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一十八章:你怎么伤人

第三百一十八章:你怎么伤人

    “这两样东西,非常的名贵可以说是千金难求,一个是海马,另一个是牛黄,这牛黄即便是碎屑都与黄金等价,别说这样整块的,而这海马,也是稀罕物,它生活的地方必须是有珊瑚的海域,寻找不易,捕捉更不易。”
  
      屈子平一脸的愧疚,“那子平是不是惹祸了?”
  
      周恒拍拍他的肩膀,朝他安慰地笑笑。
  
      “别自责,收了就收了,如此名贵的药材,着实难得,明日一早,派人......等等,还是你亲自跑一趟吧,将这些东西送到北山,让阿昌建一个贵重药品库,派人专门看守,这些用好了都是救命的东西。”
  
      屈子平赶紧将几个绒布盒子装好,看看那一箱子礼物,有些犯难。
  
      “那这些玩意呢?子平担心的是,这贤王与咱们没有走动,怎么知晓府中有孩童,还送了合适他们年纪玩耍的物件,这心思太可怕了。”
  
      周恒摆摆手,抄起袖子,看向窗外。
  
      “都收着,这些送去冬儿和盛儿的房里,有些事儿不是避免就能阻止的,让铭宇过了十五去找一个先生,在府中给盛儿和冬儿授课。
  
      当然府中所有愿意听的人,都可以跟着学,事先说明,不用传授四书五经那些没用的东西,就识文断字就行,至于教什么,我自会给他书籍。”
  
      如此找先生屈子平还是第一次听说,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行,我这就去跟铭宇说,要不然就先让他教着,我瞧着这样的师傅恐怕不好请。”
  
      周恒摆摆手,“他不成,过了年,他就要备考了,薛大哥对铭宇寄予厚望,我也希望他能学有所用,你去忙吧,记着将铭宇手头的事儿接管一下,安排得力的人接手,另外初三开始回春堂就营业。”
  
      屈子平赶紧施礼,抱着两个大箱子走了,那小心谨慎的劲儿,看得周恒有些头疼。
  
      周恒看看黑漆漆的窗外,眼睛眯了起来,贤王这分心思真的是厉害了,如此礼物万万是退不得的,看来要去宫里和太后报备此事。
  
      不过这个贤王,他是有所求?还是和太子有着一样的心思?
  
      ......
  
      转眼过了十五,苏晓晓自从赐婚一事之后,不常去世子府了。
  
      不过倒是每天过来粘着刘秀儿,秀儿坐堂她就跟着看热闹,诊病的时候她就上楼摆弄那些骨骼标本。
  
      害得屈子平已经投诉多次,不过最后都是找人修缮,也不敢有什么抗争,后来的这些御医,似乎家中的长辈压力甚大,所以学习的劲头不俗。
  
      自然,考试的成绩也很好,无奈秀儿已经提高了考试难度,现在都是直接上病案,选择两种以上治疗方案,并且论述优劣。
  
      最让周恒吃惊的是王三顺,十五天的时间,这货竟然带着人将各种器械还有用具全都准备了一套,连手术床、放大镜、马灯、消毒液等等,全都各自装箱,屈子平列出的目录就有十几页,看得周恒肉疼。
  
      不过自己说出的话,自然不能打脸,这大同是宁王的地盘,想要在那里立足,自然要舍得投入。
  
      十六这天一早。
  
      周府门前已经聚集了十几辆马车,坐人的没有几辆,剩下的都是拉着货物,引得周边的人都驻足观看。
  
      等了没有一会儿,一队车马行至门前。
  
      周恒赶紧走过去,朱筠墨一挑帘跳下车。
  
      “世子都准备妥当了?”
  
      朱筠墨点点头,“你给我带的吃食够不够,尤其那红油块儿,那个一定多带一些,路上就这个方便。”
  
      周恒环顾了一下,见没人凑近,这才说道:
  
      “世子路上要注意安全,虽然说带着众多的侍卫,毕竟要小心有心人,吃食什么的不用担心,我都让小三儿他们准备齐全了,你爱吃的干面条,还有各种咸蛋、肉干、咸鱼,都应有尽有。”
  
      朱筠墨一听咧嘴笑了起来,“行了,你回去吧,我昨日入宫,皇祖母给我准备了一车礼物,让我送给父王的。
  
      还给我配了一队侍卫,怕我路途遥远出点儿什么岔子,所以安全的事儿你不用担心,另外朱三福我留给你,世子府无事,主要让他帮着你跑跑京城,还有北山的事儿。”
  
      周恒点点头,如此最好,至少有些人想干什么,也要顾忌太后的面子。
  
      “那就好,世子一路小心,几个作坊和铺子都放心吧,回来前可以先传书回来,有事儿我们这里有个照应。”
  
      朱筠墨点点头,脸上闪过一丝窃喜,将周恒拽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
  
      “刚才我入宫,皇祖母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隐疾来着?我一想,一定是我们之前放出去的消息起效了,我当即就说了,我身边跟着周恒,怎么可能有隐疾,皇祖母没再问别的,估计之后会找你吧。”
  
      周恒点点头,这个效果是不错。
  
      “此事不要多想,太后问过自然会着手调查,这会儿查出来什么也都不会对外说,等世子回来,或许还会有好戏看,好了世子一路小心!”
  
      朱筠墨点点头,拍了一下腰间的佩剑,别说还真有点威风凛凛的味道。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我走了!”
  
      说着跳上马车,整个车队动了起来。
  
      朱三福从后面跑出来,抹着眼泪,不断朝着撤回挥着袖子。
  
      “世子一路小心,世子要好生吃饭,世子......”
  
      周恒嫌他聒噪,伸手戳了戳朱三福的肩膀。
  
      “要不朱管家跟着去?”
  
      朱三福抿抿唇,控制了一下情绪,这才朝着周恒施礼。
  
      “我还是留下照顾生意吧,公子有什么吩咐就让我去跑腿儿,这事儿我擅长。”
  
      周恒笑了,看着朱筠墨和王三顺的车队消失在路口,别说心里还有些空落落的。
  
      “行了,别一副哭丧脸,走我们应该去文殊阁走一趟了。”
  
      此言一出,还未进门,一个身影瞬间跳到周恒面前,他下意识地抬脚,瞬间脚踝被踹了一下,钻心的疼痛,让周恒直接蹲在地上。
  
      这才抬眼看清,踹自己的不是旁人,正式苏晓晓。
  
      “你怎么伤人?”
  
      苏晓晓白了周恒一眼,“就你这身板,还想袭击本姑娘,这叫自尝恶果,怎地恶人先告状来了?”
  
      “我知道谁能突然冲到眼前,如若是有意伤害我的,难道还挺着不动?”
  
      说着周恒想要起来,不过脚踝的疼痛让他一下子没站起来,朱三福有些吓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屈子平还有众人都围了过来。
  
      苏晓晓似乎也觉得自己出手重了,瞥了一眼周恒。
  
      “你疼的厉害?”
  
      周恒懒得理她,这人骂不得打不得,浑身竟是刺儿,手上还有功夫,只能绕行。
  
      “子平扶我起来。”
  
      朱三福趁着屈子平他们上前扶人,赶紧凑到苏晓晓面前。
  
      “苏五小姐可是找刘秀儿小姐的,我瞧着她今儿一早就去了回春堂。”
  
      要不说,朱三福就是一个老油条,这是上杆子给苏晓晓递梯子,可苏晓晓压根没察觉,摇摇头说道:
  
      “我只是听说世子要去大同,想要过来看看,不过人走了,那就不送了。”
  
      周恒侧眸看了一眼苏晓晓,这话说的,让周恒有些意外,她过来送朱筠墨,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难道有什么事儿不成?
  
      “世子走了没多久,如若苏五小姐有急事儿,可以去追。”
  
      苏晓晓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儿,算了不说了我去找盛儿和冬儿玩儿。”
  
      屈子平赶紧插言,“苏五小姐,盛儿和冬儿在上课,似乎这会儿师傅已经开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