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零四章:苏晓晓哭了

第三百零四章:苏晓晓哭了

    周恒清清嗓子,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
  
      “这赐婚,并不是太后说的是也不是?”
  
      苏晓晓点点头,“嗯,只是听宫里人议论来着,我自然是没去找太后问,我又不傻!”
  
      周恒被噎得够呛,尴尬地笑了笑。
  
      “可是,您出宫后,直奔世子府,还到处追着宁王世子,你说这事儿如若传到太后和陛下耳中,成了什么?是不是,你二人有私情?那么不赐婚也成了赐婚。”
  
      苏晓晓一怔,瞬间蔫儿了。
  
      脸上尽是懊悔的神色,一把将手中的马鞭丢到地上。
  
      周恒被巨大的声音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货身上竟然还带着凶器。
  
      这要是愤怒了,朝着自己身上一顿招呼,就这小身板,怎么架得住,周恒一阵阵的后怕,脸上更显得严肃了几分。
  
      “如若这事儿要是闹大了,我想苏将军和宁王也会被牵扯其中,这简直是逼迫皇帝决断,以陛下多疑的性子,岂会不多想?
  
      再者,这京中近日来看似平静,可真正就是平静吗?如若真的平静,岂会有太后病重,太子府宴请,还有之前那位昭仪亡故?”
  
      周恒的声音不大,语速也不快,端着茶盏缓缓道来,不过越说苏晓晓严重的戾气越是消散。
  
      最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了动静。
  
      等了片刻周恒望过去,发现苏晓晓竟然哭了。
  
      这个发现将周恒吓了一跳,手中的茶盏差点儿翻了,赶紧放下茶盏站起身。
  
      回想了一下,似乎自己也没说什么重话,怎么就哭了?
  
      难道他们二人是欢喜冤家,就好这么一口,自己挡路了?
  
      周恒一时间脑子感觉有些不够用,搓着手看向苏晓晓。
  
      “苏五小姐,您别哭,这一哭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办了,你这是到底想嫁给世子,还是不想嫁啊?”
  
      苏晓晓抬眼看向周恒,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没了往日的盛气凌人,也没了刚刚拎着马鞭的那份嚣张。
  
      “嫁什么嫁,我不嫁人,再者说要嫁我也不嫁给世子啊,他太软囊,没一点儿脾气,我要嫁顶天立地的大将军,能够拉强弓,降烈马的人。”
  
      话音一落,院子传来一阵脚步声,朱筠墨快速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意。
  
      “什么嫁不嫁,是我不娶,就你跟男人一样,成天穿着男装出去示人,一句不和就拎着我跳了多少座房子,随后抄起马鞭追了我数条街,如若不是周恒,我今天就横尸街头了。”
  
      苏晓晓脸上有些窘迫,之前那点儿悲伤也渐渐消散,看着朱筠墨没了袖子的锦袍,似乎自己真的有些过分了,侧头看向周恒。
  
      “我没注意,之前是从街上跑的还是从房上过来的,不知道这事儿是否会传出去。”
  
      朱筠墨直哼哼,从眼神中周恒就知晓,这一路,不一定翻了多少人家的房顶,至于路上,估计也跑了很远。
  
      “行了,先别多想,我现在给世子找一件衣衫,换上衣衫跟我去回春堂。
  
      与其想着掩盖,还不如不在意,就苏五小姐飞檐走壁的速度,没什么人看得清,只要别从我家正门出去就行,您怎么飞来的怎么飞走。
  
      正巧一会儿文殊阁的李掌柜会把诗集送过去,顺便我们给《桃花扇》做个宣传,至于苏五小姐要不还是请您高来高走?”
  
      苏晓晓一脸的不满。
  
      “凭什么送他不送我?不行,我跳累了,也跑累了,正好跟着你去看看那《桃花扇》的话本字,我听太后说,故事相当要去,崔嬷嬷每次读起来,整个慈宁宫都没人走动,等着听!”
  
      朱筠墨一下子从周恒身后伸出头,虽然还有些害怕,不过有周恒撑腰,似乎有些胆气了。
  
      将苏晓晓前半句直接滤过,只听到后半句。
  
      “你说,小宫女都很感兴趣?”
  
      周恒和朱筠墨都看向苏晓晓,苏晓晓原本一肚子的怨气,不过见二人都这样盯着自己,有种一拳打倒棉花上的感觉。
  
      看看二人,仅存的一点儿怨气也不了了之了。
  
      “不只是宫女,很多嬷嬷还有殿外值守的小太监,都跟着听,我今儿一早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读,进了慈宁宫值守的人都没瞧见我。”
  
      周恒和朱筠墨互相看了一眼,朱筠墨的眼神中有些难以实现。
  
      “没想到你随便写一个话本子就能这样有意思,我当时看了没觉得怎样啊?”
  
      苏晓晓白了朱筠墨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
  
      “哼,你随随便便写一个试试,这东西能随便写我怎么不信?”
  
      朱筠墨撇撇嘴,没跟苏晓晓争辩,好不容易让周恒给压制住这位大小姐,别一会儿再炸了,那样这赐婚必定成真。
  
      “别说了,既然去回春堂,那就别耽搁我们走吧!”
  
      周恒朝着朱筠墨的袖子指指,“世子还是换一件袍子吧。”
  
      朱筠墨看到缺了一块的袖子,回身瞪了苏晓晓一眼,不过见苏晓晓回了一个冷眼,还是没敢章程,缩着脖子。
  
      “给我找件大氅,这样出去没事儿也有事儿了。”
  
      周恒拽着朱筠墨到了后院,换了一套衣衫,这才出来,周恒特意找了一件和朱筠墨之前那身极为相似的衣衫,别说穿着还算合身。
  
      几人没再停留,直接乘车赶往回春堂,到了门前刚跳下车,就看到铭宇带人再搬东西,一箱一箱摆放在门前。
  
      几个穿着儒衫的少年,已经凑到近前问着什么,铭宇不断摇头施礼。
  
      周恒赶紧走过去,铭宇见到周恒这才说道:
  
      “老板,这位公子是过来问问诗集是否出来了,他们想要购买。”
  
      周恒朝那少年微微颔首,“诗集印制好了,上次留下名字的人可以在回春堂免费领一册,当然文殊阁也有售卖。”
  
      说着周恒拿起一本诗集的册子,送给那个儒衫少年,少年有些诚惶诚恐,双手接过,翻看了一下,看到如此精美的印刷,赶紧给周恒施礼。
  
      “多谢周院判赠书,不知下次的诗集要什么时候发出来,今后都是文殊阁来印制吗,如若是这样每月我们就去文殊阁等候。”
  
      周恒笑了,“嗯,不单单是诗集,还有一个话本《桃花扇》每半月会发放一卷,到时候去文殊阁看看,毕竟周某是大夫,自然要以医治病患为本。”
  
      少年脸上更多了一丝谦恭,这不是装出来的,真心的尊敬跃然脸上。
  
      “这是自然,我等佩服周院判的胸襟和气度,诗词之中已经感知到您的家国情怀,我等不再打扰,这就去文殊阁看看。”
  
      说着,躬身离去,后面的人快速上前直接领了诗集,毕竟刚才的对话都听得清楚,一个个赶紧结伴朝着文殊阁走去。
  
      那里距离回春堂不远,不过隔了百八十米,眼看着文殊阁的门前已经排起长队。
  
      人都是从众心里,凡是见到排队的,都觉得有好物件,领取诗集的还是周围看热闹的,很多都朝着那处走去。
  
      一百册,不过片刻就发放一空,薛老大抱着膀子晃悠出来,凑到周恒近前。
  
      “这一百册,要多少银子,你也真舍得。”
  
      周恒白他一眼,难道要跟他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这样的解释有些掉身份,周恒瞥了一眼文殊阁的方向,压低声音说道:
  
      “你去看看,那边售卖的如何,李掌柜两样书各准备了一千册,也不知道今天够卖不。”
  
      薛老大一怔,瞪圆了眼睛。
  
      “一千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