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二十章:三月之期

第三百二十章:三月之期

苏晓晓倒是没什么异议,毕竟之前也见了白卿云,对这个有些了解,她那里不过是找了几个人正在筹划,看着不过是刚开始。
  
  苏晓晓抖了抖衣袖,微微颔首。
  
  “行了,那我就这么回话,快则三个月,让太后稍安勿躁,多耐心等待一番。”
  
  苏晓晓没再说什么,这次倒是痛痛快快地走了。
  
  李掌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着二人严阵以待的样子,也知晓这位小姐绝对是难答对的主儿,毕竟张口闭口太后挂在嘴边,这可不是他这等小民能得罪的。
  
  看看周恒肿如馒头的脚踝,不免有些担忧,这可是自己的摇钱树啊!
  
  “公子的脚伤没事吗?”
  
  周恒摆摆手,“无妨无妨,对了这次印刷了多少?”
  
  李掌柜一脸的兴奋,凑近周恒举起两根手指,说道:
  
  “两万套,《桃花扇一》现在已经售卖了一万二千套,看着这架势,压根没有衰减的意思,我想着两万套不成问题。”
  
  周恒点点头,“还是老规矩,每日限额售卖,就到未时末,卖多少算多少,过时不候。”
  
  李掌柜想了想,搓着手赶紧摇头。
  
  “这个恐怕不行,我让人算过,这些日子,每日派人过来的人就有过千人,如若按照这个时辰售卖,恐怕第一日就要爆仓,别说一千套,第一日恐怕三千套也卖了。”
  
  周恒看看屈子平,别说这个李掌柜还真是个妙人,小算盘打的比自己都精,想想摆摆手。
  
  “算了,你自己算计着来吧,反正要饿着这些买书的人,让他们知晓这东西只有在你这里才能买到,另外送过来一些,我签名再拿回去,每日前十人,可以得到作者亲自签名的书册。”
  
  李掌柜瞪圆了眼睛,一拍手掌,兴奋的不行。
  
  “之前还有人问起,这周恒到底是何许人也,我们并未透露公子的讯息,不过能拿到签名的书册,估计排队的人,更愿意起早了,如此一来,人气岂不是更旺。
  
  小的学到了,如今反过头想想,小的与公子不似合作生意,倒像是传授小的学习经商之道,还让小的受益匪浅,真不知如何感谢公子。”
  
  周恒有些恶寒,这货比自己还不要脸,夸人的功夫让人非常受用,周恒摆摆手。
  
  “那一会儿就送来吧,正好我腿伤了,也不良于行,今晚就写出来一些。”
  
  李掌柜用力点点头,“稍后小的亲自送到后门,劳烦这位小哥交代一声,晚上我们过来取可好?”
  
  周恒微微颔首没再说别的,李掌柜赶紧起身告辞,毕竟文殊阁还围着很多人,他一时也不敢离开。
  
  屈子平将人送走,没多久就带着一众人抱来一箱一箱的书册,周恒看了看朝着屈子平一招手。
  
  “去找个萝卜来,再拿一把手术刀。”
  
  屈子平虽然不解,也没有多说什么,吩咐人将书册放在周恒身侧,赶紧去准备东西。
  
  周恒拿起一册《桃花扇二》和一册新词,翻看了一遍。
  
  别说这个李掌柜还真是用心了,这些插画,不比后世的彩印差,颜色清晰鲜艳,人物的表情都栩栩如生,瞬间将人拉进故事中。
  
  尤其是书册的封面,与《桃花扇一》完全不一样,只是书名位置的格式一致,背景换成了一个书房,一个女子执笔凝思,咬着唇微微露出笑意,一副少女怀春的意味跃然纸上。
  
  翻开书册,第一页就夹着一个镂空的扇子型书签。
  
  上面是桃花扇三个字,周围是朵朵桃花,整个书签虽然是纸,却撒了金粉,上面不知道涂抹了什么,摸了摸不能擦掉还很硬实,尾部拴了一个流苏,极为的别具一格。
  
  周恒正举着看,屈子平已经抱着萝卜和手术刀走了回来。
  
  周恒一看,赶紧在纸上写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的签名,这都是练了多年的结果,除了自己压根别人学不来。
  
  屈子平自是认得,不过他不知道周恒要做什么。
  
  “老板这是要做什么?”
  
  周恒看看他,“刻章啊,难道你让我一本一本签名,那不要累死,来将萝卜从中间劈开。”
  
  屈子平赶紧将萝卜一切两半,周恒看看表面还算平整,将撕下来的字条贴在萝卜上,瞬间墨迹染在萝卜切面。
  
  周恒切削了一下边缘,这才将宣纸揭下来,按照笔顺,快速挥动手术刀,不多时一个签名就呈现在眼前。
  
  抓起萝卜尾巴,蘸上墨汁,在宣纸上印了一下,赫然一个签名完成。
  
  周恒将萝卜丢给屈子平,“将这些书册里面都印上一个。”
  
  屈子平是个仔细的人,赶紧按照吩咐操作起来,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弄好,检查了一下,墨迹干了这才将一本本书册都收起来。
  
  屈子平仰头看向周恒,“老板,你说这些人如若知晓我们后期会排演桃花扇的剧目,他们可是会觉得买了书册有些上当?”
  
  周恒朝着屈子平头上弹了一下。
  
  “我问你,这世上是识字的人多,还是不识字的人多?”
  
  屈子平揉揉头,笑着说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不识字的多,穷苦百姓九成九都不识字,我也是做了学徒后一点点认识字的。”
  
  “那我再问你,如若你看了这个剧目,觉得喜欢的不得了,可看一次都是要银子的,也不能实时观看,是否会卖一册书放在家中?”
  
  屈子平认真地想了想。
  
  “我娘就喜欢听戏,有一出双花会她听了两回,后来赶集的时候,见到一个双花会的话本子,里面都是图画那种,花了十文钱买了回来,总是没事儿拿出来看,我识字后经常给她读,当做宝贝一样。”
  
  说到最后,屈子平瞬间瞪大了眼睛。
  
  “老板,我明白了,你是想让大家喜欢这个故事,就像之前让冬儿和盛儿他们唱那诗词的童谣一样,让坊间都流传开,如此一来,这剧目开演,自然是少不了人看?”
  
  周恒点点头,“行,还不傻,这叫互相宣传,识字的自然是被故事影响,剧目演出第一时间就会去看,不识字的看了剧目,也会去找这书册来珍藏,这是相辅相成的事儿。”
  
  屈子平不断消化着周恒的话,这样的销售理论,在周恒不过是拿来主义,对于屈子平来说,简直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
  
  沉思片刻,将手中的书册整理完毕,他这才看向周恒。
  
  “看来朱管家说的不错,老板是有大才的人,这北山上的各种生意都相互关联,看似繁杂却有着相应的联系。”
  
  周恒被屈子平逗乐了。
  
  “这是朱管家说的?”
  
  屈子平点点头,“对,朱管家早就说过,我们当时真的没看明白,不过只是觉得热闹,没细想这里面的关系,现在看来,老板早就筹谋好了。”
  
  周恒将肿胀的右脚放在一侧的椅子上,贴着膏药这会儿觉得凉飕飕的,没有刚才疼了。
  
  “这个朱管家是个好手,之后世子回来和他商议一下,这北山的剧院、垂钓坊和珍禽猛兽园建成,可以交给他打理,至于几个作坊都丢给阿昌吧,你也要多学习,这回春堂想要分号开遍大梁,需要很多人去努力,知道吗?”
  
  屈子平没有惶恐,反倒认真地应承道:
  
  “子平知晓,虽然子平的医术不行,不过也想着能像朱管家那样,有番作为,老板只要信得过,子平自当事必躬亲好好经营管理。”
  
  周恒点点头,“行了,去将书册派人送过去吧,你多培养几个长眼神的伙计,铭宇要专心准备科举,你若是离开至少让总号能正常运作。”
  
  屈子平用力点点头,“老板放心,子平会努力的,子平还想在京城买房子,将父母家人接到这里享福,还要娶妻生子,为了这一切定是有十分力使十分力!”
  
  周恒一怔,小小年纪,娶媳妇的心气儿都这么高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