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一十一章:吓死你 感谢粉丝豆丁又双叒叕万赏!

第三百一十一章:吓死你 感谢粉丝豆丁又双叒叕万赏!


  王三顺说完,脸颊已经一片赤红。
  显然这些话有些请缨的意思,羞愧的脸都已经垂到桌面上,朱筠墨听闻瞬间看向周恒。
  周恒脸上带着笑容,起身走到王三顺近前,拍拍他的肩膀,王三顺这才抬头看向周恒。
  “挺直了脊背说话,如此想法非常好,和为师的初衷不谋而合,这次让你去,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你能主动提出,可见已经是深思熟虑,为师深感欣慰,先坐下吧。
  过两日我们选一下人员,这分号的建设要仔细筹谋一下,另外关于急救和减少伤亡,这个还需要世子和宁王商议。”
  朱筠墨一挥手。
  “这算什么事儿,我和父王说,既不用军费,还能让将士减除病痛,简直是我送给父王的一份大礼,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来跟本世子喝一杯酒。”
  王三顺抬头,目光看向周恒,眼中尽是难以置信,周恒朝他点点头,这才端起酒盏和世子碰杯干了桃花醉。
  一杯下肚,王三顺的脸更红了,一直傻笑着,德胜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恭喜师尊,如此一来,我们回春堂岂不是要有第二家分号了?”
  周恒看向德胜,这些徒弟里面,要说进步最大的就是德胜,他现在是将所有手术都能驾轻就熟,也让他有更多精力做别的。
  “回春堂不是我一个人的,也是你们的,秀儿去将所有的红包拿来,我们要派红包了。”
  秀儿应声起身,赶紧去旁边,春桃帮着将一个硕大的箱子打开,张婶子他们都跟着过来,帮着将一个个托盘拿出来,走到周恒身侧。
  周恒看看托盘上的字条,上面写着灵山村,周恒看向薛老大。
  “薛大哥,这些是灵山村所有人的红包,你按照名字去分以下,别领错了,里面银子多少可不一样!”
  薛老大凑到近前,赶紧接过去,扒拉了一遍没有看到铭宇和自己的名字,疑惑地问道:
  “这咋没有我和铭宇的?”
  周恒白他一眼,“你们的在最后发,快去!”
  薛老大这才美滋滋端起盘子,朝着灵山村的那一桌走去,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过来。
  “二狗子你的.......”
  随着发放,一个个抱着红艳艳的荷包一脸激动,都拿到手后,薛老大看看众人不干了。
  “怎么不打开看看?”
  二狗子抿紧唇,有些紧张地看向薛老大,脸上有些难色,因为荷包太轻了,捏着就像没装东西,他真不敢打开。
  “好轻。”
  薛老大啐了一口。
  “蠢蛋银票更轻,你还嫌弃吗?”
  二狗子一听,赶紧扯开荷包,里面赫然是一个折叠的小小的纸,谨慎地打开,一看瞬间有些傻眼,掌中赫然是十两银票。
  如此发现,让所有人都怔住了,赶紧都打开自己的红包查看,虽然没有十两也都是五两三两的银票,一时间都有些呆愣。
  二狗子抱着红包直接哭了,“薛大哥我现在能养家了,你看我赚了这么多银子,比爹娘忙碌一年都赚的多,今后再也不用让他们辛苦劳作了。”
  一句话触动了大伙的泪点,一个个抱着红包都哭了起来,薛老大嫌弃地将二狗子踢开。
  “边儿去,得银子了还哭,要笑大过年的找晦气是不是?”
  薛老大一声吼还是非常有效的,一个个瞬间擦干眼泪,朝着周恒举杯。
  “感谢周公子赏饭吃!”
  周恒端起酒杯,没说什么只是仰头干了,身侧德胜在周恒的示意下,开始高声叫着人员名字,这边也一桌一桌发放红包。
  偌大的一个厅中,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欢呼声,不断充斥在耳边,朱筠墨看的都很热血,几个御医坐在周恒隔壁一桌,看的很是津津有味。
  就在这是德胜再度拿起一个托盘,看了一眼名字,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孙茂才!”
  孙茂才一怔,赶紧站起身,一时间有些呆愣,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不解。
  “我?”
  周恒笑了起来,“有,你选择进入实验室去研究新药,这是千难万难的事儿,我也是最为看重这些发明研制,这大厅中,得钱最多的,都是有过良好建议,或者进行了什么研制改进的人,所以你们不但有还更多。”
  孙茂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打开红包一看,里面银票的数额瞬间红包掉在地上。
  身侧的陈振亚想要捡起来,被孙茂才挡住,赶紧自己捡起来,不过一晃的过程,陈振亚看到了数额,瞬间瞪大了眼睛。
  “一百两!”
  如此一声惊呼,让在座的几个人都惊讶的不行,随后德胜将另外几个御医的红包都拿来了,回宫的自然最少,其余几个去实验室的也都有四五十两。
  要知道大梁的官员,一个月的俸禄根本没有多少银子,一下子这么多,着实让人有些发蒙。
  孙茂才起身施礼,“茂才就愧领了,今日是除夕,我在此立下誓言,定要研制成磺胺,为此药献出一生也无怨无悔!”
  周恒脸上抖了抖,只不过是让他们进行试验,找到能提炼磺胺的材料,这咋搞的好像要一辈子孤老终生似得。
  “好,你们的心意我知晓了,回春堂也好,这京中我和世子经营的各项买卖也好,都有诸位的功劳,所以这些生意也是你们的,今天咱们也立个规矩,凡是干的好的,每年都有奖励,而且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给不了。”
  一句话,瞬间大家都欢呼起来,之前说那不过是打气,是一种鼓劲儿,现在都得到真金白银了,这份鼓劲儿完全不一样,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得。
  朱筠墨请咳两声,凑到周恒耳边,低语道:
  “红包发完了,开始吃吧,这菜都冷了!”
  周恒看他一眼,“行了,银票都装好,现在的任务是吃好喝好,开席!”
  一个个嗷嗷叫着,朝着桌子上的吃食进攻而去,也不管是否凉了,反正一个个吃的开心,喝的畅快,周恒接连饮了十几杯,脸颊通红,也不吃东西就傻傻地笑。
  朱筠墨一看要坏,赶紧拦着这些敬酒的家伙。
  “我说你们行了,没瞧见他都醉了,去找你们各自头儿去喝!德胜你来替你师傅喝!”
  这句话倒好,这些人一下子将德胜包围起来,瞬间十数个酒盏举到面前,德胜倒是应付自如。
  薛老大和铭宇凑过来,上下看看周恒,只见他笑嘻嘻地也不说话。
  薛老大一阵无语,拍了大腿一下,坐在一侧。
  “这真喝多了,早知道公子这个酒量就不能让这些人轮番敬酒,他根本抗不下来,这回好了,我们几个的红包还没发呢。”
  刘秀儿走了过来,手中抱着红包递给薛老大和铭宇。
  “薛大哥不要担心,这里谁的都有,就连世子都有,二哥想得相当周全。”
  朱筠墨吞下一个牛肉馅儿的水饺,瞪圆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也有?”
  刘秀儿将一个红包递给朱筠墨,果然上面刺绣着朱筠墨的名字。
  此时铭宇打开了自己的,里面是一张五十两的银票,铭宇笑得不行,朝着薛老大使劲儿显摆。
  “哥我有五十两,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