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二十三章:拴马桩之谜

第三百二十三章:拴马桩之谜

随着刘裕愣住,这些人也朝楼梯的方向看过来。
  
  阿昌瞪圆了眼睛,别人不了解,阿昌是最知道的,师尊培养这些御医并不是应付差事,而是真心相对,遇到这么个家伙真是开眼界了。
  
  薛老大抱着手臂,就站在楼梯口,俨然一副你下去试试的架势。
  
  周恒微微一笑,走到众人面前,这些人赶紧施礼。
  
  “下官(学生)见过周院判。”
  
  周恒摆摆手,看了一眼尴尬地刘裕。
  
  “医学上有疑惑,可以问我,我来解答,如若只是找个由头不想在北山学习,现在就可以走,这里来去自由,陛下只是说让我传授诸位医术,并未说学到什么程度,牛不喝水强按头的事儿,我不会做。”
  
  这些人瞬间都看向刘裕,刘裕抿抿唇,一甩衣袖,走了回来。
  
  “下官并非有意顶撞,只是觉得这些知识还有研究尸身,与医术无益,在这里搞这些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周恒哦了一声,伸手将身上的大氅脱掉。
  
  刘裕朝后退了一步,脸上带着一丝警惕和惊慌,以为周恒要动手。
  
  而周恒不过是将大氅丢给薛老大,这边孙茂才身侧的王先谦已经给周恒递过来一件隔离服,周恒伸手换上,戴上帽子口罩和手套。
  
  现在他们使用的手套,是阿昌找人制造的鱼皮手套,接缝都是用一种特殊的鱼胶粘合,非常的结实耐用,也不漏水,为这个周恒还好好夸赞了阿昌一次。
  
  周恒双手交叉,扣紧手套与手指的缝隙。
  
  这才垂头瞥了一眼中间台子上的尸体,这是一个男子的尸身,此刻已经开膛破腹,看尸斑已经死了数天。
  
  瞥了一眼垂头的孙茂才等人,一个个跟鹌鹑似得,周恒这才说道:
  
  “有不解就要解惑,如若想听可以过来,我们今天就说说这耳前拴马桩。”
  
  一听这个,众人来了兴致,都凑近一些。
  
  那刘裕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来,他如若直接走了,确实没有脸面,既然周恒要讲,他虽表示怀疑,却也像知道一二。
  
  见人都聚过来了,这才伸手将头顶的马灯调亮些,举着放大镜,仔细看了一下尸首的头部,还有颈部。
  
  就在看到锁骨边缘的时候,周恒顿住了动作,朝身侧一伸手。
  
  “给我炭笔。”
  
  孙茂才赶紧递过去一直炭笔,周恒接过在尸身的锁骨两端画了两个圈儿,这才站起身。
  
  “尸首你们哪儿找的?”
  
  孙茂才顿时一怔,吞吞吐吐地说道:
  
  “就是就是城外的乱葬岗,我们搜索了几天,有些无人认领的尸身就丢在那里,这个看着最全须全尾所以就捡回来了,对我们是捡的。”
  
  周恒白了他一眼,这里他是带头人,必须给他留面子,周恒也没有发作。
  
  不过这货真的是缺心眼,这多容易出事儿啊,何必给别人留有把柄。
  
  “下次如若需要,可以跟我说我去找刘大人要死囚,你们这样太容易落人口实了。”
  
  孙茂才恍然,赶紧点头。
  
  “学生愚钝了。”
  
  周恒指着尸身耳前的小肉瘤说道:
  
  “这里就是你们所说的拴马桩是吧?”
  
  刘裕点点头,“是。”
  
  “这里可曾有胚胎发育的图鉴?”
  
  孙茂才摇摇头,“未曾有过。”
  
  周恒点点头,“行,那之后我绘制几张。这拴马桩看着好似一个小肉瘤,实则很多人这肉瘤里面是有软骨的,当然有的人并非是突出肉瘤,还有可能是一个小坑,再看这里,锁骨突位置上还有一对儿孔。”
  
  众人都凑过来,那个刘裕自然也抻头看过了,果然在颈部锁骨的突出点上方有两个小孔。
  
  “这说明什么?”
  
  刘裕下意识地问了出来,问了自己也有些后悔,不过众人和周恒都没有纠结是否他提问,周恒指着耳前拴马桩说道:
  
  “这个人是非常典型的鳃弓发育异常,详细来说,胚胎发育时期,在胚体头部两侧出现六对柱状弓形隆起,称为鳃弓。
  
  第一二鳃弓发育异常时,可在耳前形成肉瘤,严重的会形成皮肤的狭窄盲管或点状凹陷,向深部延长,与鼓室相通,即为耳前瘘管,耳朵上方的孔洞经常流白浓恶臭,或者肿胀。
  
  第三四对鳃弓发育异常,会成为颈窦,其残余上皮可发生囊肿或鳃瘘。如果囊肿与外部相通,即形成鳃瘘,其开口可位于颈部胸锁乳突肌前缘任何部位,他就是鳃瘘。”
  
  刘裕听得仔细,这一番言论他已经信了五成,不过这周恒怎么就知晓这些?
  
  “妇人腹中的胚胎如何生长,这要如何论断?我等总不能剖腹取子,进行查验吧,自然是周院判说什么是什么。”
  
  话虽不好听,却说到了实质性的问题,这要如何证明。
  
  周恒笑了笑,在操作台上找到一枚圆头的探针丢给刘裕。
  
  “来,你过来查验,就从这小孔探进去试试,看是不是有深度,里面是不是有囊肿空腔,手上轻一点,我们一会儿会切开验证。”
  
  刘裕也来了倔脾气,伸手接过探针,微微伏身,将探针插入左侧的小孔。
  
  这探针其实就是加长版的银针,只是头部钝圆,足有一个成人男子手长,没想到插入小孔后,瞬间就进去了。
  
  如此发现让刘裕一怔,惊讶地抬头看向周恒。
  
  “继续,动作轻一点。”
  
  刘裕点点头,手上轻轻用力,探针搜的一下滑进去一半,然后就推不动了。
  
  周恒一抬手,“感受到阻力了是吧,你现在就握着探针不要动,我将这处切开,大家一起看看,下方有没有囊肿的空腔。”
  
  说着,周恒快速用手术刀划开表皮,毕竟不是活人,不用在意切口大小,现在看得清才是关键,所以直接一个t字形切口,将两侧皮肤掀开。
  
  仅仅是这一步,孙茂才就指着下方说道:
  
  “这里有一个管子。”
  
  果然,孔洞下方连接着一根狭长的管儿。
  
  刘裕手一抖,随着这抖动,那管子也跟着摆动了一下,要知道死人和一堆肉没区别,不过看到一个部位动一下,还是挺恐怖的。
  
  瞬间所有人都发出吸气声,只是隐忍着没有后退,毕竟这样的问题简直是从未见过,都想知道为什么。
  
  周恒将周围的组织分离了一下,随后隐藏在肌肉下方的一个梭状囊出现在眼前,周恒剪断周围组织,直接将这个囊和管子取出,放在托盘上。
  
  周恒只是看了死者耳朵上的拴马桩,还有颈部的两个小孔,就做出这个判断,瞬间这些人看向周恒的目光,都更加炽热。
  
  刘裕此刻已经没了之前的劲头,那探针就插在管子里面,跟梭状囊一起放在托盘里面,他就直勾勾地看向周恒。
  
  “我就是想知晓,周院判如何知道的?难道你们周家先祖都是剖腹取子进行观察,不然这要如何解释?”
  
  周恒看向刘裕,先前还觉得这人只是执着了一些,现在看这不是执着,这是对自己的医术和出身有所怀疑,这些问题真的无法回答。
  
  难道说这是医科大学学来的,我来自一个比这里先进文明的世界?
  
  “说实话,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我连祖父的名字都想不起来,脑子里面的记忆,除了医术,剩下的全是零零散散的片段。
  
  我不知道是因为头部受伤,还是离魂症的原因,因此我给不出答案,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知晓的,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刚刚我查看尸首的时候,看了你一眼,你的耳廓上端就各有一个小孔。
  
  我想你那里是否能挤出来白脓,夏日或者春秋交替的时候,是否会肿胀发臭,这些无需我说明,你比谁都明了,是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