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六十二章:救不救?

第二百六十二章:救不救?


  方纪忠称是,准备告退,皇帝别有深意地看了方纪忠一眼。
  “顺便了解一下,三皇子近日是否进过宫。”
  方纪忠一惊,赶紧垂下目光,缓缓退后出了东暖阁。
  站在房间外,才感觉到后背一阵凉意,显然刚刚后背都是冷汗,一个小太监赶紧凑过来。
  “干爹有何吩咐?”
  方纪忠将折子丢给他。
  “将折子送去大理寺,交给张辅龄大人,告诉他素娥笞刑二十,驱逐出宫,之后怎么安排他随意。”
  那小太监将折子揣好,赶紧施礼笑嘻嘻地跑了。
  能被干爹差遣办事儿,这是刷脸面的事儿,必须办漂亮。
  方纪忠看看身侧的人,勾勾手指。
  “厂卫的人,带一队去孙昭仪宫中,伺候孙昭仪的所有人,直接杖毙!”
  此言一出,那些听命的小太监,瞬间一抖赶紧称是,跟着方纪忠朝后宫走去。
  ......
  大理寺。
  送走了小太监,张辅龄拿着折子脸上没有轻松的表情,从外面进来的张万询一脸的不解。
  “大人,陛下不是准奏了,您怎么还是不高兴的样子?”
  张辅龄摇摇头,“周易安带过来吗?”
  张万询笑着说道,“人来了,就在外面等着。”
  “让他进来。”
  片刻周易安被带进廨舍,张万询退了出去,周易安赶紧上前跪拜。
  “周易安拜见张大人,多谢张大人提携。”
  张辅龄抬手,“起来吧,过来坐。”
  周易安有些紧张,不过还是走到张辅龄身侧,搭着边儿坐下。
  “在京中,你可有住所?”
  周易安摇摇头,想想又再度点头。
  “易安跟着师叔住就行,这个无需大人费心安置。”
  张辅龄点点头,他倒是想要安置,可是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如若安置到他家宅院,这些人更有话说了,反倒对周易安不好。
  “也好,那就先跟周院判同住一段,另外有一事我要嘱咐你一下。”
  周易安赶紧竖起耳朵仔细听,张辅龄顿了顿,似乎想着措辞,看着周易安谨慎的样子,一下笑了起来。
  “孙昭仪之案已结,关于尸检,还有相关的调查全部结束,无论任何人问起,此事都休要提起,大理寺也不作记录,可记下了?”
  周易安赶紧跪拜,“易安记住了,如若有人问起,一概不知。”
  张辅龄点点头,这小子是个稳重的,自己都提到这个案子了,他心里着急,却没有催问素娥的去留,可见是个稳妥之人。
  “至于素娥,鞭笞二十之后,准其离宫,估计这会儿人也快送来了,这是方公公找陛下说的。”
  周易安再度给张辅龄磕头,一脸的郑重。
  “易安知道,这是方公公给张大人面子,如若没有张大人斡旋,此事定然不成,素娥性命也不保。”
  张辅龄笑了,“起来吧,张万询给你领了官服,明日辰时到大理寺就好,大理寺卿魏景元大人会宣布新的隶属,万不可迟了。”
  周易安起身,朝着张辅龄躬身施礼后,这才退出廨舍。
  张万询早已等在门口,抱着一摞官服立在一侧,见周易安出来,朝着他的肩膀拍了一下,将官服递给周易安。
  “兄弟,你厉害了,这算是连升多少级?以后是不是要叫周司直了,一定要请我吃酒。”
  “喝酒是一定有的,不过今后还是希望张大哥叫我一声易安,还是这个听着亲切。”
  “好,那就叫易安。”
  周易安也笑了起来,接过官服,伸手摸摸,有些难以置信,赶紧从药箱里面找到一个包袱皮,将官袍包裹起来,背在身上。
  张万询见他朝着大理寺外面看,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一脸不解地上下看看周易安。
  “你咋,还有啥事儿?”
  周易安压低声音,在张万询的耳边说了一下,张万询一怔,收起笑容,想了一下说道: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马车,汉子受了二十鞭笞也扛不住,一个女子怎么能行,还是马车稳妥。”
  说着就去找车,片刻功夫将一辆半旧的马车赶过来,车子还没停稳,对面就有一队侍卫守着一辆车行来,周易安心下有些紧张,盯着马车。
  一个侍卫,朝着张万询抱拳。
  “我等奉命将宫女素娥送来,请问可是周司直?”
  张万询指着周易安,说道:
  “这位才是正主儿!”
  那侍卫赶紧抱拳,一挥手指向马车。
  “人在车上,还是你亲自搀扶吧。”
  周易安将包袱丢给张万询,赶紧快步走到马车前。
  这会儿不是避嫌的时候,突然之间觉得掀门帘的手都是颤抖的,他不知道素娥怎么样了,鞭笞这样的刑罚,一般男子都承受不了,何况一个弱女子。
  伸手扯下身上的斗篷,掀开门帘上了车,素娥就趴在车厢内,身后都是血,看不到伤在何处,周易安腿上一软,扶着车辕赶紧站好。
  回身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侍卫。
  那人一怔,不知道前一秒还客客气气的人,怎么这会儿瞬间变脸儿了。
  周易安蹿上车,将斗篷裹在素娥的身上,声音颤抖地说道:
  “丫头,一切都过去了,哥带你去医馆,别怕我去找我师叔,一会儿就不疼了。”
  随着周易安话音落地,素娥微微扬起脸,朝着周易安笑了笑,惨白的脸上干裂的唇流着血,不过此刻的笑容那样开心。
  “哥!”
  “嗯!”
  周易安轻手轻脚地将素娥扶起来,背在背上,毕竟后背不能碰,用力拉着素娥未受伤的手臂,另一手托着窝,弯着身子缓缓下车。
  唯恐一个震动,引起素娥的疼痛,张万询撇撇嘴,朝着这些侍卫抱拳。
  “辛苦各位了,今日之事多谢!”
  那些人没说啥,赶紧离开,周易安将素娥放在张万询的马车上,他们赶紧赶往回春堂。
  马车速度不快,为了减缓震动,张万询尽力求稳,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回春堂。
  马车还未停稳,周易安就跳下去了,冲进大门没找到屈子平的身影,只是看到忙碌的铭宇,铭宇见到他赶紧走过来。
  “怎么了周大哥?”
  周易安脸上有些急。
  “你们的车呢?就是带轱辘的床,有病患女的,你看刘小姐忙不忙让她给诊治一下。”
  铭宇赶紧叫了一个人推车,跟周易安走,他则转身去妇产科的门诊,刘秀儿正忙着,铭宇走近,在其耳边说了情况。
  刘秀儿一脸诧异,赶紧起身,和彭玉山说道:
  “彭御医,这位患者麻烦你诊治一下,有个女病患是外伤,需要我去处理。”
  彭玉山自然是没意见,那位看诊的妇人自然之道这是急事儿,压根也没拦着。
  “刘大夫快去吧,我这里只要开药就行。”
  刘秀儿跟着铭宇出了诊室,推开挡在面前的患者,就见急诊那边在挥手,刘秀儿赶紧绕到角门,推门过去。
  看到平车上的人,刘秀儿怔住了。
  周易安搓着手,一脸的急切。
  “刘小姐,我知道之前因为素娥让您差点儿获罪,此刻她也受到惩罚,这京城只有回春堂能治疗伤科,而您又是唯一的女大夫,您要是不伸以援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秀儿上下看看周易安,顿了数秒,看向推车的小子。
  “将患者推进急诊手术室,去将春桃和张婶子叫来帮忙,都换成女子,然后去二楼领一套病患服。”
  周易安感动的不行,朝着刘秀儿赶紧跪下磕头。
  刘秀儿瞥了他一眼,淡然地说道:
  “我是回春堂的大夫,她是患者,来了我会救,所以不要提惩罚,我只是要对得起医者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