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七十三章:串串香

第二百七十三章:串串香


  “好吃......就是太烫了,味道稍微淡了一点儿。”
  周恒点点头,“很好就要这个咸淡,之后要穿成串儿,再放刚才那红汤里面煮,如若太咸加了辣会更咸。”
  薛老大凑过来,一脸的不解。
  “你还没说这叫什么吃食?”
  周恒笑了,“关东煮,也叫可以叫串串香,要看你们喜欢哪个名字?这个可以大家举手表决。”
  朱筠墨戳了戳周恒,“给我尝一下。”
  周恒看看朱筠墨,示意他别急。
  “等一会儿,我们试吃一下,现在是为了尝一下是否熟了,万一没熟世子吃了该闹肚子了。”
  朱筠墨没再说话,薛老大砸吧砸吧嘴。
  “这丸子,吃着是肉味儿,但是嚼着不是肉的感觉,似乎口感更细腻,不塞牙也不过于软烂,我说不出那种感觉。”
  周恒看看送过来的羊肚和下货,找到一把刀,开始给每一种东西改刀,各穿了一串儿,当然蘑菇、白菜、豆腐、豆皮,也都准备了一些。
  豆腐切成小块,被对角穿起来,一串上有三块,豆皮更是波浪形状穿起来的,白菜就是几段儿叶子,这回不用周恒吩咐,一个个呼啦一下冲上去,学着周恒的样子,开始串串儿。
  薛老大最有心眼儿,找了一个小桌子还有几个板凳,将火炉围上,周恒用盘子将每一种捡了一些,放在桌子上,火炉上的红汤已经开锅,滚滚**的味道刺激着众人的味蕾。
  周恒将各种串儿放入锅内,瞬间这些串串都变了颜色,红亮亮的看着就非常诱人。
  “薛大哥,让所有人都支上小铁炉,各自煮一些试吃一下,只有亲自吃过才知道是否好吃,你们出去卖也知道如何推销,不过刚开始还要微辣的锅底,不然特辣一来,实在是受不了。”
  小胖子嘴快,疑惑地问道:
  “什么是微辣和特辣?”
  薛老大一巴掌拍在他头上,“看到我们吃的那种了?那就是特辣的,至于微辣,就是外面冻着的底料半块大小配一锅骨头汤。”
  周恒点点头,小胖子恍悟,快步跑出去,此事外面冻着的底料已经凝结成块儿,红亮亮的非常好看。
  赶紧按照巴掌大小均分了一下,切成块儿,将碎的还有断裂的都分到各个锅里,其他人有填汤的,有准备铁炉的,有准备碗筷桌椅的,还有分配串串的。
  一时间作坊里面分外热闹,不多时都坐定,开始学着周恒他们的样子煮了起来,周恒给薛老大和朱筠墨每种分了几串儿。
  随后自顾自的弄了一碟调料,朱筠墨是啥都不带落下的,见周恒准备好了,赶紧抢过去,周恒撇撇嘴,没说啥毕竟人家是世子,又给自己和薛老大弄了两碗。
  串串吃起来,顿时窑洞内不是咳嗽,就是嘶嘶哈哈的声音。
  薛老大抓起一个土豆片,咬了一口,随即顿住了动作。
  朱筠墨刚要吃,见到薛老大的动作一时间也不敢轻易下口了。
  “怎么了,不好吃吗?”
  薛老大摇摇头,“这口感真的是太好了,有点儿软烂,还非常糯,老太太都能咬动,这个金土豆和辣锅真的是绝配。”
  朱筠墨这才放心,赶紧吹了吹手上的土豆片,小心地咬了一口,瞪大眼睛朝着薛老大用力哼哼着点头,似乎在肯定他的判断。
  “好吃,确实好吃,不知道那个玉米如何?”
  周恒从锅里面找到玉米的串儿,递给二人,还未等他说话,薛老大一口咬了上去,周恒赶紧拦住他的嘴。
  “我说你能不能慢一点儿,我还没说哪儿能吃哪儿不能吃呢?”
  薛老大用力嚼着,吞了下去,这才笑了起来。
  “甜的,这个有点儿像豆子和米综合起来的味道,有嚼劲儿好吃。”
  周恒白了一眼,这货就是个牲口,玉米芯子也要吃,他赶紧举起一串玉米片说道:
  “看清楚,上面金色的种子能吃,中间的芯儿是不可以吃的,当然如若玉米去掉芯儿,也可以用它们为牲畜。”
  薛老大顿住了,举着手中的玉米片,看了半天,依旧是下口都咬着吃了,最后还津津有味地说道:
  “谁说的,芯儿也是甜的。”
  朱筠墨笑得不行,他咬着玉米粒慢慢品尝起来。
  “别说,这个似乎更好吃,比金土豆好吃,你说我们要种植这个。”
  周恒点点头,“不急,等新厂房建好,琉璃顶子建成后,先不做别的,在里面培育幼苗,这两样东西都是快速成熟的东西,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我们这两样东西就出来了。”
  朱筠墨没再问,毕竟这里人多,不过他知道这是一项更长远的计划,如若做好了更赚钱。
  薛老大抓起肉丸,朱筠墨也不甘示弱再度朝嘴巴里面填,似乎这肉丸儿是最实在的吃食,比纯肉竟然好吃许多。
  周恒回身看看众人,一个个吃的桌子上全是竹签,不用问对这种吃法是非常满意的。
  “行了吃过了,都给个意见吧,我们现在举手表决一下,是叫关东煮还是串串香?同意关东煮的举手。”
  话音一落,稀稀拉拉十几个人举手。
  “那同意串串香的举手吧!”
  一瞬间,所有人都举起手,朱筠墨和薛老大也跟着举手,看来对这个名字他们特别喜欢,周恒是很民主的,既然大家喜欢,那就选用这个简单直白的名字。
  “那就定了,我们新铺子就叫串串香,不过签子要改进一下,扁的宽签子穿肉丸、羊肚、羊心,其他的豆腐白菜都是细签子,结账的时候按照签子计费,宽签子十文钱一串,细签子五文钱一串如何?”
  薛老大急了,“这也太便宜了吧?”
  周恒朝着薛老大笑了,这货一提赚钱就嫌弃卖的少,其实薄利多销,看着便宜,吃起来就不便宜了。
  “你数数自己吃了多少签子?”
  此言一出,大家都纷纷低头数自己面前的竹签,一数吓了一跳,少的都吃了四十多串儿,多的如薛老大和朱筠墨都吃了一百多串儿。
  “这么多?”
  周恒看着桌子上的签子,笑了起来。
  “薛大哥数一下。”
  见众人都看向他,薛老大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起身数了起来,朱筠墨也好奇自己吃多少,跟着数起来。
  “我吃了一百十八根。”
  朱筠墨一怔,有些不相信自己手中的签子数量。
  “我竟然吃了九十二根,这不可能,你吃了放我这里了吧?”
  周恒抓着自己的一把签子,“我这不比世子的少很多,一共有八十六根。”
  朱筠墨没理他,不过想了想,说道:
  “我记得丸子吃的最多,一串上两个丸子,看着很大,吃了越辣越想吃,不知不觉就吃了好多,如此算来五十串肉丸就五百文,这算下来也不少。”
  薛老大打了一个饱嗝,揉揉肚子说道:
  “吃的好饱,我觉得比吃什么山珍海味都好吃。”
  周恒眯起眼,“现在是冬季,可以串串的东西不多,如若夏季,各种蔬菜都可以,鱼类也可以做鱼丸,要知道鱼丸儿的口感比肉丸儿好吃。”
  朱筠墨凑过来,“鱼肉做鱼丸儿,这个可以尝试一下。”
  周恒点点头,“凿冰捕鱼是可以,不过周围有什么大的湖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