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二十九章:像极了那人

第三百二十九章:像极了那人

白卿云微微一笑,“这就太好了!”
  
  李掌柜看了一眼白卿云拿出来的尺寸,稍微想了一下。
  
  “这画布的尺寸非常大,白小姐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白卿云点点头,“我知道尺寸很大,这个要请画师给个建议,是选用白色粗布还是什么布匹,我们现在就去采购,然后让人缝合好,送到北山,至于画师最好能在我们北山作画,毕竟这个要做成卷轴,之后可以随意卷曲。”
  
  李掌柜非常认可白卿云的想法,抬手招呼人。
  
  “去将几为画师请过来,我们商议一下。”
  
  片刻几个老头走了进来,一个个身上扎着油布围裙,一脸懵地看向李掌柜。
  
  “这位是白姑娘,她是替周公子过来的,希望我们帮着绘制几幅背景画,需要在大幅的幕布上作画,想问问你们用什么材质比较好,这边好准备一下,你们别拘束,有什么想法直说就行。”
  
  为首的那位画师,看着年纪就很大,微微蹙眉。
  
  “掌柜的,这纸张上作画倒是没什么问题,如若是布匹上作画,我们并为尝试过。”
  
  白卿云想了一下,说道:
  
  “这位师傅好,我记得有雅士在绢帛上作画,既然绢帛可以,自然普通的布匹上也可以,只是不知道是否需要处理?”
  
  那老师傅赶紧施礼,一脸的惶恐。
  
  “姑娘客气了,担不起老师傅几个字,不过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白卿云将自己规划的草图拿出来,展示给大家看。
  
  “各位请看,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舞台后面希望能放置这样的大幅幕布,直接就有了背景,如此观看的感受也非常好。
  
  最好能像窗帘一般,可以卷起来,或者是两侧拉开,如此一来,可以随意变换背景,有些固定的主要背景可以选用木板,不过这个需要现场绘制。”
  
  老师傅想了想,“布上作画如若像姑娘所说,希望能颜色鲜艳,并且当作背景,这个需要的颜料也需要用油脂调配,就如之前我们见过的一种图画,就是白马寺悬挂的佛像唐卡。”
  
  李掌柜估计是见过,他不断点头。
  
  “邹师傅说的是,那白马寺中为唐卡开光的时候,我有幸见过,颜色艳丽画工繁琐,不过确实是绘制在布匹上,不过这颜料确实是个问题。”
  
  白卿云一时犯了难,赶紧看向那位邹师傅。
  
  “老师傅,既然您能知晓这东西,想来也研究过一二,我们北山的剧院想急着完工,毕竟应允了太后娘娘,四月就为她演出剧目,时间上着实紧迫,还请老师傅给指一条明路。”
  
  那老师傅有些惶恐,赶紧看向李掌柜,李掌柜挥挥手。
  
  “别犹豫,有什么想的,直说就是了。”
  
  邹师傅点点头。
  
  “油彩倒是可以买到,只是价格贵些”
  
  白卿云没等他说完,赶紧微微摆手。
  
  “银子不是问题,抓紧准备用料进行绘制才是重要的,不耽误之后的演出就好,我只是希望这绘制的图案,不似戏剧台子似的那样死板,无论是景色还是亭台楼阁,都要仿若置身在相应的环境中。”
  
  邹师傅笑了,“这个不难,一定让姑娘满意。”
  
  苏清泉听得直楞,他没见过哪个女子敢如此决断,这事儿难道不需要征求周公子的意思?
  
  白卿云站起身,“既然如此,那需要的布匹我们也不采购了,你们找觉得顺手的合适料子采购就行,我只要求两点,第一、一个月完成八个场景的画作,第二、画出来的场景达到我的要求。
  
  至于银子,李掌柜和周公子是老主顾,我想定然是不会亏到我们的,不然今后的生意也没法做了不是。”
  
  李掌柜笑了,“白姑娘绝对是个谈生意的好手,你放心,就冲着周公子这份信任,我也绝对不会让您亏到,我这里只计算颜料、布匹和人员的费用,别的不收取费用可好?”
  
  白卿云笑了,赶紧朝李掌柜微微欠身。
  
  “李掌柜大气,您真有眼光,我们两家的生意,都是互相扶持的,您放心这剧目开演,对文殊阁绝对是有益的,不说书籍的收入,就凭这一手绘画能力绝对让您海赚一笔。”
  
  李掌柜赶紧抬手。
  
  “那就借白姑娘吉言了,今日我们准备好东西,明日就带着人去北山,放心绝对不能耽误您的演出,不过您要找几个绣娘,帮着将布匹缝制到合适的尺寸,这个师傅们可是来不了。”
  
  白卿云也笑了,赶紧起身。
  
  “行,那明日我就在北山等您,车子直接到北山庄子上就行,找世子的主院儿就成。”
  
  李掌柜起身,白卿云和薛老大还有苏清泉一起出来,那苏清泉看了白卿云好几眼,又瞥了一眼薛老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卿云走到车前,看了一眼苏清泉。
  
  “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不用避讳薛大哥。”
  
  苏清泉一顿,赶紧垂下目光。
  
  “我就是觉得,如此花银子的事儿,不需要和周公子商议一下吗?”
  
  薛老大白了他一眼。
  
  “这么点儿小事儿,如若都要我家公子定夺,那他一天什么都不用干了,既然交给白姑娘筹办,自是放心的。
  
  再者这李掌柜欠着我家公子人情,他如若敢耍滑头,之后的书籍再也没有文殊阁的事儿,交给他会比我们自己做还要上心。
  
  你不也是白姑娘招的,北山剧院的事儿,自是白姑娘定夺,你们有什么事儿直接跟白姑娘说就是了。”
  
  薛老大的话让苏清泉脸上一阵羞臊,自己刚才确实有些过分了,赶紧朝着白卿云和薛老大施礼。
  
  “清泉小人之心了,我只是从未经手这样大的事儿,着实有些不安,毕竟如此多的银子。”
  
  薛老大没再多说,白卿云回身看向薛老大。
  
  “薛大哥给我们找个人赶车吧,我需要找人定制衣服,还有首饰什么的,你还要跟着周公子,总不能拽着你还要你来回接送。”
  
  薛老大想了想,这才看向白卿云,她说的在理,如若这一套下来,天也要黑了。
  
  “先去回春堂,我给你找个稳妥的家伙,最好身手好点儿的,你今后也能放心用。”
  
  白卿云点点头,朝着薛老大笑了起来。
  
  “还是薛大哥想的周到。”
  
  薛老大在衣襟上蹭了蹭手,这才举起手臂擎者白卿云他们上车,三人到了回春堂,薛老大直接拐到串串香,不多时带出来一个高个子的小子。
  
  薛老大看向白卿云介绍道:
  
  “他叫薛凡,是灵山村我本家的一个兄弟,算个账脑子很够用,能言善辩的,手脚上还有些功夫,人也本分,让他今后跟着你吧,什么时候不用了让他回我这里就行。”
  
  白卿云上下看看薛凡,眼前的男子穿着朴实,看着似乎不起眼,不过五官轮廓看着棱角分明,一双眼也非常有灵气。
  
  举手投足之间,与周恒有着几分相似,白卿云微微一怔,脑海中不禁地将他与侯方域的形象合在一起,心里有一丝窃喜。
  
  见薛老大介绍自己,薛凡赶紧上前,唇边挂着一丝笑容,并不显得谄媚,款款施礼。
  
  “白姑娘好,今后有什么杂事,请白姑娘尽管吩咐,我们灵山村出来的人,能吃苦有力气。”
  
  白卿云微微颔首,“平日你跟着薛大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