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九十二章:救命,从来没有三思一说

第二百九十二章:救命,从来没有三思一说

    周恒侧头看来一眼刘仞杰,这个时候真的没空搭理他,所以压根没回话。
  
      “秀儿给太后试敏输液,青霉素还有盐水补充,两路给药,此刻脱水严重,估计血管不好找,让张婶子过来帮你。”
  
      刘秀儿刚要去叫人,崔嬷嬷按住了刘秀儿。
  
      “我去跑腿儿,不就是在殿外吗,刘大夫先诊治吧。”
  
      说着崔嬷嬷已经快步出去,刘仞杰有些尴尬,尴尬周恒所说的治疗,他压根没听明白,此刻又将自己晾在这里,瞬间脸上有些不好看。
  
      “周院判,这诊治还是由太医院共同商议的好?你这样一意孤行,也不与他人商议,如若真出了什么事儿,太医院岂不是要共同背锅?”
  
      周恒有些恼了,“要么你诊治,要么就出去,别在这里聒噪。”
  
      刘仞杰怔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当面训斥自己。
  
      要知道这个周恒虽然是右院判,可与他之间还差一点,如此目中无人的大夫,让他一瞬间无法回应。
  
      抬手指着周恒,你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
  
      就在这时,崔嬷嬷已经带着张婶子进来,原本张婶子非常的紧张,不过见到刘秀儿和周恒在忙着,似乎瞬间找到主心骨了,赶紧上前,也跟着忙碌起来。
  
      很快双通路建立,为了不打扰周恒的诊治,一个通路在左脚,一个在左手。
  
      周恒将崔嬷嬷叫到近前,指着太后唇角上方的那个小结痂说道:
  
      “这里是什么时候破溃的?”
  
      崔嬷嬷仔细看看,微微摇头。
  
      “昨天早晨还没有啊,估计太后觉得长了小暗疮觉得碍眼,自己挤了吧?”
  
      见周恒没说话,崔嬷嬷赶紧压低声音追问道:
  
      “周院判什么意思,难道太后的昏厥高热,和这个有关?”
  
      周恒点点头,后面的刘仞杰嗤笑了一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朗声说道:
  
      “真不知,你的医术是从何而来,一个小小的暗疮,能引起如此高热晕厥?太后娘娘千金之躯,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以为是,不然陛下责问下来,你真的无法担待。”
  
      周恒看他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寒气。
  
      这人和朱筠墨母妃的死,还说不清道不明,此刻又跳出来指责自己,这些话的意图,不就是将自己摘干净,何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刘院判可以现在就去和陛下说,太后的病症,我周恒一力承当,现在救人要紧,我没空和你闲谈,请闭嘴或者出去。”
  
      周恒这会儿的声音非常大,朱筠墨在屏风外面听得一清二楚,也不管皇帝怎么想,蹭一下爬起来,直接冲到屏风后面,一把扯住刘仞杰的衣领。
  
      手上一用力,直接将人扯出来,丢在那群御医中间。
  
      “别打扰周恒诊治,如若打扰了他,就是陷害我皇祖母,你们有一个算一个,我定会将你们家砸光烧光,不信你们就试试!”
  
      皇帝虽然距离远些,可是方纪忠已经将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了。
  
      皇帝看着朱筠墨是真的急了,赶紧朝着他摆摆手。
  
      “筠墨,过来到朕这里来,你们都出去跪着,别耽搁周院判诊治。”
  
      顿时,太医院的众人心拔凉拔凉的。
  
      这是啥意思,皇帝信任周院判,明明是偏袒,还说得如此理所应当,一个个互相望望,悄声地退出去。
  
      周恒此刻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不过没了外人的打扰,周恒的心也静了下来。
  
      “秀儿给太后娘娘将唇角的结痂消毒,崔嬷嬷将太后的衣衫尽量减少一些,如若脱去不便,就剪掉一些,她身体的高热和风寒无关,现在要尽快给太后降温。”
  
      张婶子赶紧帮着崔嬷嬷帮太后将身上的衣衫除去几层,为了不影响手脚的输液,只能用剪子剪开。
  
      刘秀儿这边给太后将唇角消毒,随即拿出来酒精,开始用手搓上酒精给太后额头手心颈部进行擦拭降温。
  
      这番折腾下来,再度测量体温,已经下降到三十八度,刘秀儿松了一口气。
  
      “体温终于开始下来了。”
  
      周恒的脸上却没有多轻松,崔嬷嬷担忧地追问道:
  
      “周院判到底是怎么了,您倒是说话啊,就这样一个小暗疮,竟然让太后昏迷吗?”
  
      周恒抬眸看她一眼。
  
      “伤口虽小,太后的年纪大了,身体的抵抗能力弱,再者人的鼻根到唇角两侧,三个点连接的中间区域叫做危险三角区,这里的血管没有静脉瓣,所以非常容易造成逆流。
  
      当外界碰到感染,或者就一个小的血栓逆行,要么侵袭眼睛,要么顺着下行侵袭心脏,最为难治的就是顺着血管进入颅内,那里有一个必经区域叫做海绵窦,这里全是血管网。
  
      如若有小血栓或者感染团,堵在这里快速繁殖,六到十二个时辰,就回引起高热惊厥浑身抽搐的症状,非常的危险致命,眼下看着太后娘娘的症状,我想就是最后这种情况。”
  
      崔嬷嬷脚下一软,差点儿摔倒,一把抓住周恒的手臂,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周院判,奴婢求您,求您一定救救太后,都是奴婢照顾不利,都是奴婢的罪过啊!”
  
      张婶子见周恒示意,赶紧上前将她搀扶起来,压低声音说道:
  
      “别慌,您是见过大世面的,既然周院判能查明白,自然能医治,您要是慌乱了,怎么照顾太后娘娘啊。”
  
      崔嬷嬷想想用力点头,赶紧抬起袖子将脸上的眼泪擦干。
  
      “你说的对,是我老糊涂了,周院判吩咐吧,我们怎么办?”
  
      周恒想了想,“先观察一下,输液很快结束,酒精擦拭手脚和额头,这个不要停,等输液完毕我给太后施针。”
  
      几人赶紧按照周恒的吩咐动了起来,她们二人擦酒精,刘秀儿则蹲在床榻内侧,看着输液,并且不断观察太后脸上的神情。
  
      似乎没有那么难受,太后安静了许多,脸上的汗水也少了。
  
      直到青霉素输液结束,周恒示意留下一路,盐水也换上糖水,毕竟要保证电解质平衡。
  
      周恒翻看了太后的眼睑,让张婶子准备了针包,这才给太后施针。
  
      说白了就是刺激一下,这番治疗已经是现有条件的极限,如此年龄被这样折腾一番,单单是高热就十分凶险。
  
      捻转弹拨之后,点燃了艾条开始熏烤针尾,随着这番动作太后只是蹙眉,却并未醒来,周恒也有些急了。
  
      辨证是无错的,老太太也没有别的问题,脉象上更是没有大碍,怎么就还没醒来?
  
      难道今天真的要栽到这上?
  
      不用说皇帝,就是朱筠墨的信任都让他无法释怀。
  
      就在此时,方纪忠走了过来,朝着周恒抱拳,脸上都是焦急的神色。
  
      “周院判,太后还未醒来吗?”
  
      周恒摇摇头,“施针还未结束,需要等一下。”
  
      不知那位刘仞杰,是不是属狗尾巴草的,趁着此时又跟着过来,站在方纪忠身后,一脸的担忧,急切切地说道:
  
      “周院判老夫劝你不要一意孤行,太后的脉象虽然不凶险,可如此高热,绝非靠你施针就可以缓解的,如若今日你诊治不利,将给太医院带来更大的重创,还是三思而行吧!”
  
      周恒手上动作没有停顿,抬眼看向刘仞杰。
  
      “救人性命,从来就没有三思一说,拼尽全力,即便救治不力,也是我周恒的责任。”
  
      刘仞杰抬手指着周恒。
  
      “你......你.....”
  
      就在这时,崔嬷嬷突然惊呼一声。
  
      “周院判你看,太后似乎眼睛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