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五十九章:周院判高寿?

第二百五十九章:周院判高寿?

    孙父顿时恼了,腾一下站起身,抓着拐棍儿举起来,朝着孙茂才的头上就要打,孙茂才也没躲开,赶紧跪下。
  
      孙父高高举起的拐棍,比划了好几下,最后还是重重地戳在地上,气得直哎呦。
  
      “哎呦,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这个不孝子竟然将老祖宗的东西,传给外人,这是欺师灭祖啊!”
  
      孙茂才赶紧说道:
  
      “父亲别急,听孩儿将话说完,事情是这样的......”
  
      孙茂才将两个病患的辩症过程,给孙父讲述了一遍。
  
      期间孙父不知道什么是青霉素,孙茂才也给他讲述了一下,毕竟他懂得的也不多,只是知晓那是通过血脉给药的一种液体。
  
      还说明,过几日考试后,他们会去北山的制药作坊去参观,想要了解详情可以现场提问,听到这里孙父震惊了,扑通一下坐在椅子上。
  
      半天都没有说话,就直直地看着孙茂才。
  
      “能做到不藏私,有如此见识,这是大医啊,陛下圣明,能看到此人的优点,是我大梁的幸事,儿啊你要好好跟着周院判学习,虽然他说不收徒,也要当作师傅一样尊重,可记下了?”
  
      孙茂才点点头。
  
      “以我的资质,不敢多求其他,定是会好好学习的,前两天我在回春堂因为陛下的抉择有些气恼,突然心悸晕倒,周院判的五弟子在我身侧,就用一种速效救心丸将我救醒,这两日完全没有不舒服的赶紧,医术和用药真的让我钦佩。”
  
      说着,孙茂才从袖口掏出一个小瓶子,举到孙父的面前,在手掌摊开,倒出来几粒绿豆大小的药丸,那芬芳的味道直窜脏腑,让人心神安宁。
  
      “这就是那速效救心丸?”
  
      孙茂才点点头,将自己的笔记本打开,朝前翻了几十页,终于找到一个圈起来的框框,指着说道:
  
      “父亲请看,这就是速效救心丸的配方。”
  
      孙父颤巍巍地接过笔记,虽然字迹潦草,记录的非常详尽,看得出当时孙茂才的心情是多么激动。
  
      孙父不免担忧起来,“这......这是你偷着记下的?”
  
      孙茂才摇摇头,“周院判见我掰开药丸仔细查看,问我想知道配方吗?我就点点头,周院判让我拿着本子记录,这药方就告诉我了。
  
      他说单知道药方无用,要跟着制药才知晓期间的关键,想要激发药性,要找到最好的途径,还说之后有机会去实地看看。”
  
      孙父将本子还给孙茂才,用力拍拍孙茂才的手臂。
  
      “没想到老夫活了七十年,竟然能见到这样无私的大医,他这才是活明白了,看来道听途说的不能信,你邹世伯还担忧,他们家石青之后是否要跟着去学习呢,不知那位周院判高寿?”
  
      孙茂才一怔,自己刚刚没说过吗?
  
      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看向父亲一脸的愧色。
  
      “说起来有些惭愧,周院判看起来不到二十岁,比宁王世子稍大一些。”
  
      这回换做孙父震惊了,他呛咳了半天,孙茂才赶紧帮着他锤背,半晌才缓过来,一把扯住孙茂才的手臂,似乎想到了什么追问道。
  
      “你说他姓周?”
  
      孙茂才点点头,“姓周单字一个恒,据闻他自幼跟着祖父学医,并且跟着祖父相依为命,不知遇到什么重创,得了离魂症,什么都不记得,唯独医术没有忘却。”
  
      孙父手颤抖的厉害,抓着孙茂才极为用力。
  
      “他祖父是谁?如今身在何处?”
  
      孙茂才叹息一声,“我也问过这个问题,听周院判的五弟子说过,他祖父在周院判醒来的时候已经病故了,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父亲似乎对周院判的祖父极为感兴趣?”
  
      孙父摇摇头,“有机会让我见见这位周院判吧,他的祖父如若有如此医术,让我想到一个人,不知是否是同一人。”
  
      孙茂才没在意,只是笑着点点头。
  
      “您不知道,周院判此人看着似乎很慵懒,可是一旦说到医术就换了个人,完全是判若两人,希望有机会我能看着他做一次手术,听他的亲传弟子说,看过周院判手术才知道什么是神来之手,和阎王抢命是什么概念。”
  
      孙父拍拍孙茂才的手臂。
  
      “时辰不早了,你赶紧去歇息,明天一早不是还要去回春堂?”
  
      孙茂才赶紧起身,朝着父亲施礼。
  
      “那孩儿去歇息了,笔记还要整理一下,不然怕明天学的知识不能融会贯通,父亲也早些歇息吧。”
  
      说完转身走了,孙父看向孙茂才消失的院落,久久没有动,满脑子都是这个周院判和回春堂几个字。
  
      “回春堂?看来我要去看看,不知是否和他有关系,不过他似乎一生未曾婚配啊。”
  
      ......
  
      翌日回春堂。
  
      周恒刚进门,就差点儿撞到一个身影,定睛一看竟然是周易安,想了想昨日虽然见到他了,可后来此人去哪儿了还真不知道。
  
      “易安?处置完秋娘的伤势后,我就没见到你,你昨夜在那儿住的?”
  
      周易安笑了,“师叔不要担忧,昨日和张万询护卫长见过一次,随后昨夜我就在回春堂睡下的,这里有空床,还暖和睡得非常好。”
  
      周恒点点头,将人拽到二楼的位置,这才低声问道:
  
      “我知道不该问,不过这案子还未结束吗?”
  
      周易安摇摇头,“尸检和大理寺这边的审问都已经结束了,只是其他不知晓,张大人去了宫里,张大人直说让我在回春堂等消息,不要回通州。”
  
      周恒点点头,他明白张辅龄的意思,留下自然是好事儿,在大理寺即便是还做仵作,也远比在通州好,不过显然宫内的调查没有多顺利。
  
      “行了,你既然来了就安心呆着吧,如若实在闲不住就去楼上跟着秀儿看书,关于解剖我又画了几张图,估计你没见过的。”
  
      周易安眼睛一亮,赶紧点头,刚要说上去看看,就听到大门被推开,很多人走进了,这个时间还未到就诊的时辰,谁来这么早?
  
      顺着声响,二人都下了几级台阶,一看来人正是张万询,身后还带着几个人。
  
      周恒一顿,赶紧走下来。
  
      “张护卫长是来找易安的吗?”
  
      张万询呲牙笑了起来,环顾一下压低声音说道:
  
      “两个事儿,一个是带周易安去大理寺,张大人安排周易安在大理寺就职,任司直掌统领所有仵作,辅寺丞复审案件,不过此时要低调些,还需陛下准许才作数的。”
  
      周恒一怔,没想到这是直接有官职了,虽然说需要皇帝准许,能这样提出了,就有八成把握,回身看向还在愣着的周易安。
  
      “你还愣着干嘛,去整理你的东西啊,跟着张护卫长走。”
  
      周易安傻笑起来,“俺升官儿了?”
  
      周恒真想踹他两脚,就是升官也不能这样直白的说吧,真想将他逐出师门。
  
      “要是慢点儿,我就将你逐出师门。”
  
      周易安一听,搜的一下没了影子。
  
      周恒看向张万询,难得见到他如此谨慎的模样,看来第二件事儿和自己有关了。
  
      “第二件事儿是什么,难道是秀儿被牵扯的那个案子有了什么变故?”
  
      张万询摇摇头,“刘小姐的嫌疑早就解除了,方公公一早来的,没说案子的结果,只说此事不用大理寺处置了,宫女素娥也被带回宫里。这第二件事儿,是昨日顺天府报官的的事儿,秋娘可是在这里修养?”
  
      周恒瞬间心提起来,微微颔首,周围没有什么人,他凑近张万询。
  
      “要找秋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