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五十七章:如此师徒

第二百五十七章:如此师徒

    当夜,回春堂中。
  
      一个个吃了晚膳,急匆匆抱着自己的本子快步上了三楼。
  
      那几个御医动作慢了些,来到会议室一看,满满一屋子的人,顷刻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薛老大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吼了一嗓子。
  
      “前面的让出来六个位置,你们去坐在后面,给几位御医让出来空间。”
  
      孙茂才一脸的不好意思,赶紧朝着薛老大施礼。
  
      “无需如此,我们几个坐在后面就行了,明日早来再往前坐。”
  
      薛老大瞥了一眼孙茂才,有些恼了,这老头怎么不知羞,觉得他们学的不好,给他们机会还不知道抓住。
  
      “愣着干啥,赶紧朝前坐吧,你们都没听过,六天后的考试能过?如若过不了,可是要去厨房帮着旺财打杂的,这又不是啥荣耀的事儿?”
  
      一听这个,孙茂才顿时脸色涨红,还有啥说的,赶紧朝前挤过去。
  
      众人坐定,周恒抱着一个卷轴走了进来,不用吩咐屈子平起身,将卷轴挂在前方。
  
      旁边是一个硕大的黑板,孙茂才他们不知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抱着自己的本子坐好看向周恒。
  
      抬头环顾一周,看看前面的六个御医,周恒没有过多的客套,直接开口说道:
  
      “行了,人齐了那就开始吧,今天不讲基础知识,关于人体解剖还有一般的疾病用药,我们讲了太多,下午去查房,看到两个病患,今天就以他们为例来讲一下,是选择手术,还是保守治疗的权衡。”
  
      说着,抓起一只粉笔,这个是薛老大找人做的,炭笔讲课需要的白纸太多,这个能随时擦除,费用能节约很多。
  
      周恒在黑板上写了两个人名年龄还有编号,指着这两个名字说道:
  
      “门诊先后收治了两个病患,都判定为阑尾炎,一号男患者五十岁,身体瘦弱腹痛数月,反复高热入院,这个是王三顺的患者,你建议手术治疗是吧?”
  
      王三顺赶紧起身,“是,这个病患体温三十八度二,麦氏点反跳痛明显,饱餐,劳累,受凉和长期站立后,诱发腹痛,病患要求手术治疗,这病症困扰他多时,实在是受不了。”
  
      周恒点点头,“先坐下,看二号患者,二号患者男二十七岁,身体健壮,突然腹痛呕吐高热入院,这个是张平收治的患者,你的建议是保守治疗是吧?”
  
      张平站起身,他是德胜的徒弟,刚刚开始独立看诊,见周恒问心里有些没底,德胜在一旁朝他点点头鼓励地笑了笑。
  
      “怎么想怎么说,在这里没什么不能说的,错了就尽快找到问题。”
  
      张平深吸一口气,想了一下说道:
  
      “二号病患呕吐腹泻严重,来就诊的时候,体温高达四十度,衣衫都湿透了,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腹部麦氏点有反跳痛,不过腹壁三角区没有过多痛感,腹壁有些紧张,我当时建议他手术治疗,不过患者不同意,所以就收入院先抗炎治疗了。”
  
      周恒点点头,示意张平坐下。
  
      “行了你们对这两个病患也都有了一些了解,我们就仔细说一下,一号患者病程比较长,反复治疗了多次,效果不佳,所以想要手术,不过他的身体状态,还有病症的紧急程度来看,我不建议手术。”
  
      这个论断一出,让所有人怔住了,尤其是张三顺,一脸懵地看向周恒。
  
      “这个病患的阑尾炎症状非常明显啊,为何不手术?”
  
      孙茂才一哆嗦,他赶紧抬头看向张三顺,虽然他们说的很多名词他有些一知半解,不过对照之前看过的那些册子,比照了一下,多少也明白一些。
  
      不过让他惊讶的是,这回春堂的徒弟怎么敢如此质问师尊,这简直是大不敬。
  
      不过瞧着周恒一脸的笑容,似乎对于张三顺的不解和疑问非常欣赏。
  
      周恒抬手示意张三顺坐下,这才说道:
  
      “判断没错,一号患者就是阑尾炎,不过是慢性阑尾炎,之前的用药不对症,自然没有效果,这个需要抗炎和汤药相结合,效果才会好。
  
      如若这个病患是四十岁左右,体重没有如此低,我也建议手术,他的状态不好,手术恢复太慢,反倒不利于治疗,明白了吗?”
  
      张三顺叹息一声,似乎还有些不甘心。
  
      “其实手术是根治之法啊,即便药物治疗也有复发的可能不是?”
  
      周恒点点头,“说的没错,不过权衡他现在的状况而言,保守治疗更适合,如若之后他体重上来,状态也恢复了,那时候手术更适合。”
  
      德胜凑过来看向张三顺,“一号病患体重多少?”
  
      张三顺朝着刘秀儿扬扬下巴,“和我差不多高,体重和秀儿师姐差不多。”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刘秀儿不过八十多斤,如若一个成年男子到了这个体重,不是一般的瘦弱,怪不得周恒不同意手术。
  
      周恒拍拍手,众人抬头看向他。
  
      “接下来说一下二号患者,急性阑尾炎的症状非常明显,张平最初的判断没错,至于三角区没有痛感,并且腹部并没有过多症状,这并不是好事。
  
      阑尾梗阻时间过长,或者出现穿孔的时候,就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这个病患,一会儿就找家属谈,今晚开始禁食水,明早尽快手术,德胜来做。”
  
      一顿安排,让张平怔住了,被德胜戳了一下手臂,才想到赶紧打开病历,他一脸无辜地看向周恒。
  
      “可是二号患者精神状态看着,比一号病患好得多啊,只是体温高一些,刚才还在那儿吆喝要让他媳妇送吃的过来。”
  
      周恒赶紧摆手,“张安康现在就去安排,这个病患不能离人,下面是否有人照应?”
  
      张安康就在门口,赶紧站起身。
  
      “今天小六子带班,在下面巡视呢,我现在就去通知。”
  
      这边话音未落,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小六子将头探进来,所有人都看向他,小六子一时间有些尴尬,赶紧朝着周恒施礼。
  
      “老板,打扰一下,那啥二楼十六号患者崔翔新吐得厉害,高热一直退不下去,青霉素点着也没啥效果,我过来叫一下,张平大夫你是不是过去瞧一眼?我觉得不大放心。”
  
      张平站起身,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求救般地看向德胜,德胜赶紧起身朝着周恒施礼。
  
      “师尊,我跟着过去瞧一眼,如若情况不好今夜就紧急手术,毕竟要是穿孔就麻烦了。”
  
      周恒点点头,二人跟着小六子走了,周恒看了一侧做记录的铭宇。
  
      “这月小六子额外得奖金二两银子,大家没意见吧?”
  
      所有人都笑着鼓掌,口中说着没意见。
  
      突如其来的掌声,让孙茂才极为意外,这周恒不但没有师尊的架子,对待徒子徒孙的这份认可和鼓励,不是一般的师傅可以比拟的。
  
      还有刚才这些徒弟甚至是徒孙的质疑,毫不避讳,直接张口就来,为了自己的判断,可以说是据理力争。
  
      如若他幼时要跟祖父这样质疑,估计就是跪祠堂的待遇了。
  
      三人走后,房门关上,周恒的目光正好落在前排这六人的身上,见孙茂才若有所思,周恒微微咳了一声。
  
      “难道有什么内容,没听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