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四十一章:你是哪儿来的?

第二百四十一章:你是哪儿来的?


  如此突发的状况,让剩下的五个御医顿时有些懵了。
  刚刚还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倒下了?
  难道是做戏?
  这也太像了吧!
  刘秀儿赶紧蹲下,接过德胜手中的速效救心丸,倒出十五颗药丸,德胜已经将孙御医的嘴巴掰开,秀儿用力碾碎五颗洒在舌头表面,随后将剩下的塞入孙御医舌下。
  德胜将人放平,一把扯开孙御医的腰带,只是松开并未全部拿掉。
  屈子平抬头环顾了一下,见孙御医的大氅就在一侧搭着,赶紧将其卷成一团,塞在孙御医的颈下,还将头偏向一侧。
  德胜身上摸了一下,“谁带银针了?”
  此时那个年纪最小的御医彭玉山,赶紧从袖筒掏出一个针包。
  “我有。”
  德胜抓着针包,一把扯开,抓起银针一边擦拭一边快速下针,片刻十几个穴位已经施针完毕,手上刮捻弹拨如行云流水般动作着。
  那五个人也都凑了过来,这样的急症他们虽然也都会用到这些穴位,不过并未用到如此手法,仔细想想如此的刺激,效果似乎会更好。
  一个个没有说话,也不敢出言打断,太医院练就的这份静观其变的功夫,确实炉火纯青。
  片刻之后,孙茂才哼唧了一声悠悠醒来。
  他倒是想挣扎,不过此时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德胜赶紧将银针收了,丢跟屈子平。
  刘秀儿长吁一口气,如此紧张的情况虽不是第一次经历,可是此刻周恒不在,还是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不过人醒了,这算是有惊无险。
  孙茂才似乎想要抱拳,不过双臂没什么力气,举起一半就落下了。
  刘秀儿赶紧说道:“别急着动,稍微缓解一下,等口中的药丸全都化了,我让人去找个病房,你休息一下。”
  彭玉山赶紧蹲下,看向刘秀儿和德胜。
  “刘大夫,您认为孙御医这是胸痹?”
  几人目光都落在刘秀儿身上,刘秀儿微微颔首,又摇摇头。
  “算是也不是,这和医书典籍所讲的胸痹还是有所区别,按照师尊的详尽分类,我认为这是冠心病引起的心绞痛,所以刚才问孙御医之前有没有过背部疼痛的症状,再者他的眉心下鼻梁上方,有一道横向深褶皱,这个也可以作为辩证的一个观察点。”
  随着刘秀儿的讲解,几人观察了一下孙茂才的脸上,顿时有些惊奇,尤其那个彭玉山,惊讶地问道:
  “几位之前发现过,孙御医鼻梁上有着到褶皱吗?”
  那几人都摇摇头,仔细回忆了一番。
  “似乎没有。”
  刘秀儿看看几人,“虽然对孙御医不算了解,不过学医者大多稳重冷静,而孙御医给我的感觉今天有些急躁,尤其跟我争论的时候,脸上都是汗,脸色发白,额头发青,所以我才让屈子平去叫人准备药物,我专长的妇产和儿科,对内科诊断不大擅长。”
  如此一句话,让几人瞬间脸上一热。
  他们都是医学世家,祖祖辈辈都是干这个的,各家传下来的医书就不知有多少,可他们又学到先人的几成呢?
  孙茂才此刻也缓过来了,屈子平帮着他擦拭了一下唇边。
  “您还能走吗?如若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平板车。”
  孙御医点点头,屈子平赶紧上前,将孙御医扶起来,当然松开的腰带也一并捡起来,坐在椅子上将腰带整理好,刘秀儿已经出去。
  孙御医抬眼,没找到人看向德胜,颤抖地抱拳说道:
  “刘大夫可是走了?那孙某在这里先多谢黄大夫,今日真的是救命之恩啊!”
  德胜笑了,“不用客气,刘大夫给你安排病房去了,一会儿请师尊开药方煎药后直接服用,说句你不爱听的,此时发病是好事儿,如若在家中或者半夜,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几人都不断点头,德胜说得实在,确实如此,这要是半夜发作,人就没了。
  这时,刘秀儿已经回来,一个手术用的平板车已经被推进来,孙御医想要推脱。
  几人一说还是顺从地躺在车上,将人推到三楼的一间病房。
  刚刚安顿好,周恒走了进来,听到消息着实将他吓了一跳,这御医如若在回春堂出事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即便有朱筠墨扛着,也顶不住舆论的压力。
  上前给孙茂才仔细检查一遍,扯下听诊器,认真地看向他,并用手指用力压着孙茂才手背上的血管。
  “你爱吃肉,几乎不碰蔬菜是吧?”
  孙茂才一怔,如此讯息周院判怎么知晓?
  “是,我确实不喜吃青菜。”
  周恒话没停,接着说道:
  “血管像铁丝一样硬邦邦的,一点儿弹性都没有,不用说,定是食物过于咸,再者经常饮酒所致,还有肝脏触及的位置能摸到结节,你的问题很多,长时间的饮食不当,才引起这冠心病的。”
  孙御医有些懵了,人家压根儿不是问。
  这是直接将自己的生活饮食习惯都说出来了,全中没一样不对的,不过这些和心病有何关系?
  再者这个周院判简直太神了,就检查一下,已经知晓自己的一切,如此能力让人后脊背发凉。
  不可以用医术高明来形容,这是恐怖,是让你都起浑身鸡皮疙瘩的感觉。
  至于这是为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了,从黄大夫和刘大夫自信的眼神中,能看出来他们也知晓这些病症,不同的只是没有周院判更将详尽。
  抬眼一脸的迷茫,这样的认知,让他一下子怀疑自己多年所学,难怪皇帝如此推崇周院判,名不虚传。
  想到这里,孙茂才很激动地想要下床,周恒一把按住孙茂才的肩膀,瞪着眼睛吼道:
  “你要干嘛?感谢的话不要说,就这状态,还要折腾,不想要命了是吧?”
  孙茂才摇摇头,眼中噙着泪,非常虔诚地在床上跪好。
  “并非只是要感谢周院判,刚刚濒死之际,没想到周院判的两个徒弟妙手回春,将茂才救过来,着实让茂才佩服,茂才想要跟随周院判好好学习医术。”
  随着孙茂才说话,速效救心丸的味道在房间内扩散开,之前可能教研室比较冷,所以味道不明显,此刻病房内生着炭火盆,分外温暖,这味道几人都闻到了。
  彭玉山嗅了嗅,“这味道如此芬芳,难道就是那速效救心丸?”
  刘秀儿点点头,“药方是师尊研制的,之后学习的时候会学到,不止这一个药方,还有几百个药方需要背诵。”
  如此一句话,让留人都惊呆了,目光从刘秀儿身上,直接落在周恒的身上。
  没听过教学生将自己所有和盘托出的,如此一来不是要饿死师傅?
  周恒起身,将写好的药方递给屈子平。
  “找人现在就去煎药,喝了药休息一个时辰就没什么问题了,晚上可以继续听课。除了吃药,你今后要低盐饮食,一日三餐都在回春堂吃吧,这里吃食控盐很准确。”
  吩咐完毕,周恒朝着门口走,德胜环顾了一下,如今倒了一个,看来下午的教学也要耽搁。
  “小师妹,要不让人带他们五个去吃饭,然后拿回来一份,给孙御医吃,你看如何?”
  刘秀儿自然没意见,想要朝门外吩咐,不过刚走到病房门口,来了几个身着红色劲装的人。
  周恒此时也跟着回来,蹙眉看向几人。
  “你们找谁?”
  一个为首的男子,朝着周恒抱拳。
  “打扰周院判了,不过昨日宫中死了人,就在裕花园中,当时有人见到您的弟子刘秀儿小姐,在御花园外面站过,呆了一阵离开,所以我等要将刘小姐带回去问话,请您行个方便。”
  周恒一听,瞬间瞪大了眼睛,一把将刘秀儿藏在身后。
  “想要领人不要紧,去宫中拿着旨意来,我认识你是张三李四,进来就拿人,你是顺天府的?还是刑部的?或者是大理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