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六十一章:替罪羔羊

第二百六十一章:替罪羔羊


  薛老大鄙视地看来周恒一眼,见周围没人,这才接着说道:
  “一个不入品的仵作,现在是从六品,这俸禄就多了多少倍?不是发财是啥呀?至于老婆,那个宫女不就是?”
  周恒一怔。
  “周易安说认素娥做妹子,再说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放出来,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薛老大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等着看吧,铁定是媳妇了,我有预感。”
  周恒瞥他一眼,“北山的作坊都差不多了,你这两天留心一下店面,不要太大的,不过一定要在闹市,等秋娘的养父下葬后,我们去一趟,铺子也该开起了了。”
  一说这个薛老大来了精神,抄着袖的双手赶紧伸出来。
  “你终于想起灵山村的人了,这些人一直跟着制药作坊和制酒作坊里面干活,不过他们都是闲不住的主儿,一个个我去了两次闲的嗷嗷叫,铺子我早就看中了一个,就隔壁不远的一个铺面,我打听了那也是宁王府的铺子,铺面还不大好,是一个酒家。”
  周恒一阵的无语,看着薛老大一时间不知道说啥,这货是蓄谋已久啊!
  这都算计好铺子了,确实还是找世子的铺面比较好,省钱实用,只是腾出来就行,不过这都不和自己商议是什么鬼?
  薛老大戳戳周恒的手臂,“你咋想的怎么不说话,我瞧着那火锅不错,要不然我们开一个火锅铺子如何?”
  周恒蹙眉,“火锅虽好,针对的大多是有钱人,暂时不要考虑,小钱好赚,所以还是和之前的内容差不多,便宜、好吃、走量,这样可以迅速打开销路,一个春节能有很多食客,瞬间就火爆了。”
  薛老大眉头紧蹙,“这里没有藕,我弄啥?糖葫芦倒是可以,不过开铺面卖糖葫芦,这有些太浪费了,你给我透露一点儿,我好提前准备一下。”
  周恒叹息一声,不说点儿什么事打发不了这货了,伸手接过薛老大手中的炭笔和本子,刷刷写上了一些名字。
  “你去找一下,看看名单上的东西有没有,有些东西我画了图,不一定叫我说的名字,不过看到类似的可以买回来我看看,如若有异邦商人,可以留意一下他手上奇形怪状的东西。”
  薛老大一头雾水,不过还是将本子收好,转身走了。
  周恒长出一口气,此时已经开门,患者几乎是挤进来的,瞬间占领了大厅,周恒回身看看,那几个御医已经分别跟随回春堂的弟子开始去各个科室问诊,门诊挂号的牌子上,也写出了御医看诊专号。
  瞥了一眼忙碌的铭宇他们,忍者笑意摇摇头,这几个小子现在做生意的脑瓜都不错,知道利用资源。
  ......
  宫中,皇帝打发了所有的大臣,接过方纪忠递过来的茶盏。
  喝了一口温热的茶,这才驱散了一丝疲惫。
  方纪忠赶紧给皇帝捏捏肩膀,不断安慰道:
  “陛下莫要担忧,这雪灾只是限于陕西一带,粮草和赈灾银两已经走了十几日,估计这会儿已经出了临汾,年前应该能到的。”
  皇帝摇摇头,继续喝了一口茶。
  “朕担忧的不是赈灾银两是否及时,而是雪灾拖延如此久,缺衣少食,百姓死伤不知能有怎样一个数字,陈庆的奏报上写着,将军中的余粮都已经发放下去,朕怕这个时候有战事,如若鞑靼此时来犯,岂不是......”
  方纪忠没说话,这不是他能操心的事儿。
  山西那边有宁王坐镇,鞑靼似乎多有忌惮,近年对大同的侵犯日益减少。
  这两年反倒对陕西边境多次骚扰,这个陈庆是娴妃的兄长,也是为何娴妃多年地位稳固的原因。
  皇帝将茶盏放下,示意方纪忠停下来。
  “说说吧,你们的案子查的如何了?”
  方纪忠赶紧跪倒,从袖口抽出一沓纸呈给皇帝。
  见方纪忠如此样子,皇帝眉头微微一蹙,赶紧接过来看了一遍。
  方纪忠将审讯的事情说了一遍,非常的详尽,每个人说了什么,什么反应,当时谁在场,全都复述了一遍,当然也隐去了与张辅龄攀谈的部分。
  前面的他都已经知晓,不过看到后面尸检后的一系列,还有宫中调查的结果,瞬间眼睛眯成一道缝隙。
  随后陷入沉默,整个东暖阁只有炭燃烧的声音,方纪忠大气都不敢喘,就这样直挺挺地跪着。
  不知过了多久,皇帝冷冷地问道:
  “尸检你跟着了?”
  “回陛下,奴婢寸步不离的跟着看了全程,这个周易安真的是太不一样,孙昭仪胃里面取出来的帕子,上面就是金菊,奴婢看得清楚绝对没错,不过未曾对人透露。”
  皇帝抬眼看向方纪忠,“金菊帕子?”
  方纪忠从取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块锦帕碎片,不过此时已经清洗干净,上面的刺绣分外刺目。
  皇帝看了一眼,没有接过去,瞥了一眼方纪忠,那目光仿佛刀剑让人心颤。
  “有孕一事呢?”
  方纪忠头垂得更低,快速说道:
  “内务府的记档不小心洒了水,阴湿了两本,当值的小太监已经被奴婢责罚了,除了尸检,还有素娥那个宫女,厂卫之外无人知晓。”
  皇帝松了一口气,朝着方纪忠抬抬手。
  “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着,既然查清楚了那就对直接惩治吧,孙昭仪宫中的嬷嬷贪墨钱财被抓,对孙昭仪起了歹心,联合昭仪宫中几人谋害了孙昭仪,还撒盐制造脚印,陷害刘秀儿小姐,他们几人找个没人的地方乱棍打死。”
  方纪忠赶紧跪倒领旨,不过他清楚,这吩咐并没有完,所以只是跪着称是,没有动。
  皇帝瞥了一眼方纪忠,站起身走了两步。
  “那仵作叫周易安是吧?”
  方纪忠点点头,皇帝接着说道:
  “刚才张辅龄递了折子,他觉得周易安能力非凡,和大理寺卿魏景元大人商议,想要将人留在大理寺担任司直,统领所有仵作单独设立部门,你找出来,此事准了。”
  方纪忠跪着起身,在御书案上找了一会儿,将折子找出来,皇帝朱笔挥动。
  方纪忠咬咬牙,看向皇帝试探性地问道:
  “那宫女素娥要如何处置?奴婢差人去了她的家中,父母及兄长已经被杀多日,邻居都以为人出门了没在,奴婢派人连夜将尸首都运出来,将他们家一把火烧了。”
  皇帝瞥了一眼方纪忠,微微点点头。
  “做得好,这事儿还是别留下尾巴,至于素娥,既然周易安想要认义妹,那就笞刑二十,放她走吧,不过如若散播宫中之事,定不轻饶。”
  方纪忠赶紧跪下,“陛下仁慈。”
  皇帝挥挥袖子,“方伴伴你老了,现在也心慈手软了许多。”
  方纪忠一脸的笑容,“陛下心慈,自然奴婢心慈。”
  皇帝看向方纪忠,脸上似乎带着一丝饶有兴趣的玩味。
  “不用跟朕奉承,你能如此安排,自然看明白这些,朕只是不希望后宫影响前朝的事儿,这陕西不能乱,一个雪灾如若横尸百里,这就是朕的过错。
  至于娴妃那里,伺候不好的人就打发了吧,去将藩国进贡的珊瑚树拿着送过去,协理六宫多时,娴妃着实辛苦了,眼瞅着过年,让她注意休息,朕抽空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