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四十二章:不方便

第二百四十二章:不方便

    彭玉山一怔,赶紧凑到周恒身侧,低声说道:
  
      “他们应该是厂卫的人,而厂卫是方公公负责的。”
  
      周恒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不过这话无需别人解释,什么人都无需解释,他不认识自然不能将刘秀儿交出去,如若带走不知道会遭受什么待遇,一个女孩儿今后要如何生存?
  
      厂卫为首之人,朝着周恒抱拳。
  
      “周院判,我等带刘小姐过去,只是进行问话,并非做审问,请周院判行个方便。”
  
      周恒摇摇头,抓着刘秀儿的手臂一点儿都没有放松。
  
      “既然如此,那我的答案就是不方便,还是那句话,要问这里问,过去不方便,如若非要带人走,请拿着圣旨来,不然......恕难从命。”
  
      周恒的回答,别说是对面的厂卫,就是这六名御医都为之惊愕。
  
      这周院判岂不是疯了,厂卫就是方公公掌管,方公公是谁,那是皇帝身边人,这样的时候维护刘秀儿不是找死?
  
      不过看着周恒坚持的样子,突然非常羡慕刘秀儿,恩师如此维护徒弟,这份感动是震撼的。
  
      之前太医院也经历了动荡,近一半的人获罪或者被罢黜,有谁站出来维护那些人了?
  
      难道他们就没有恩师,没有朋友?
  
      不,绝对有,而且在太医院的御医,都讲究派系的,所有人都选择了明哲保身,没人站出来维护,这份恩情让他们看得热血沸腾。
  
      刘秀儿拉住周恒的手臂,原本就是慌乱害怕,此刻看着周恒的背影,眼眶有些发酸。
  
      她朝前一步,看向周恒。
  
      “师尊不要担忧,秀儿又没做什么,清者自清,我跟随他们去一趟不要紧的。”
  
      周恒摇摇头,“没你说话的份儿,我不同意,你们要带人去找世子,这回春堂也是他的生意,这里人想要带走,去找世子同意,请吧!”
  
      说着,周恒朝门外一伸手,态度非常的坚决,屈子平还有回春堂的众人都朝这些厂卫躬身施礼,显然是送客的意思。
  
      那个为首之人抿抿唇,出来之时,方公公交代过,要对这个周院判客气些,千万不能硬来,毕竟他是皇帝刚刚任命的太医院院判,看来真的要回去禀报一番。
  
      那人施礼说道:“既然如此,请周院判派人找世子回来吧,我等先复命,不过此时还望周院判三思。”
  
      周恒微微颔首,“百思也是如此答案,慢走不送!”
  
      那人没在多说,带人走了,屈子平跟在后面将人送出去,周恒可以霸气地拒绝,不过其他回春堂的人还是要客气一些,礼数不能少了。
  
      见人没了影子,周恒这才松开刘秀儿的手臂,此时才发现手心全是汗。
  
      那些御医全都看向周恒,原本只是惧怕,此刻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意味。
  
      刘秀儿有些着急,看向周恒。
  
      “不能为了秀儿得罪厂卫的人,他们不是说了,只是过去问话,也没说怎样啊?”
  
      周恒摇摇头,“去了谁能保证没事,不行必须在可控范围内,屈子平去找世子,他们应该去北山了,派人快马去找,即刻回来,想要调查没问题,问话也没问题,我们两个必须在场,不然免谈。”
  
      说完转身走了,刘秀儿看看周恒的背影,回身看向那几名御医,微微欠身。
  
      今日没教人家什么东西,反倒跟着被吓了一顿,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我让张护士带着几位去就餐,午后就在教研室看看相关的资料,晚上跟着师尊一起学习吧,此刻我就不陪着几位了。”
  
      病床上的孙茂才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抱拳说道:
  
      “刘大夫不必如此,该说抱歉的是我们,今日前来真的是打扰了,我们下午先自己看看教材,熟悉一下相关的内容,反正我也要躺着,我们在这间病房就好,刘大夫不要挂念,至于厂卫的调查,老夫倒是建议刘大夫听从周院判的意见,这问话还是不要随便去。”
  
      孙茂才没有说全,不过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周恒的担忧不是没道理。
  
      厂卫都是什么人,杀了人都没地方去辩驳的所在,那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
  
      周恒到了楼下,大厅内的病患没有因为是午时就减少,只是捧着各自买的吃食,一边吃一边等。
  
      这里可没有午休的概念,如若诊室一停,估计这些排队的人都会炸窝不可。
  
      正在看着,大门被打开,几个人快步进来,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朱筠墨和薛老大。
  
      二人脸上神色匆匆,见周恒在台阶处站着,赶紧凑过来。
  
      还未等他问什么,周恒抬手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上了三楼,那二人也跟着上去,周恒没有看到朱三福的身影,想来是留在北山了。
  
      来到三楼办公室,进入房间,薛老大反手将门锁上,急切地问道:
  
      “咋了,你倒是说呀,屈子平急匆匆朝着北门跑,正巧碰上我们回来,就说出事儿了,也没说啥事儿。”
  
      周恒示意二人坐下,将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朱筠墨抿唇沉默了片刻。
  
      “可惜霄伯去大同了也不在,不然让他去打听一下。”
  
      周恒摇摇头,“无需探查,这事儿既然都没有什么风声,可见是宫里封锁了消息,打听反倒显得我们有事儿。”
  
      朱筠墨点点头,周恒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眼下要怎么做,确实让人迷茫。
  
      不去协助调查就是抗旨,如若协助,让刘秀儿过去,万一用刑怎么办?
  
      谁能保证,方公公下面的人会心慈手软?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现在必须想一个完全之策,朱筠墨眼珠一转。
  
      “先吃饭,吃过饭我们两个带着秀儿进宫,直接去找皇伯伯,既然是方公公调查此事,那就说明,此事是皇伯伯授意的,如此一来,不如直接去掉方公公这到环节,我们直接去见皇伯伯,想要问话那就当着面问,我们也没有抗旨,宫里也去了对吧!”
  
      周恒看看朱筠墨,这事儿他愿意出头就是好的,刚刚还担心朱筠墨不远出手管,现在看看自己或许狭隘了。
  
      “我也这样想的,既然要去,那就事不宜迟,现在就去。”
  
      朱筠墨一瞪眼,“我忙了一上午,饿的前心贴后心,就不能让吃饱了吗?”
  
      薛老大起身,赶紧走到门前。
  
      “世子别急,我现在就去给你端吃食,咱吃完走。”
  
      说着快步出了房门。
  
      两刻钟后,几人吃了东西。
  
      刘秀儿虽然心里担忧,可是为了让周恒他们放心也吃了些东西,刘秀儿看看自己的衣衫。
  
      “我用不用换衣衫,如此穿着面圣,恐怕会显得......”
  
      朱筠墨和周恒一起抬手,周恒说道:
  
      “不用,就要这个样子过去,我们忙着呢,这回春堂一上午看了快二百名患者,你还带着御医参观讲解相关知识,还急救了孙御医,没工夫换衣衫很正常,如若真的换装才显得刻意了。”
  
      几人都点点头,下楼直接乘车赶往宫中,到了宫门,递了牌子,一个小太监赶紧施礼道:
  
      “世子几位请吧,刚刚方公公传下来口信儿,如若您带人来了,直接去东暖阁不用等候通禀。”
  
      朱筠墨一挑眉,显然这老狐狸是个同道中人,对自己的路数摸得如此透彻,一把将牌子抓起来,朝身后摆手。
  
      “那就谢了,咱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