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零九章:过年

第三百零九章:过年

那就让她去办吧,我们要好好过个年,到时候大家一起包饺子,好好团圆一番。”
  
  屈子平犹豫了一下,眨眨眼问道:
  
  “老板,过年刘大人会来京城吗?”
  
  周恒一顿,“官员有十五日的假期,我想他初一会过来的,明日让周易安跑一趟,如若没有车马,咱们安排人去接。”
  
  屈子平这才笑了,“我看这个好,我们这些老爷们好不容易离开家,一个个都没啥感觉,刘小姐不同,她过年还是会想兄长吧,毕竟家中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周恒拍拍他的肩膀,越是这么说,其实越是想念家人。
  
  “行了,都别乱想,一会儿叫薛大哥去一趟苏府,让苏五小姐给清平县那边传个信儿,让马令善给你们所有人的家里送些年货报个平安,让他们知晓你们出息了,能赚钱养家可好?”
  
  屈子平瞬间眼眶红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盛儿见子平要掉眼泪,他一撇撇嘴差点儿哭了。
  
  “子平哥哥不哭,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屈子平一把将盛儿抱起来,赶紧擦掉泪痕,笑着看向盛儿。
  
  “好了,都是子平哥哥不好,我带着你们先下去,我们将薛大哥叫上来好不好?”
  
  两个孩子都很懂事,赶紧点头,这才带着他们下去,片刻薛老大上来了,周恒此时放下笔,将一个字条递给薛老大。
  
  “之前忘记安排了,你跑一趟苏府,让苏五小姐将这个字条飞鸽传书给马令善,过年了买些米面油和吃食,各家各户都走一趟,你家中没人了就送去薛族长那里吧,多少是个心意。”
  
  薛老大一怔,接过字条看了一遍,没有像往常那样嘴贫,认真地看向周恒。
  
  “这要不少银子啊!”
  
  周恒摆摆手,“赚银子就是为了花的,清平县的回春堂,这些日子也存下不少银子,准备这些绰绰有余,我还让马令善给每人按照能力发红包,当然这边的人也都有。”
  
  薛老大将字条赶紧装好,朝着周恒点点头。
  
  “我这就去办,估计晚上就能收到消息,两天时间跑遍这些地方,也不容易的。”
  
  说完,薛老大转身走了。
  
  ......
  
  除夕夜,周府。
  
  刘秀儿手指翻动,片刻一个麦穗边儿饺子已经完成,身侧的两个小家伙不断拍手叫好,冬儿还好,只是脸颊上有些面粉,盛儿身上脸上都是。
  
  刘秀儿也不嫌弃,耐心教着二人。
  
  众人一番忙碌,饺子算是包好了,厅内都是欢闹的人,就连孙茂才他们也跟着过来了,周恒尝试赶了几次,不过他们执意要留下,周恒也没再勉强。
  
  周知闵带着人留守北山,也跟着庄子上的人共同过年,灵山村的拦不住跟着薛老大来了府中,一个个跟鹌鹑似的,极为老实。
  
  朱筠墨今天没有过来,今晚是宫宴,他不得不参加,彭玉山和陈振亚被太后钦点跟着两旁伺候,如此一来秀儿才能回来过年。
  
  张婶子带人帮着旺财去忙活,剩余的人已经将大堂整理出来,周恒拽着两只小的,看着乐呵呵的众人。
  
  “行了放花炮还有烟火吧,不是请人来了?”
  
  屈子平赶紧跑过来,朝着周恒施礼道:“人已经过来了,马上开始,诸位都朝大堂里面凑凑。”
  
  如此一说,这些人都朝着周恒身侧凑过来,即便是御医也是在宫中见过烟花,还是当值的时候,哪里有心情欣赏,孙茂才没有客套,赶紧凑到周恒旁边一把将盛儿抱起来。
  
  盛儿一点儿都不认生,反正这里都是家人。
  
  片刻几个男子扎着皮围裙走到院子中间,闲杂人等早已被清空,几人开始摆好几个花炮。
  
  随着香头点燃引线,有一道礼花仿佛一条金色的泥鳅瞬间钻入夜空,瞬间方亮炸开,砰的一声响,一团硕大的金色菊花炸开,整个京城的夜空似乎都被照亮。
  
  一贯克制的冬儿有些害怕,周恒赶紧将她抱起来,随着尖叫声后,全部是欢快的呼喊声,嗓子都有些喊哑了。
  
  “啊......哈哈哈......太好玩了!”
  
  一个刚结束,另一个人又抱着一个花炮走到中间,所有人捂着耳朵,探头看着,院子里面点了大量的花灯,外面的夜色似乎都没有那么黑。
  
  随后一个个礼花炸开,足足放了半个多时辰,对于周恒来说,这些都不如后世路边买的一个礼花筒好看,可是看到这些老的少的都这么开心,周恒也笑了起来。
  
  手指抓着腰间别着的那块玉佩,这是孙父给他的,手指用力婆娑着上面雕刻的图案。
  
  周恒看向夜空璀璨的烟火,不知母亲和外公是不是也在过年,希望没有他的日子,他们也能过个快乐的除夕。
  
  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周恒抬起袖子擦拭了一下。
  
  就在这是他肩膀上一重,如此突如起来的动作,他一顿赶紧回身,要知道这府中似乎没有人干跟他如此动作。
  
  一侧头,朱筠墨已经笑嘻嘻地站在身后。
  
  “怎样,没耽误是饺子吧?”
  
  周恒脸上的表情凝结,朝他身后看看,见没有人跟着,甚至连朱三福都没在,周恒有些诧异。
  
  “世子怎么来了?不是宫中宴会吗?”
  
  朱筠墨抄着袖子,白了周恒一眼。
  
  “为了啥你不知道?”
  
  周恒一头雾水,这货进来明显是讨吃食的,不过最后这两句怎么味道变了,似乎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
  
  周恒已经将冬儿交给屈子平,转身和朱筠墨朝后面走去,找到一个僻静些的地方,上下看看他。
  
  “世子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宫宴出了什么事儿?”
  
  朱筠墨点点头,“其实吧,今天进宫我就发现不同了,这些人都绕着我走,互相之间还暗戳戳地议论什么,后来我听几个皇子王爷聊天,才知道我那位便宜嫂子真没消停,就这么几天的功夫,将我喜好男风的事儿传遍了。”
  
  周恒一怔,真没想到闻氏如此卖力气,要知道不知不觉将这事儿传出去,还真需要点儿能力,看来真没低估她。
  
  “怎么世子担心这样的流言?”
  
  朱筠墨摇摇头,“不怕,没有这流言,我不是还被皇祖母逼婚,其实这样挺好的,给他们找点儿事儿做,我也不否认,让他们去调查是谁传出来的消息就行。”
  
  周恒笑了,“行了,宫宴之后明日祭祖,你跟着参加吗?”
  
  朱筠墨摇摇头,“没有,礼部有人主持,明日起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吃火锅吧。”
  
  周恒赶紧拉住朱筠墨的手臂,这货不说宫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看怎么觉得有隐瞒,顿时仔细看看朱筠墨。
  
  “世子今天好怪异,平时如若去了宫宴,回来定是滔滔不绝,讲述趣闻,今日难道还遇到什么事儿了?”
  
  朱筠墨叹息一声,“宫宴很热闹,几个皇子你挣我夺,互相添堵很欢实,看着一个个都挺康健,说话也底气十足,互相揭短毫不留情,皇祖母有些生气,就先撤了,我一看也跟着撤吧,其实也没生气,就是不喜欢看这些,还要敷衍着众人,笑得腮帮子都疼。”
  
  周恒点点头,这样的应酬,是最难捱的,每字每句都要谨慎小心,闹不好就让人怀疑你站到哪个阵营。
  
  “行了不想这些,管他们站那儿,世子保护好太后就行,让你父王免受牵连,这就完美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