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二十二章: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三百二十二章:道不同不相为谋

来福懵懵懂懂地点头,虽然不是太明白,不过公子说啥就是啥,一定是有道理的。
  
  这算是给土地看病吧,反着这方面公子最厉害。
  
  “还是公子博学,来福受教了。”
  
  “对了玉米长得可好?”
  
  来福赶紧扶着周恒,走到另一个暖房。
  
  玉米已经长的快有他肩膀高,不过暖房里面的味道,实在有些顶人,周恒扎了一头赶紧跑出来。
  
  来福跟在后面眨眨眼,看来公子就是金贵,闻不得粪水的味道。
  
  周恒干呕了两声,朝着来福摆摆手,这味道简直太刺激了,无奈退出暖房,站在门口大口喘息了半晌。
  
  “玉米长得更好,你抓紧安排后续的劳作吧,清平县带出来的人里面,种植培育方面我最信赖的就是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周恒拍拍来福的肩膀,拽着身后的薛老大,朝着制药作坊的方向快步走了。
  
  几个跟着来福干活的男子,赶紧凑到近前。
  
  “来福管事,公子是不是不懂农耕啊,怎么粪水的味道都闻不得,这可是庄家的肥料。”
  
  来福扬起头,“抓紧干活,你们懂什么,公子是大才,只是瞧了一眼那卷毛人的袋子,就能叫出这东西的名字,还知晓种植方法,换做你们谁行?”
  
  一瞬间所有人没了话,赶紧各自忙碌起来。
  
  周恒和薛老大走到实验室外,就看到阿昌站在楼下,探头朝上面看。
  
  周恒走到身后他都没发觉,这让周恒有些疑惑,朝楼上看看,只是听到争论的声音,并未有什么异样,似乎有孙老伯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
  
  阿昌吓了一跳,回身看到是周恒赶紧施礼。
  
  “师尊来了。”
  
  “你怎么站在这里,楼上实验室怎么了?”
  
  阿昌摆摆手,将周恒引到一侧,这才说道:
  
  “您不是让孙老伯他们,在此给这些人讲课,他们每天都找庄子或者周边的人过来当患者,进行诊断辨证,各家的说法都不一样,不过争论之后,似乎也对病症有了统一的论断。
  
  再者,这周边稍微有个头疼脑热,长了什么疔痈疮疖或者外伤的,见到就被拉来,一个个农户被吓得够呛,我这就是听听,怕出什么乱子。”
  
  周恒一听就笑了,这边的实验室已经扩建了许多,整个制药作坊上被隔出来一层,一面做教学,另一部分做新药研制,在一起进行研究也更利于发展。
  
  至于孙老伯还有邹老伯几个人,更是仔细学习了很久,甚至跟着做了几十台手术,这才过来开始教学。
  
  这里的学员也是什么人都有,有周边的年轻人,也有游方郎中,反正愿意学就交银子过来学。
  
  一个学期两个月,就收三两银子,周恒也没再多管,毕竟没指着这个发家致富,至少能给回春堂还有制药作坊培养人才。
  
  见周恒一点儿都不担心,阿昌有些着急。
  
  “师尊,这学习倒是好事儿,咱们作坊的人,晚上有空都跟着学,不过这一个个如若受伤啥的都害怕让他们知晓。
  
  之前老刘腿上割了一个寸许的口子,让他们知晓了,直接抬着担架将人运到楼上,鬼哭狼嚎的一顿折腾,据说是尝试新药来着,最后腿被绑着好几天才放了。”
  
  周恒一怔,赶紧追问道:“腿伤好了,还是严重了?”
  
  阿昌眨眨眼,这师尊并未按照自己的问题往下走,怎么关心的点有些奇怪?
  
  “好自是好了,还被清创缝合,至于用的什么药,我也没问出来,只是伤口上那块皮被染的鲜红,老刘担心了许久,七八天洗掉才安了心。”
  
  周恒眯起眼一想就明白了,这是找寻染料中是否含有磺胺成分,不过手段有些粗劣了。
  
  “让他们实验吧,反正也没有什么重伤的人,你盯着点儿就行,医学一途没有捷径,就是要尽力实验的。”
  
  阿昌叹息一声,四下环顾一周,见没人注意这里,凑近周恒在其饿耳边低语道:
  
  “这些还都不是严重的问题,孙茂才孙御医竟然带着人,半夜去挖了无主的坟地,用盒子装了回来,说是用做研究,还让姚铁匠给弄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铜钉,将这些骨骼都刷洗干净做成骨架,摆在楼上,看着真是瘆得慌。”
  
  周恒嘴角抖了抖,薛老大跟着一哆嗦。
  
  “这是要干啥?骨头也能进行研究?”
  
  周恒眨眨眼,戳了一下薛老大,这货就没去过教研室,那里面就有一个骨架,不过那是在清平县的时候,德胜他们做的,一直仔细藏着,阿昌都不知道,自然别人更不知晓。
  
  “骨头自然是有用,了解人体结构,这个是很好的一个途径,不过这样去掘人坟墓实属不该,如若有需要可以让刘仁礼大人给留意一下,或者是跟周易安说一声就是了。”
  
  阿昌嘴唇哆嗦,急的直跺脚。
  
  “不是光有骨头,据说昨儿夜里,就在乱葬岗拖了一具尸首回来,此刻就在上面啊!”
  
  周恒一愣,怪不得阿昌急了,这是越弄事儿越大,实在是有些过头了,不过能想到这一点,看来他们是琢磨着器官的事儿了。
  
  周恒没再耽搁,赶紧快步上楼,阿昌和薛老大跟在后面,薛老大使劲儿戳了戳阿昌。
  
  “你小子现在怎么这么胆小怕事,不就是死人尸体吗?之前跟公子在清平县也不是没见过,尤其是瘟疫的时候,天天都处置,这会儿怎么如此怂了?”
  
  阿昌撇撇嘴,“哼,见到你就知道了,我看一会儿你是不是还这样淡定。”
  
  薛老大没再多说,几人已经上了楼,似乎是这些人争论的激烈,压根儿没听到脚步声。
  
  “......这解剖图上画得真切,你瞧这胆囊下方的管道只有两个岔路,怎地此人并不是,而且有胆囊尾部竟然裂成两个,我觉得这解剖图上的构造也不尽然全对。”
  
  一个男子的声音笃定地说着,听起来不是很熟悉。
  
  周恒抻头看看,这些人都穿着隔离服,戴着帽子口罩,围在一起,中间在做什么无法看到。
  
  说话这人,看这侧脸似乎有些熟悉,瞧年纪此人也在三十多岁的样子,看来这是一名听过课的御医。
  
  只见孙茂才说道:“刘裕你太笃定了,人吃五谷杂粮,有的天生没有手脚,不是各个都能完全一样,有些缺陷或者是畸形,并非直观可以看到的,虽不知缘由,这人的胆囊显然是畸形的。
  
  你再看此人耳前有拴马桩,很多人会说,这是大富大贵之人,可是周院判曾经讲过,这是先天的发育不全造成的。”
  
  那个叫刘裕的嗤笑一声,显得有些不屑一顾,抬手一挥袖子。
  
  “别张口闭口周院判所说,不能说他的医术高超,就将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全都摒弃,你这是鹦鹉学舌,我要的是证据懂吗?你说拴马桩是畸形,你能如何证明?”
  
  孙茂才摇摇头,“我无法证明,对于医学一途,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知之甚深,也曾觉得自己可以拯救苍生,可是跟随周院判学习以来,我才发现自己了解的不过是沧海一粟。
  
  所以才要用心学习研究,就像是研究这尸身,不过是希望解惑,如若我们有疑惑,大可整理出来,统一问周院判啊!”
  
  刘裕扯下口罩,朝着几人抱拳。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还是先回太医院了。”
  
  就在转身之际,刘裕一眼就看到了周恒,瞬间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