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袋子金币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袋子金币

    随着薛老大的吆喝,周知闵这才快步走过来,见到薛老大和周恒眼前一怔,随即脸上都是笑容。
  
      “呀,公子和世子来了。”
  
      周恒点点头,一把扯住还要发飙的薛老大。
  
      这些干活的人,你说大道理没用,他们只是按照吩咐做事儿,各自都想做好而已,并没有什么吵架的意思。
  
      “嗯,来了,我看了一下,这镜框确实有改进的可能,姚铁匠将图纸拿来,我给你修改一下。”
  
      姚铁匠从袖子里面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份卷了边儿的图纸,图纸折叠的位置,已经揉搓的有些破损。
  
      周恒看了看,当时自己确实想的比较简单,忘记将镜框上下分成两部分,再用螺丝连接,如此安装上确实没有那么容易,毕竟金属框的眼镜框弹性差,不像自己原来戴的塑料框那样有弹性。
  
      想到此,赶紧动手改了起来,将框架加上一个调节口,然后将框架内槽做上一道浅浅的沟,姚铁匠一看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想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这样设计确实方便许多,不过我需要将之前做的所有眼镜框都改造一下,行了我去改动,你们收拾一下,将之前的框都给我,这料贵着呢。”
  
      周恒拦住姚铁匠的动作。
  
      “材质上记着尽量轻薄,不然戴起来太重,这样也累得慌,还有一定要精工细作,尤其鼻托的部分,这个要长时间摩擦鼻梁,要打磨的光滑,别一味追求薄戴一段时间就变形了。”
  
      姚铁匠点点头,朝着周恒施礼。
  
      “公子放心,我记住了。”
  
      说完带着人,抱着这些成品快步走了。
  
      周知闵这才朝着周恒施礼,“让公子笑话了,都是周某管理不善,没约束好下属。”
  
      周恒摆摆手,“这是好事儿,有问题不怕,及时跟各个作坊沟通,这样即省时省力,又能发现问题及时调整,这位老师傅和姚铁匠今日都奖励一两银子。”
  
      众人一听瞬间羡慕地看向那个老师傅,他一脸的不好意思,感激朝着周恒拜谢。
  
      周知闵引着周恒参观了一圈,看着偌大的作坊里面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场面,周恒也很开心,越想越觉得将周知闵叫来是正确选择。
  
      “你这里做的不错,这花镜只是第一步,不过这些东西都是给京城的权贵打造的,度数的把控要严格,另外各种瓶子和大块琉璃的制作,你这里有问题吗?”
  
      周知闵叹息一声,“瓶子还有各种器械都没什么问题,毕竟之前都做过,到这里熟悉了窑炉还是很容易把控的,供应几个作坊足够用了,唯独这个大块的琉璃板,几次尝试都做不到公子标注的尺寸。”
  
      朱筠墨也凑了过来,想到金土豆和玉米,他也有些着急,毕竟北侧的那些棚子就等着这些大块的琉璃板。
  
      “为何不行,难道有什么问题?”
  
      周知闵引着周恒和朱筠墨来到炉前,这里比他原本的作坊大得多,炉子也是新打造的,非常宽大,上面有两个坩埚,就是盛放玻璃溶液的锅。
  
      面前一个池子,大概有两米乘一米见方,显然是想要在这里倾倒成型。
  
      “公子请看,我们现在改进了炉子,升温的速度很快,不过两坩埚的玻璃溶液倒如模具中,还未拉伸到位置就开始降温,琉璃厚度不均匀,然后无法得到一块平整的琉璃板。”
  
      周恒看了看炉子下方,下面已经安装了风箱,显然这是姚铁匠做的,尺寸和炉子相比稍微小了一点,如若让玻璃一直保温能快速流淌成需要的形状,风箱必须改进。
  
      “你这个风箱太小了,可以改进一下,将风箱改成两倍大,这样炉温可以提高两成以上,琉璃溶液也容易液化,再者上方的坩埚可以增加几个,一次四个试试,同时四个方向灌注,我想这比两个坩埚的效果好。”
  
      朱筠墨是听不明白,围着池子看了一圈,不断抬头看,这样大的琉璃板,真的是闻所未闻,如若用这个做墙壁,岂不是分不出室内室外?
  
      周知闵恍悟般瞪大眼睛,想了想周恒的建议,不断点头。
  
      “我现在就让人停火,抓紧改造,公子说的确实是问题的症结,炉温不够是关键,当初小炉子烧制,只是一次性能烧二斤琉璃液,现在的坩埚倒是大了,可倒出来的温度反倒不如之前,看来不能贪多。”
  
      周恒拍拍他的肩膀,“不要着急,先改炉子,这边存货不是够用,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只有炉子调整好了,之后才事半功倍。”
  
      周知闵用力点点头,“还要感谢公子和世子的信任,我这就让人扯火,然后改造。”
  
      ......
  
      翌日,阿昌和周恒聊了一下制药作坊的事儿,刚挑帘出去,薛老大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脸上禁不住的喜气。
  
      周恒上下打量了一番,“什么事儿让你这样高兴?”
  
      “公子快出去看看,苏将军派去天津港的人回来报信了,说是船已经被要出来,随时可以走。”
  
      周恒一怔,随即赶紧起身,这真的是个好事儿,没想到如此快就来信儿了,能将米歇尔他们早点儿打发走了,对谁都安全。
  
      “愣着干啥,走我们去看看。”
  
      说着二人快速出门,走到正屋,朱筠墨正和一人说话。
  
      “多谢肖副将一路奔波,留下来歇息一下吧。”
  
      那副将一脸的惶恐,赶紧施礼。
  
      “世子严重了,苏将军交代的事宜,我等必将尽心完成。”
  
      说完起身告辞,朱筠墨让一个侍卫去送一下,见周恒和薛老大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晃悠着八爷步,回到座位。
  
      “听到消息了?”
  
      周恒知道朱筠墨想要自己夸赞,赶紧凑过来,一脸的笑容。
  
      “世子办事就是快捷,快说说到底如何了?”
  
      朱筠墨也没绷着,凑近周恒献宝一般接着说道:
  
      “没想到还真是有人为难,这个米歇尔被人骗了数百金币,船是早就修理好了,不过尾款一涨再长,他们完全取不出来,现在多余的金币也被要回来了,船也停在天津港随时都可以登船,他们被扣留的那人也已经在船上。”
  
      周恒松了一口气,“那金币呢?”
  
      朱筠墨白了周恒一眼,从身后拎出来一个布袋子,哐当一声丢在桌子上。
  
      “都在这里,那修船的铺子被吓坏了,连维修费都不敢收,所有的金币都在这里,我还没数呢,不知道有多少。”
  
      薛老大凑过来,伸手将袋子打开。
  
      “你们二位辛苦,我帮着数数。”
  
      说着将袋子里面的金币倒在桌子上,哗啦啦随着金属撞击的声音,明晃晃的金币铺了一桌子。
  
      周恒和朱筠墨都有些傻眼,二人对视一眼,将头凑到一起。
  
      “世子先说,你想到了什么?”
  
      朱筠墨一脸严肃地说道:“你看着这个米歇尔穷困潦倒,我觉得他留了后手,这金币被骗了如此多,他也没急着跟人拼命,要知道你拿出的那些火铳,虽然你没说,这威力我想也是非常强大的,杀一两个人不成问题吧?”
  
      周恒点点头,眉头紧蹙。
  
      “此人是个聪明的,我觉得他是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觉得还不至于动用自己最后保命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