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二十八章:奇思妙想

第三百二十八章:奇思妙想

周恒没多解释,不过不耽误薛老大自己揣测,扒拉着手指头一顿算账,最后瞥了周恒一眼摇摇头。
  
  “怪不得,李掌柜恨不得将你供奉在他家里,原来这玩意如此赚钱,算上回春堂、酒肆、串串香,我们这几个月的进项真的不少,不过还要给世子三成,哎数额可真是不少。”
  
  周恒抓起桌子上的书稿敲了薛老大一下,脸上也严肃了几分。
  
  “银子能赚的完吗?你好我好,才能有银子赚,这道理我说了多少遍,京城之中有谁不知晓我们和世子和宁王他们是一体的,这话今后不要说,晓得嘛?”
  
  薛老大眨眨眼,第一次见到周恒和自己发火,赶紧垂下头,没有争辩。
  
  他刚才也就是感慨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不过确实有些过分了。
  
  “我错了,今后再也不说。”
  
  周恒白他一眼,“这里是世子的庄子,回春堂也好,各个铺子也好,都是世子的铺面,没有这些基础,我们怎么起家?行了我们回去。”
  
  周恒起身,薛老大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将门帘挑开,还未出门,两个老妇人抱着箩筐就站在门口。
  
  见到周恒和薛老大,赶紧跪地磕头。
  
  “老婆子见过恩公。”
  
  不用周恒吩咐,薛老大赶紧上前将两人扶了起来。
  
  “快起来,我家公子不喜让人跪,你们这是有啥事儿,直接跟公子说就行。”
  
  两个老妇人,赶紧将手中的箩筐送到薛老大面前,献宝似的将上面盖着的布掀开,小心翼翼的模样唯恐碰坏什么。
  
  “这是刚才我们十几家凑的鸡蛋,还有新蒸的面鱼,知道恩公祖籍是山东,刚才赶紧蒸了两锅,不是啥好东西,就是一点儿心意,您收下吧。”
  
  薛老大看向周恒,周恒走到近前。
  
  那一筐鸡蛋,有大有小有红有白,一看就知道是各自不同的人家搜集的。
  
  面鱼上面点的红眼睛还没干,这虽然不是贵重东西,不过白面可是太金贵了。
  
  “心意我收到了,这些鸡蛋还有面鱼,给孩子们分了吧,他们正长身体吃得多,你们也不算宽裕。”
  
  两个妇人急了,将筐子都争着抢着往薛老大的手中塞。
  
  “我们富裕的很,今年一直吃白面白米,没有沙子那种,家里的小子丫头都吃得饱穿得暖,全家都做了新衣过年,只是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送您,这心意您收下吧。”
  
  周恒摇摇头笑了,示意薛老大将东西手下。
  
  “行,那东西我收下了,多谢你们。”
  
  两个妇人乐得不行,朝着周恒施礼,转身欢天喜地地走了。
  
  此刻卿云已经背着包袱走来,身侧跟着一个青衣男子,正是扮演杨龙友的那位主演,见到周恒和薛老大有些拘谨。
  
  卿云微微欠身,介绍道:
  
  “公子他是扮演杨龙友的苏清泉,是个不远处南村的一名秀才,不过家道中落父亲重病,也没有银钱参加科举,上月开始跟着我筹备剧目的事儿,我瞧着人还算踏实,并且识文断字很细心。”
  
  周恒点点头,“你看中就好,好好帮助卿云操持这个剧目的排演,今后的出息不会比你参加科举要差。”
  
  苏清泉微微抬头,赶紧朝着周恒施礼,脸上的喜气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多谢公子,我在这里能赚银子,父亲也在回春堂抓了药,如今已经能下地走动,虽然不至于大好,我也放心不少。”
  
  “哦?你父亲得了什么病?”
  
  苏清泉有些尴尬,脸上微微一红。
  
  “不是病症,我表妹原本许了我家,不过年前来退婚,据说要去给张员外家做妾室,我父亲气不过和舅父吵了起来,最后从高台上摔下去,跌破了头,一直昏迷呕吐,此刻已经清醒,搀扶着也能走几步,只是不大认人,说话也不行。”
  
  周恒恍悟,“头外伤,能恢复到如此,说明你家人照料的非常好,会慢慢好的别担心,如若觉得好的慢,可以去回春堂找德胜,让他安排人给你父亲施针,治疗十天半个月就能大好。”
  
  苏清泉用力点点头,“我也是如此想的,不过还要存一些银子,下个月就可以去了。”
  
  周恒摆摆手,“治病没有等着一说,卿云给他支取三个月的月例银子,先去治病,越早治疗好的越是彻底,耽搁的时间长了,恢复的慢不说,对记忆也有损伤。”
  
  苏清泉一怔,好在卿云扯了扯他的袖子,苏清泉赶紧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砰砰砰给周恒磕了三个头,整个额头瞬间都青了。
  
  周恒被吓了一跳,他真真是受不了这样的表达方式,挺吓人的。
  
  “快起来,你伤了怎么排戏?”
  
  苏清泉这才赶紧爬起来,不过看向周恒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同,规规矩矩地躬身施礼。
  
  “一直听庄子里的人说,公子是大善之人,今日见识了,清泉定会好好辅助白姑娘,将戏排练好。”
  
  周恒点点头,“行了,你可有同乡,让他们帮着去家中传信儿,拿着银子抓进去回春堂,我们等你片刻。”
  
  白卿云已经拿出来十五两银票,塞给苏清泉,苏清泉赶紧转身往回跑,不多时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众人乘车,这才朝着京城驶去。
  
  到了京城,周恒在回春堂下去,薛老大载着卿云和苏清泉直接去了文殊阁。
  
  见到李掌柜,李掌柜赶紧将几人请入内堂,薛老大常来此地,与李掌柜相当熟络,也没什么客套,直接介绍了白卿云和苏清泉的身份,双方见礼这才坐下。
  
  李掌柜到是热心,一脸兴趣地问道:
  
  “画师我们这里就有,不过似乎没绘制过如此大的东西,不知白姑娘可是有什么想法?”
  
  白卿云温婉地笑了,这内堂里面就摆着几幅画,都是以桃花扇的故事为背景,惟妙惟肖。
  
  “我想李掌柜既然印制《桃花扇》,自然对里面的故事了如指掌,人物故事背景,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宣传画。”
  
  李掌柜笑了,点着头说道:
  
  “白姑娘说的是,虽然我是一个男子,却也被故事感染,当看到最后两卷,真的是好几天都没睡好。”
  
  白卿云接着说道:“算起来我与李掌柜一样,都是被故事感动,我就是想要找画这个宣传画的师傅,我不懂绘画,只是摘录了一些背景的描述,想要跟他说说,我提供尺寸,用结实的油布当做画布,在上面进行作画,如此一来,只是撤换背景,仿佛就换了一个场地。”
  
  李掌柜结果白卿云手中的册子,自己看了看,这里面的描述相当仔细,背景是多高的山峦,湖面的大小,上面有几艘小船,雨打芭蕉在路边的萎靡状态,瞬间被白卿云这个想法感染了。
  
  “按照白小姐的说法,背景如若是湖光山色,还有一个凉亭,那么前面摆上桌椅就成了湖边的场景,这想法太妙了。”
  
  说着起身,吩咐人去找画师。
  
  “不过这里面提到的战马,还有画舫你要如何处理?”
  
  白卿云咬着唇,起身来回踱了几步,这才顿住身形。
  
  “画舫我现在就做了类似旱船的一个东西,两个人前后抬着绘制好的担子,中间站着主演,走上台去,如此也有个行船的样子,至于战马,这个之后可以让人牵着马从舞台下方走过,背景厮杀惨烈些就行,如此一来意境已经到了。”
  
  李掌柜一击掌,脸上闪现喜悦的神色。
  
  “白小姐大才,这想法甚好,我现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桃花扇的剧目了。”
  
  “李掌柜谬赞了,这不过是我家公子说过想法,我才照着这个想法去做的,还望李掌柜能催着画师制作,时间非常紧迫,毕竟宫里的太后,还要急着看。”
  
  李掌柜仰头笑了起来,“放心,人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