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六十九章:搬家

第二百六十九章:搬家


  周恒将一张单子给他,“找一个大箱子,下面用棉被垫着,我装上些东西,然后上面按照单子标注的药品准备齐,将药品摆在上层,箱子里面用稻草填充,然后......钉死。”
  屈子平顿时严肃起来,想了一下,谨慎地说道:
  “那就去后院吧,您要装什么就在后院的棚子里面装箱,箱子太大从楼上运送下去还需要很多时间。”
  周恒点点头,看向身后的箱子。
  “这个叫铭宇跟你一起抱下来。”
  屈子平不敢托大,快步下楼找了铭宇,二人将东西搬运到后院。
  这里为了去食堂和供应室方便,外面搭建了棚子,马车倒着进入院落,在棚子里面装车是完全没问题的。
  很快屈子平招来一个箱子,是个硕大的木箱,足能装下两个人,被子铺在下面,那些火铳放好,用稻草填充空隙,随后再铺上一层被子,屈子平见状知道这东西贵重,赶紧找了木板。
  在棉被上再度扑了一层木板,用木条和铁钉顶死,如此一来,箱子只是看起来加了一个底,不仔细看,无法发现下方的夹层。
  周恒点点头,屈子平是个聪明的,片刻铭宇将单子上的药品都准备妥当,没敢假手他人,亲自装箱,不多时整理完毕,周恒将清单,还有自己准备图纸,封在一个油布纸袋里面,塞在一侧。
  这才将箱子封存,刚刚准备妥当,就听到有人敲门,屈子平瞥了一眼周恒,见其点头这才将门打开。
  朱筠墨已经站在门口,身后跟着一队侍卫。
  周恒朝他点点头,朱筠墨这才快步进来,见到地上硕大的箱子一怔,没想到有如此大的一箱。
  “这么大一箱,岂不是太招摇了?”
  周恒抿紧唇,压低声音说道:“你派人出去一个两个更是显眼,不如大张旗鼓,之前不是也让霄伯去大同了,送些药品不为过,眼看着年关将至,这份孝心可以理解,反倒是派人少东西少才会引人猜忌。”
  朱筠墨想了想这才点点头,周恒说得在理,如若宁王府派一个人去大同他也会心有猜忌的,反倒是明晃晃的更好,反正打着回春堂的旗号。
  “那行,就驾车去。”
  朱筠墨赶紧回身安排,原本带回来的人就不多,此刻在北山一些,跟着庞霄去大同的还有一些,现在调遣的就这二十多人,路途遥远,没了武功高超的庞霄,还真不敢再少。
  “行了,驾车你们出发吧,抵达大同,第一时间传书回来。”
  那侍卫领命,朝着朱筠墨跪拜。
  “谨遵世子吩咐,属下即刻出发!”
  铭宇和屈子平已经从食堂跑出来,手中抱着几个包袱,赶紧也塞入车中。
  朱筠墨一提鼻子就知道,这里面装着吃食,朝着屈子平笑了。
  “还是你小子想的周到,行了出发吧,时辰不早了。”
  侍卫赶紧翻身上马,马车上也坐了人,快速消失在后门外。
  朱筠墨见没人影了,这才稍微松口气。
  “行了一件事儿了了,薛老大那边如何了?”
  周恒摇摇头,“还不知道,没传来消息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朱筠墨想了想,拉着周恒上楼,二人站在窗口,朝外面望着。
  “在这里等着看看吧,薛老大不会带人进来的。”
  周恒点点头,其实交给薛老大就这点放心。
  “我听铭宇说,他都没带着回春堂的车,只是在外面临时雇了几辆车走的。”
  朱筠墨一挑眉,噗呲笑了起来。
  今天一天太过紧张,不过薛老大的心思还是蛮细腻的,雇车确实是最安全的。
  “行了别担心了,只要出了城,去了北山,那就是我们的地盘,不会出事儿的。”
  周恒点点头,此刻正好看到下面有几辆马车排队通过。
  前面牵着马车的正是薛老大,他身上披着一件墨色大氅,压根儿没穿回春堂的衣衫,车门都紧闭着。
  周恒低头看过去,就在这个时候薛老大也有意无意地抬头,正好对视了一眼。
  薛老大微微颔首,将脖子上的围巾拽起来,挡住脸,直接跳上车辕,催促着车夫加快速度。
  周恒长出一口气,看向朱筠墨。
  “明日一早,我们去北山,这些人要抓紧弄走,听他们的意思,船舶已经修理的差不多了,不过是被扣押在天津港,人家想要讹一笔银子。”
  朱筠墨蹙眉看向周恒,他不知道周恒为什么这样急着将人送走,不过他一贯都是有主见,朱筠墨也没有反对,想了一下说道:
  “此事你不要管了,一会儿我去一趟苏将军府邸,我记得他曾经有个过命的朋友驻守天津港,或许他们出面会有效。”
  周恒眼睛一亮,“如此甚好,事不宜迟,那就辛苦世子了,我让春桃跟着你,直接将两个孩子接回来,我们今夜直接搬去卫国公夫人送的那处府邸,这样一来,今天我们所有的动作都合理了,搬家所以张罗的事儿比较多,不惹人怀疑。”
  朱筠墨想要反驳,不过还是点点头。
  他是真的不希望周恒搬走,好不容易有个朋友,如若分开心里有些不舍,再者庞霄也不在,心里空落落的。
  不过周恒说得对,如若有心人观察,就会发现今天世子府和回春堂太闹人了,如此大动作太惹人注意,皇帝更是难以隐瞒,莫不如来个搬家,啥事儿都掩饰过去了。
  “那行吧,搬家可以,不过你要没事儿去世子府。”
  周恒用力点点头,朝着朱筠墨笑了。
  “我的房间必须给我留着,如若晚了或者回去不便,我要在世子府住下的。”
  听周恒如此说,朱筠墨才满意。
  ......
  翌日,清晨。
  周恒难得起得早,主要是刚换房子,实在是不习惯,刚起身打开门,屈子平就站在门前。
  周恒一怔,此刻不过天光方亮,如若站在这里等候,这是来了多久了?
  “子平睡得不好?”
  屈子平摇摇头,“正相反,这里睡的非常踏实,我们几个都有单独的房间,炭火也足,有种到家的感觉。”
  周恒笑了,让开门口的位置,屈子平端着壶进来,帮着周恒调好水。
  “我们才刚刚起步,等过了这个时候,你们如若想要娶妻,都给你们分配院落,不会让你们为了吃穿住行担忧。”
  屈子平抿紧唇,笑着笑着有眼泪流下来。
  “跟着老板第一天,我就知道,我跟对人了,您先洗着我去端食盒。”
  说着一溜烟跑了,周恒摇摇头,别看屈子平看着一天特好脾气,他是个有心事的家伙,甩甩头不再多想,抓紧洗漱吃饭。
  正要出门朱筠墨已经进来了,周恒哪敢耽搁,赶紧让人将准备好的东西装车,这才朝着北山走去。
  一路上,朱筠墨说了苏将军那面的情况,苏将军已经答应帮着安排,让今天听信儿即可。
  周恒担忧的心也放下一些,这个要是有人出面,一般不会为难的,只是不知道天津港是否冻住。
  不多时来到北山,马车停稳,周恒赶紧跳下车。
  薛老大已经朝着马车跑过来,周恒有些急切地问道:
  “你们可来了。”
  周恒一怔,“难道出什么事儿了?那些患病的有问题?”
  薛老大摇摇头,“我带着张平和小六子过来的,有两个发热的,倒是没什么要紧的,我着急的不是这事儿。”
  朱筠墨一跺脚,“啥事儿你到是说清楚啊,我们能猜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