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零三章:有人追杀我

第三百零三章:有人追杀我


  李掌柜接过周恒手中的图,稍微想了一下,随后脸上带着浓厚的兴趣。
  “别说似乎还真的可行,我回去尝试一下,这方法如若可行,岂不是可以随意排版印刷?”
  周恒喝了一口茶,看向那诗集。
  “这诗集,今日先送到回春堂一百册,这是当初答应一些举子送他们的,至于剩下的,你也看着定价进行售卖吧,我想最初没有人翻印的时候,还是能买点好价钱。”
  李掌柜用力点点头,显然他来之前也打听了一番。
  “我问过,这诗集上面的诗词都是在太子府宴会上,您和宁王世子即兴而作,虽然偶有佳句流出,不过完整的版本还没有人尽皆知,所以我这次直接印刷了一千册,我想这个数量就非常惊人了。”
  周恒喝着茶,稍微估算了一下,对于一千册真的没有什么概念,记得那天围堵回春堂的人就不止百人,还只不过是一部分消息灵通的人士。
  “一般如此诗集,多少钱一册售卖?”
  李掌柜脸上堆着笑容,竖起三根手指。
  “一般的诗集也就在一百文左右,您这本我觉得定价就要上去,咱们直接卖二百文。”
  周恒粗略算了一下,顿时所有兴趣都淡了,三百文一本一千册不过三百两,除去成本,还要两个人分,这才多少银子?
  李掌柜是什么人,瞬间感受到周恒的态度变化,赶紧凑到近前,咬咬牙说道:
  “要不然,我们卖三百文?这个价格不能再高了,再高真的卖不掉啊。”
  “那桃花扇的话本子呢?你打算如何定价?”
  李掌柜想了想,“这个是精雕版,印刷的成本就快一百文,而且页数超过二百,这个可以多些,毕竟还有后续的章节跟着,我觉得六百文还是良心价。”
  周恒笑了,朝着李掌柜勾勾手指。
  “回去后,你将诗集还有这个话本子都摆放在明处,做上一个牌子,诗集单买二百文,桃花扇第一册单买七百五十文,如若两本一起买,就可以花八百文拿走两本,我们成套售卖。”
  李掌柜疑惑地看向周恒,不过现在他已经印刷出来,这价格真的没有想好,如若按照周恒所说,卖出去一套岂不是要赚七百文,可能吗?
  琢磨了半晌,李掌柜端起茶盏一口喝掉,这才站起身。
  “成,那就按照您的意思试试,我这就回去着手卖书,将我们师傅绘画插图的大幅底稿挂出来,那个特漂亮,一定能吸引人。”
  周恒点点头,“去吧,别忘记先给回春堂送去一百册诗集。”
  李掌柜起身告辞,巨大的利益面前,谁都想试一试,尤其是周恒笃定的样子,更让他觉得信心满满。
  周恒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胳膊腿,刚转身准备回后院,一个黑影瞬间扑了进来,一把抓住周恒的双肩。
  周恒下意识抬起脚踹过去,随即听到一声哎呦。
  “世子?”
  周恒这声惊呼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捂住了,朱筠墨已经站到周恒面前,脸上都是惊慌的神色。
  “快......快让我在你这里躲一躲,有人追杀我......”
  周恒一脸懵,这是在京城,有什么人敢光天化日追杀朱筠墨?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还是这货招惹了什么不该找人的人,见朱筠墨想要跑,周恒赶紧扯住他的袖子,追问道:
  “你别跑,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人追杀你,要不然我让人去奉天府报官如何?”
  朱筠墨急的直跺脚,一把甩开周恒的控制。
  周恒这才发现,朱筠墨衣袖已经被撕破了一块,里面的棉絮都冒了出来,看这意思已经近身搏斗过。
  “报什么官,苏晓晓那疯女人,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太后要将她指婚给我,直接飞檐走壁去了世子府。
  将我从家里拎出来,这大冷的天,就在上面跳啊跳的,差点儿吓死我,好不容易我挣脱了,这不找你避难来了,你还问东问西。”
  周恒瞬间明了,回身看看,屈子平带着两小只出去了,府内真没一个机灵的。
  周恒想了一下,朝着东侧厢房比划了一下。
  “要不世子去去东厢房躲一下,那里是盛儿的房间,最好躲柜子里面别出来,如若苏五小姐来了我和她谈谈,说开了再请您出来,可好?”
  朱筠墨点点头,赶紧朝着东厢房跑去,蹭一下钻进去没了动静。
  周恒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发现手上竟然有一块朱筠墨袖子,刚要藏起来,就听到一声厉喝。
  “朱筠墨人呢?”
  周恒一哆嗦,赶紧将那截袖子塞入怀中,这才转过身,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此时苏晓晓已经快步窜到近前,别说这二人的速度都不慢,不过一个逃命找自己躲避,另一个找人也来这里,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他们俩。
  “苏五小姐,这是......”
  苏晓晓一抬手,“别跟我说废话,朱筠墨在哪儿?将他人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就将你这座府邸拆了。”
  周恒脸颊上的肉抖了抖,行吧这个威胁他信了,这事儿苏晓晓绝对能干出来。
  “不知苏五小姐急着找世子,有何事?”
  苏晓晓白了周恒一眼,双手环胸脸色阴沉地说道:
  “何事?难道你不知道?昨日听闻,就是你和朱筠墨去的慈宁宫,这会儿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周恒眨眨眼,摊开双手说道:
  “昨日确实是周某和宁王世子去的慈宁宫,不过是急着给太后诊治,随后闲聊了一会儿,难道有什么别的事情。”
  “少跟我装傻充愣,你当我不知道是吧,一早我去慈宁宫看秀儿,太后就问我对朱筠墨如何看待,原本还想替他说两句好话,谁知道越说越是离谱,最后竟然成了赐婚的内容,我就想知道这是他的意思还是太后的意思。”
  周恒恍悟,原来是没搞明白,怪不得怒气冲冲的过来。
  周恒抱拳说道:“苏五小姐勿要忧心,昨日确实是太后想要赐婚,太后娘娘说世子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之前因为一直在清平,未曾择一门亲事,这事儿也该提到日程上来。
  至于苏五小姐,只是太后提出一个建议,说是苏五小姐文静贤淑,深懂礼仪,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世子并未应允,还严词拒绝来着,并且昨日也没有说任何赐婚的话,我想苏五小姐定是着急了,没听清楚吧。”
  苏晓晓一怔,一脸疑惑地看向周恒。
  “没有赐婚?”
  周恒摇摇头,“没有赐婚,周某拿回春堂作保,昨日并未说要赐婚,只是问问世子的态度,不过见世子极为不同意,太后对这个念头也作罢了。”
  苏晓晓一抬手,制止了周恒的话。
  “你先等会儿,你是说朱筠墨不同意选我,而且是极为不同意,所以太后才没有赐婚的?”
  周恒一顿,画风怎么转变的如此快捷,这话是要怎么接,该说是还是不是啊?
  “这......世子只是说他年纪还小,至于婚配的事儿,还是要听一下宁王的意思,对于世子来说,能见到宁王一面,比任何事都重要。”
  苏晓晓脸上顿时一松,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不过还是气鼓鼓的。周恒后背都是汗,这哄女人真的是个麻烦事儿,这都是朱筠墨造孽啊!
  “可是,我去慈宁宫却听说太后想要给我赐婚,说是已经和世子商议过了,不然我今日怎么能找他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