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四十四章:对质

第二百四十四章:对质


  随着皇帝的话音,一个宫女颤巍巍地被带了进来,瑟瑟发抖地跪在远处。
  皇帝瞥了一眼,看着有些眼熟,撇了一眼方纪忠,示意他来问。
  “你是储秀宫的宫女?”
  宫女点点头,垂着头答道:“奴婢是储秀宫宫女素娥。”
  方纪忠指着刘秀儿说道:
  “你看看,这位小姐你可曾认得?”
  素娥抬头看了一眼,赶紧再度匍匐在地,似乎比刚刚还要恐慌。
  “回方公公话,此人奴婢记得,她是周院判的弟子刘大夫,昨日宫宴后期,随着贵妃娘娘回宫中传授了耳穴疗法,说是可以顺利生产,并且能让身体快速恢复。”
  方纪忠点点头,接着问道:
  “刘大夫自己回保和殿的,还是谁送回去的?途中可是发生了什么?”
  周恒侧头,盯着宫女素娥,这淑贵妃昨日对她印象还算不错,为何她的宫女要陷害刘秀儿?
  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如若说是有关系,还要感谢自己和刘秀儿吧,给她舒痕膏还有这调养身体的方法,应该如获至宝才是,怎会纵容宫女如此颠倒黑白?
  周恒想不通,看着宫女素娥的样子,似乎十分恐惧刘秀儿,到底是因为什么?
  宫女素娥稍微抬起一些下颌,瞥了一眼刘秀儿,这才接着说道:
  “是奴婢送刘大夫回保和殿的,途经御花园的时候,见到东苑有很多人围在湖边,不知发生了什么,奴婢瞥了一眼,原本想要过去看看,毕竟喊声非常大,可想到还引着刘大夫便没去,刘大夫当时朝奴婢笑了,说是想去看就去。”
  见刘秀儿盯着她,宫女素娥朝后缩了缩,颤抖着声音接着说道:
  “然后奴婢就过去了,落水的宫女是奴婢同乡,一看奴婢傻眼了,赶紧帮着呼喊,后来几个太监过来,将人捞上来,奴婢见她醒了没有大碍这才回去找刘大夫,不过刘大夫并未在原处,我问了几个人都为看到她,后来她就从右侧的御花园内走出来,奴婢当时问她,她说等的时间久了,在那里赏赏景,随后就去保和殿了。”
  刘秀儿一脸的怒容,这莫须有的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仿佛真的如此。
  她刚要开口,被周恒戳了一下,刘秀儿抬头看向周恒,周恒摇摇头,示意她先稍安勿躁。
  方纪忠回身朝皇帝施礼,“陛下,奴婢问完了。”
  皇帝看向下方跪着的几人,脸色阴沉地问道:
  “你们可有话说?”
  周恒跪着,朝前挪了两步。
  “臣有疑惑,即便这位宫女素娥说的是真的,也只是看到刘小姐从西苑门前出来,可曾看到刘小姐杀人了?”
  皇帝瞥了一眼方纪忠,方纪忠赶紧问那宫女素娥。
  “你可否看到刘小姐杀人?”
  素娥一怔,赶紧伏地,似乎咬咬牙才说道:
  “奴婢没有看到杀人,就见到刘小姐从假山后面走出来,边走还边抖落身上,头上的发髻有些凌乱,裙摆上似乎还有鞋印。”
  周恒眯起眼,微微笑了起来,完全没了刚才的担忧,抬眸看向宫女素娥。
  “既然你看到刘小姐的裙摆上有鞋印,还有头上的发髻有些凌乱,那么我问你,刘小姐昨日穿着什么样式颜色的衣衫,还有头上戴着什么配饰?”
  素娥一怔,想了一下,抬头说道:
  “这......这奴婢如何记得?”
  未等方纪忠说话,周恒笑着说道:
  “哦?如此说来,刘小姐昨日穿了什么颜色的衣衫你都不记得了,那好你可记得贵妃娘娘穿着什么衣衫,什么头饰,如何佩戴的?这个总不会说不记得吧?”
  素娥顿了顿,“娘娘穿的是粉色华服,头上戴着一套赤金头面,还有一对儿白玉簪。”
  “怎么插的,是左是右,耳饰是什么样的?”
  素娥怔住了,显然她不记得了,此事她不再回头看周恒,而是跪伏在地对着方纪忠说道:
  “奴婢没记得详细,不过周院判如此问,不知周院判可记得?”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周恒,素娥说得没错,问的如此仔细,难道你记得?
  周恒拜倒,“请陛下给臣纸笔,臣画出来吧,具体那些配饰叫什么,臣实在不知,也分不清,不过样子倒是记得,之后可以请贵妃娘娘的贴身女官过来查验,看看臣画的是否准确?”
  皇帝看看周恒,他知道周恒是何用意,不过这东西不是你说记得就记得,他也看到了,可不能保证完全准确,侧头看了一眼方纪忠。
  “方伴伴给周院判纸笔,然后命人去请淑贵妃身边的雨晴过来,验看一下这些东西是否准确。”
  方纪忠赶紧动了起来,纸笔就放在周恒面前,又命人去传话,即便到了现在,皇帝也没说让他们起身,显然对此时极为愤怒。
  周恒赶紧动笔,将记忆中淑贵妃昨日的打扮都仔细的逐一画上,只是脸部没有描绘,这要是画上脸,你一个臣子如此仔细观察皇帝女人,是何用意?
  这样的说辞绝对不能出现,这是找死,别救不了刘秀儿反倒害了自己。
  脑子里面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寥寥数笔,一个宫装女子呈现在眼前。
  朱筠墨和刘秀儿都偷偷看过来,朱筠墨自是知晓周恒的能力,他知道刘秀儿是周恒重要的人,就像当时保护自己一样,周恒这是被惹急了,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
  刘秀儿看着周恒,紧紧抿着唇,除了兄长没人如此对待过自己,刚刚皇帝似乎要杀了她,这个时候能据理力争,无论结果如何,这份情都让她感动的无以加复。
  周恒此刻,已经画完,吹干墨迹,方纪忠已经走到身侧,将纸举起来,虽然没有涂颜色也没有画颜面,可服侍和动作一眼便知,这淑贵妃。
  他没敢停留,将画作呈到皇帝面前。
  皇帝原本毫不在意的瞥了一眼,不过瞬间瞪大了眼睛,这衣衫头饰确实是昨日淑贵妃的装扮,如此细致的呈现确实让皇帝有些怔忪。
  就在此时一个小太监来报,“陛下,淑贵妃求见。”
  皇帝微微蹙眉,看来传话的人,将这里的一切告知了淑贵妃,微微顿了顿,叹息一声摆摆手。
  “叫她进来吧。”
  淑贵妃被一个宫女扶着,快步进来,刚要屈膝见礼,皇帝赶紧摆手。
  “有孕在身就不必见礼了,你怎么过来了?”
  淑贵妃微微伏身,朝着皇帝瞥了一眼,脸上多有些气恼的神色。
  “臣妾听闻有人叫雨晴来东暖阁回话,就问了是何事。那传话的太监支支吾吾也不跟臣妾明说,臣妾就有些气恼。
  后来一问下面,说是臣妾宫中的一个宫女竟然来诬告刘大夫,这才赶紧过来,不知到底是何事想要听一听,请陛下赎罪。”
  周恒没说话,侧耳倾听着,这贵妃三言两语之间将自己摘干净,还不忘卖自己的好儿,不过听来此事她似乎真的不知情。
  后宫之中,一笔糊涂账,这里面也没准儿是因为这位贵妃引人妒恨,所以才将刘秀儿拉下水的。
  方纪忠在皇帝的示意下,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淑贵妃朝前走了两步。
  “既然周院判问起臣妾昨日的穿着,那让臣妾一观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