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九十一章:太后病危

第二百九十一章:太后病危

    周恒的声音不大,不过他一开口,瞬间所有人安静下来。
  
      震惊、激动、诧异,所有的情绪,在这些人的脸上流转。
  
      人家作诗压根没有思考,张口就来,这简直太可怕,太不是人了,怪不得朱孝昶都败北,遇到这样的敌手,不败北怎么可能。
  
      安静了片刻,瞬间众人朝着周恒施礼,陈继黎更是难掩激动神情。
  
      “周院判一出口就如此震撼,在下佩服,期盼诗集早日印刷完毕,我等静候佳音。”
  
      说完朝着后面的人摆摆手,这些人快速撤离了。
  
      屈子平长出一口气,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刚刚真的是被吓得够呛,庆幸老板处理的及时不然今天真的不能开诊了。
  
      这些少年散去,外面围观的人,还有就诊的人全都涌到门前,周恒赶紧让开位置,似乎今日就诊的人数比往日还多两成,屈子平赶紧忙碌起来。
  
      正在忙着,一队人马快速行至回春堂门前。
  
      为首的太监赶紧翻身下马,冲着屈子平嚷道:
  
      “周院判可在?”
  
      屈子平吓了一激灵,见那人脸上都是焦急的神色,赶紧作答道:
  
      “在,就在楼上,不知是何事小的帮您叫一下吗?”
  
      那人一摆手,“快带我去见,宫中急召。”
  
      屈子平不敢耽搁,赶紧带着此人上楼,周恒正站在二楼跟今日手术的张平安排着什么,见屈子平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就是一怔,随即就看到他后面跟着的太监。
  
      “何事?”
  
      那太监赶紧施礼,“周院判陛下急召,太后病危,请速速随我入宫。”
  
      周恒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这会儿倒是换下锦袍,穿着回春堂的衣衫,毕竟要跟着手术,这么急看来也不能换朝服了。
  
      “快走。”
  
      朱筠墨听到声音,已经跑下楼,后面的几句话,他听得真切。
  
      一把将地上的太监拎起来。
  
      “皇祖母怎么了?”
  
      那太监一时说不出什么,周恒赶紧将朱筠墨的手拨开。
  
      “别多问,去了就知道了,刘秀儿带着急诊箱,还有常用药,张婶子带着无菌包,如若有需要不用来回跑,薛大哥准备车我们现在就走。”
  
      这些都是成天在急诊忙活的人,对如此的准备,可以说是信手捏了。
  
      不过三四吸的时间,几个人已经抱着东西窜回来,直奔门口的位置,薛老大已经将马车准备好。
  
      那太监已经上马,见到周恒他们这样迅捷的装车,松了一口气,见都上车了,赶紧让人前面开路,快马急行朝着宫门的方向飞驰而去。
  
      薛老大的马车也不慢,扬开了鞭子,不断抽打,马车快速追着队伍前行,这路上见到这些衣衫的人,快速疾驰,还不断喊着让路,一看就是有急事儿,一个个赶紧都让开。
  
      不多时就冲到宫门前,远远地那人就举着牌子,喊了两嗓子。
  
      一众人赶紧将大门打开,这些骑马的全部下马,薛老大有些懵,不知道该咋办,那个太监直接跳上薛老大的车。
  
      “一直走不要停,宫内不能骑马,我给你指路。”
  
      薛老大知道,这会儿要尽量听人家的,赶紧按照那人的指示行走,很快来到慈宁宫门前。
  
      周恒跳下车,朱筠墨也跟着一起下来,径直朝着院子内冲,薛老大帮着刘秀儿他们将东西搬下来,他是外男站在马车前面不敢动。
  
      朱筠墨未等那通报的人进去,已经一步窜到近前,直接挑帘进去。
  
      周恒也没管那么多,看到朱筠墨急切的神色就知道,他有多在意这个皇祖母。
  
      一进内室,就见到地上跪了一片御医,齐刷刷跪着还瑟瑟发抖,显然这都是当值的人。
  
      刘仞杰刘院判,正跪在床榻前。
  
      隔着屏风虽然看不清,也猜到他正在诊治,皇帝坐在东侧的榻上,脸上焦急的神色,少有的显露无疑。
  
      见周恒进来要叩拜,赶紧挥手。
  
      “不用见礼,先去看太后。”
  
      周恒口中称是,刘秀儿先跟着进来的,抱着药箱紧紧跟在周恒身后。
  
      转过屏风,就看到刘仞杰抬头,旁边的崔嬷嬷攥着帕子擦眼泪。
  
      刘仞杰在诊治,他也不能出声赶人,周恒赶紧问向崔嬷嬷。
  
      “太后何时晕倒的,可有何症状?”
  
      崔嬷嬷赶紧答道:“这边刚准备了早膳,我服侍着太后起身,更衣的时候,觉得太后的身上有些微微发热,还跟太后商议是不是请御医过来瞧一眼,太后说没事儿,先吃饭就是受凉了。
  
      谁成想,刚将太后扶起来,她就朝后摔倒晕了故去,随后请了御医过来,还惊动了陛下,不过折腾了大半个时辰,现在也没诊治出什么来,这不陛下让刘院判和您过来给太后瞧一眼。”
  
      崔嬷嬷的语速极快,声音也不大,周恒微微颔首,示意她先别着急。
  
      不过诊脉的刘仞杰还是跪在那里,周恒只能探头看向床幔后面的太后。
  
      房间有些昏暗,再遮挡了半幅床幔,压根看不清什么,周恒朝着崔嬷嬷示意,崔嬷嬷倒是手脚麻利,赶紧将床幔掀开。
  
      刘仞杰一怔,赶紧将头垂下。
  
      “崔嬷嬷使不得啊,如此失了礼法。”
  
      周恒心里有些气,想诊脉就快着点儿,晕了快一个时辰,一点儿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尤其老太太这个年纪了,别脑出血或者血栓,那样真的没有抢救时间了。
  
      未等周恒说话,朱筠墨不知怎地从屏风后面窜了过来,一把将刘仞杰从地上拎起来。
  
      瞪圆了眼睛看他,“这都多久了,看完没,你不行就赶紧让开,我皇祖母等着救命呢,你在这里叨叨什么礼法,礼法重要还是皇祖母的性命重要?”
  
      周恒一看要坏,这朱筠墨是个实诚孩子,一旦有谁对他亲近的人不利,他瞬间就能化身刺猬,周恒赶紧看了一眼崔嬷嬷。
  
      崔嬷嬷那是绝对的人精,赶紧挡着朱筠墨,朝着刘仁礼施礼。
  
      “刘院判莫怪,宁王世子只是担心,要不您再想想让周院判瞧一眼,之前太后总是念叨周院判的医术如何好,奴婢瞧着太后似乎很是信得过。”
  
      周恒都想给她鼓掌,这话说的,真的太有水平了,既不得罪人,还说明这事儿是太后的意思,你如若不满没问题找太后去,这事儿皇帝都没辙。
  
      刘仞杰赶紧退后,脸上没有一丝不悦,赶紧让开位置。
  
      “周院判请吧,我真的看不出来是何原因。”
  
      周恒走到近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太后双眼紧闭脸色惨白,头上都是汗,刘秀儿将一块帕子垫在太后手上,周恒开始诊脉。
  
      越是查看,越是蹙眉,怪不得刘仞杰也拿不准主意,脉象确实看不出什么,只是热郁表里之间,不过这个不足以如此昏迷的状况。
  
      周恒示意刘秀儿,“给太后娘娘检查体温。”
  
      周恒起身,背过身去,刘仞杰倒是没问什么,退后几步,站在屏风旁边,显然是想等着周恒的查看结果。
  
      不多时,刘秀儿举着体温计过来,周恒看了一眼,体温已经三十九度,如此年纪这样高烧,绝对要赶紧降温。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高热的,还未知晓。
  
      “秀儿和崔嬷嬷帮忙将太后侧卧,背对着我。”
  
      崔嬷嬷原本极为慌乱,见周恒神色如常,不安的心也稍微松了下来,赶紧将太后侧卧,刘秀儿将太后身上的被子掀开一些。
  
      毕竟太后身份特殊,周恒只能隔着衣衫听诊,肺内没有湿罗音,呼吸虽然短促,却还算正常。
  
      这回换做周恒差异了,那二人将太后放平,周恒凑近太后,自己看向她的脸上。
  
      老太太保养的非常好,如此年纪,脸上的皱纹也不算很多,惨白的脸上,偶尔会微微蹙眉,查看了一下舌头,周恒盯着太后唇上的一个小结痂有些出神。
  
      此时后面站着的刘仞杰凑过来,看看周恒追问道:
  
      “不知周院判诊治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