀的是双生胎,被救回来的时候,一个已经流掉,另一个剥脱不全,引起大出血,差点儿要了你的性命?”
  冬梅身子一晃,一屁股坐在一侧,脸上全是震惊之色。
  “双生胎?”
  “对,仅存的这个我看了,是个成型的男婴。”
  冬梅抬眼已经哭的不行,用力摇着头。
  “求您别说了,我福薄没有这个命,无法当这两个孩儿的娘亲。”
  刘秀儿拽着周恒的手臂,不过周恒没有看她,抬手将手臂抽出来,继续向前一步。
  “还有,你可知这双生胎强行从你体内剥离,不只是让你失去两个孩子,而是今生你将无法再生育了。”
  冬梅瞬间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向刘秀儿,与周恒相比,这个刘秀儿更让她信任,不过刘秀儿确实朝她歉意地点点头,肯定着周恒的判断。
  冬梅慌了,被卖了可以想办法博一条生路,即便是劫后余生,还可以隐姓埋名过日子,可今后无法生育,这就断送了一切的希望,谁能找一个吃白食的女人,不传宗接代她就是一个废人。
  她挣扎这爬起来,想要抓住刘秀儿的手,不过被周恒挡开了。
  “大夫求你,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周恒摇摇头,“我们只是大夫不是神仙,能救你的性命,已经是尽了全力,不然此刻你已经喝了孟婆汤,至于失去双生胎还有无法生育,这一切都是你想要隐瞒的,我帮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