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良医 > 第二百四十章:救我

第二百四十章:救我


  刘秀儿也笑了,周恒咳两声,故意板着面孔。
  “行了,别笑了,我给你们引荐一下,晚上授课的时候,一起跟着听,这里没有小灶,没有单独授课,白日你将之前讲的课程给他们复习一下,这对你也是一个更好的巩固。”
  说着,二人已经来到教研室的门前,里面窃窃私语的似乎谈论着什么,刘秀儿只是抬眼看向周恒,顿住了手上推门的动作。
  周恒抬手毫无征兆地将门推开,那六个人似乎围着一张腹部脏器的解剖图在争论着什么,见有人进来,赶紧停住动作。
  不知屈子平什么时候跟着窜上来的,捧着一个托盘,放在桌子上,周恒瞥他一眼。
  “都坐吧不要拘谨,子平似乎认识各位了,你来介绍一下。”
  屈子平赶紧起身,指着最年长的那位御医首先介绍道:
  “这位是孙茂才孙御医,接下来这位是王先谦王御医,苏仙岭苏御医,陈振亚陈御医,彭玉山彭御医,褚俊强褚御医。”
  周恒朝着几人点点头,“昨日宫宴,不知你们是否有人当值?”
  刚刚说话那个年纪最小的彭玉山抬头看向周恒,抬起手示意周恒。
  “回周院判的话,昨日是我跟随刘院判在宴席上当值的。”
  周恒恍悟了一下,有人看到就好,至少介绍刘秀儿不用费劲儿。
  “既然在宫宴现场,你应该知晓,这位是刘秀儿刘大夫,也是我的亲传弟子之一。
  今日是回春堂开业之日,下面甚为繁忙,我只是没想到刘院判今日将你们送来,我想了一下,白日先跟着刘大夫熟悉一下相关的解剖知识,还有各科的概述,晚上跟着听课学习。”
  周恒口气非常直白,只说安排,并未与他们商议,或者客套。
  刚刚说完,那个孙茂才直接站起身,倒是没有什么低语,直接说道:
  “周院判,陛下的旨意是让我等跟随周院判学习医术,并非一个女子。”
  周恒眯起眼,看向这个人,他已经记住此人叫孙茂才,似乎是这六人中比较有分量的一个。
  “没错,陛下是让你们跟随我学习医术,可是我也没让你们拜刘大夫为师啊,如若我现在给你们讲解胃的四分之三切除术,或者是急性化脓性阑尾炎的手术注意事项,你们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此言一出,几人面面相觑,这里面说的手术让他们一惊,胃和肠子竟然要切掉,这样的手术已经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周恒顿了顿,接着说道:
  “今天这番话,没有侮辱或者下马威的意图,我这人比较直,精力有限,这些病患都让我忙的不可开交,也没空去琢磨什么尔虞我诈,想跟我学医术,那就按照我的套路来,想找茬,现在就直说,我也可以抽时间奉陪。”
  说完站起身,看了一眼众人,见没人反对,尤其那个孙茂才也没再说什么,这才瞥了一眼刘秀儿。
  “我们回春堂的医科,和别处的不同,没了解详情之前,我不需要你们动脑子,让你记什么就背下来,融会贯通之后,如若还有什么不明白,可以直接问我,我也接受质疑,只是不了解之前,收起各位之前所学。还有别跟我提女子,这里只有刘大夫。”
  刚走了两步,周恒再度顿住,身后的六个人刚要松一口气,瞬间心再度提了起来,这家伙咋没完没了,威胁也说了,还要咋样?
  周恒环顾一下六张带着警惕和恐惧的脸,咳了一声,露出一个笑容。
  “每十天,我们要进行一次考试,第一次不及格警告处理,需要被罚默书,第二次不及格,要被罚体力劳动,比如扫院子倒垃圾去食堂帮厨刷碗,第三次对不起,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说完周恒没再多停留,直接关门走了,六个人脸上颜色各有不同,孙茂才更是一脸的尴尬,四十多岁的人,即便去各宫问诊都是客客气气的,今日被一个口上无毛的小子训成这个样子,他不服。
  目光随即落在刘秀儿身上,一个小丫头也要传授他们医术,这是羞辱!
  孙茂才腾地一下站起身,瞬间觉得血往上涌,心口一阵阵疼痛,朝着刘秀儿微微颔首:
  “刘大夫,老夫身体不适,感到心口镇痛,想告个假不适可否?”
  刘秀儿微微一笑,起身走到孙茂才近前,伸手在袖口掏出一副绢丝手套戴上,不断观察孙茂才的面容。
  “孙御医请放缓呼吸速度,我看一下,如若严重可以直接上一楼,让二师兄给您诊治一番。”
  屈子平压根没敢走,这要是将刘秀儿单独放这里,六人一旦火了,岂不是让刘秀儿独自面对危险,见刘秀儿诊脉,他赶紧凑到旁边。
  那五位御医,脸上多少有些尴尬的表情,他们都知道,这孙茂才是觉得受辱了,所以找借口要尿遁。
  不过一个两个这个借口可以,总不至于天天不舒服吧,这就是抗旨啊,他们看向孙茂才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秀儿此时已经诊脉完毕,收起手套,将脖子上挂着的听诊器,直接挂在耳朵上,隔着衣袍将听筒放在孙茂才的胸口。
  孙茂才一慌,忘记躲开,老脸瞬间红了,气得直哼哼。
  “这......这......这......”
  刘秀儿原本挂着微笑,渐渐笑容消失,收起听诊器,在屈子平耳边低语一声,屈子平赶紧跑出去。
  孙茂才似乎还要说什么,不过被刘秀儿直接拦住了。
  “孙御医这几日可是感到后背疼痛,尤其是肩胛骨的位置,放射到整个后背,都酸酸的不是很舒服?”
  孙茂才一怔,下意识地点点头。
  “是,不过我是因为有一日受寒,所以后背疼痛的,我自己身体如何,还是比较清楚的。”
  刘秀儿并未反驳,只是看向孙茂才的眉间,一道深重的横纹,横跨鼻梁,褶皱深的可以夹住纸,结合刚才的脉象和听诊,刘秀儿已经有所判断。
  “孙御医请喝杯茶吧。”
  孙茂才没有动茶盏,不过也顺势坐在桌子旁边,刘秀儿温和地问道:
  “孙御医平日喜好步行、乘轿,还是骑马?”
  孙茂才瞥了刘秀儿一眼,觉得这问题想来和病症的那些诱导无关,这才淡然地说道:
  “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御医,家中没有养轿夫,每日步行去太医院。”
  就在这时,房门瞬间被推开,德胜跟着屈子平走了进来,自从跟周恒学医之后,如若问谁的进步最大,恐怕要数德胜了,一个前堂药童,摇身一变成了主治大夫,性格也稳重了许多,为了更加令人信服,他特意蓄起胡须。
  一进来朝刘秀儿微微颔首,目光扫了一圈,直接落在孙御医的身上。
  刘秀儿赶紧起身,朝着德胜施礼,给几个御医介绍道:
  “这位是我们回春堂的二师兄黄德胜黄大夫。”
  几人赶紧颔首,人家都说了,这是仅次于周院判的存在,落在这一亩三分地,客气一点儿不吃亏。
  此刻孙御医的额头见了汗,脸色也不是很好,德胜走到他近前,将一个小药瓶送到近前。
  “刚刚听小师妹说起,孙大夫近来后背疼,还有一系列的症状,这是师尊研制的速效救心丸,送你一瓶,带在身上吧,如若遇到胸口憋闷剧痛难忍无法言喻的时候,可以含上十颗,可保命。”
  孙御医此刻脸色更差,似乎德胜的话语让他备受打击。
  之前周恒的一番话已经将这些人的面子落到地上,后面还要忍辱负重地跟着刘秀儿学习,此刻又冒出来一个二师兄,上来就是质疑他有病,需要服药,这谁受得了?
  抬手拨开德胜的手臂,不过就在与此同时,孙御医一下子抓住自己的胸口,顺着桌子腿儿,直接滑倒在地上。
  张着嘴无法呼吸,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向德胜和刘秀儿,此刻他已经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救我!”