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三百零二章:有客来访

第三百零二章:有客来访


  孙父一怔,这老头是急眼了,朝他眨眨眼,一脸为难地看向周恒。
  “周院判,这可怎么话说的,要不明日看看谁主动来,来了您就收着吧,这些主动来的才是诚心学习医术的孩子,是吧?”
  周恒笑了,几个老头脸上的着急,他看得明白,当然今日刘院判没有送人过来,他也知晓是因为什么。
  给太后看病,还将御药房扫荡一番,如若换做自己也喜欢不起来。
  周恒朝着几人笑了笑。
  “医术没有什么学与不学,我只是想要让更多人找到新的方法和途径,今后能找到什么样的药,是否能治疗我们无法治愈的疾病,这些都靠众人努力,毕竟一个人的能力太弱小了。”
  这些老家伙点点头,互相看看纷纷起身告辞。
  孙父笑着说道:“我们不多打扰了,告辞。”
  说着众人离去,周恒此刻是真的累了,赶紧上车回府。
  ......
  翌日,周恒睡到自然醒,张开眼就听到门外有说话的声音。
  声音不大,估计是故意压低嗓音,可一个小家伙的声音带着哭腔和委屈,不断抽搭着。
  “屈哥哥你不要赶我和姐姐走,我们就是想见见周哥哥。”
  听到这个小奶音,还用怎么分析。
  周恒一骨碌爬起来,晃悠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套上衣衫将门打开,果然两个小家伙乖巧地站在门口,跟屈子平在那交涉。
  见到门开了,顿时两个小家伙瞪大了眼睛,展开手臂,朝着周恒飞奔过来。
  周恒一伸手,将两个孩子抱了起来,感受到他们身上的寒意,赶紧抱着两个小家伙朝着炭笼走去。
  “屈子平去加一个炭笼,然后准备些吃食进来,你们两个小家伙用早膳了吗?”
  冬儿有些腼腆,微微摇着头。
  “没有,听屈哥哥说,周哥哥回府后,我们就早早起来,毕竟住了这么多天一直没见到周哥哥,盛儿想你想的厉害。”
  周恒揉揉冬儿的顶发,盛儿没那么多小心思,一把抱住周恒的腿,三两下用力,直接攀爬到周恒腿上,抱住周恒也不抬头,就是用力蹭啊。
  周恒觉得有些愧疚,说好了要好好对待他们姐弟二人,可是自己真的太繁忙了,还将他们丢在苏将军府多日。
  “都是周哥哥不好,对了张婶子给你们做新衣了吧?”
  冬儿赶紧点头,“做了,其实原本身上穿的就是新衣,冬儿不想要新衣。可是张婶子说,这是周哥哥吩咐的,我们也没有推辞,不过新衣要留着过年穿。”
  周恒揉揉冬儿的头,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看着就让人心疼。
  “子平,今日你不用去回春堂了,过会儿带着他们两个去街上采买一些烟花爆竹还有彩灯之类的物件,将府内装扮一下,有些年味儿,吃食什么的薛大哥是否已经备好了?”
  屈子平笑着点头,“吃食早就准备好了,这些日子,不上课的人晚上回来都帮着包米包,做糖瓜,蒸枣山面鱼,虽然没有王成做的漂亮,也都准备完毕,别说还真没准备烟花爆竹还有彩灯。”
  周恒伸手抓向盛儿的腋下,一阵痒痒小家伙这才咯咯笑着抬起头,眨眨眼看向周恒。
  “行了,别赖在周哥哥身上,先去跟子平哥哥买烟花爆竹,我们准备过年的东西,周哥哥还要忙一两日,之后我们好好过年如何?”
  盛儿撇撇嘴,伸出小手指。
  “成,那拉钩上调一百年,谁说谎谁是小狗。”
  冬儿朝着盛儿的后臀就是一巴掌,虽然不重却让盛儿极为的委屈。
  “姐姐打我。”
  周恒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赶紧给盛儿揉揉,忍不住笑道:
  “好了,我看着呢,姐姐没使劲儿,行了快下来吧,去街市上买东西,回来要挂灯笼,让子平哥哥给你们买几个手里举着的彩灯,点了蜡烛晚上可以拿着出去玩。”
  盛儿一听似乎不错,也不赖在周恒身上了,一骨碌爬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小子走过来通报道。
  “老板,文殊阁的李掌柜来了,就在花厅等着,说是诗集还有话本子都已经印制好,送过来小样看看。”
  周恒赶紧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
  “行我去看看,子平带着他们早去早回。”
  屈子平称是,带着两小只快速走了,周恒也来到花厅。
  刚一进来,就瞧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笑嘻嘻地起身,一身锦缎衣衫极为合体。
  周恒赶紧请人坐下,上了茶李掌柜这才介绍道:
  “周老板这是我们赶制的诗集还有话本子的样册,您看看可有不满意的地方?”
  周恒翻看了一下,诗集自然是没得说,除了内容边上还配着一副简单的画作,或是梅花,或是翠竹,再或是烟波浩渺的河上一叶孤舟。
  别说这意境瞬间就上来了,显然这李掌柜非常的用心,再翻开话本,让周恒惊讶的是,竟然有一页是彩色的图画。
  月亮门里面一对男女,女子举着扇子,面露桃花,男子则是谦谦君子正在躬身施礼。
  原本桃花扇的故事就非常感人,配上如此画作绝对是点睛之笔,下方的落款就是周恒两个字。
  周恒抬眼看看李掌柜,瞬间笑了起来。
  “李掌柜用心了,如此套色雕版印刷,想来动用了李掌柜的看家本事,着实不错。”
  李掌柜神情一怔,赶紧起身朝着周恒躬身。
  “这故事太过感人,虽然只有几个章节,已经让人欲罢不能,虽然不知故事还有多长,我也想尽心打造一番,不过确实雕版套色费银子,不过这是我文殊阁的看家本事,旁人都没有这秘术。”
  周恒摆摆手,“诗集就赠送给众人的,至于这个话本子,越是不容易被人模仿越好,既然是你独门秘术,那诗集和这桃花扇话本就都交给你售卖。”
  李掌柜眼睛瞬间瞪大,没想到自己准备了一堆话,竟然都没用上,这就答应了。
  他赶紧起身,朝着周恒施礼说道:
  “周老板放心,我定然尽心印制,至于这话本,文字可以模仿,但图画绝对不行,我在这里做个保证,每一册新发布,我都跟着绘制一个新的插画,即便为了这个,也不会去买别家,至于利润,您可以派个人定时查账,除去成本我们五五分账如何?”
  周恒点点头,这个想法是极好的,不过这个雕版的速度着实太慢了,即便日夜赶工,也非常耽搁时间。
  周恒看看他,抓起桌子上的一张纸,边画边说道:
  “我想你雕刻图画的时间不是最长的,反而是整张的雕版文字才最费功夫。”
  李掌柜一怔,随即点点头。
  “是,这话本文字繁杂,一个撇捺少了,一张版就完全废掉,所以即便有十几个师傅,还是觉得有些少,这十几个人没黑日没白日,忙活了这么些天,才将这个桃花扇雕刻完毕,我之前还想说,如若您写好第二册可否早些给我排版?”
  周恒没有接李掌柜的话茬,正好此时手上的图已经画完,举起来展示在李掌柜面前。
  “李掌柜可以找人用陶土雕刻成这样的单个字符,然后只需将需要印刷的字符排列在固定的格子里面,然后进行印刷。
  如此一来岂不是减少了长时间雕版的功夫,并且这活字下一次还可以继续使用,当然如若活字最初可以用木头尝试,最为坚固耐用的要数铅水浇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